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公司>  正文

徐翔200亿资产甄别进入尾声 波及多家上市公司

2020年06月01日 10:21:57 证券时报

摘要
【徐翔200亿资产甄别进入尾声 波及多家上市公司】备受关注的徐翔案,又掀起新波澜。5月31日,微博认证名“应莹-ying”发布一则消息,事关徐翔案资产甄别最新进展。经证券时报·e公司证实,信息发布者“应莹-ying”确为徐翔妻子应莹。(证券时报)
  备受关注的徐翔案,又掀起新波澜。

  5月31日,微博认证名“应莹-ying”发布一则消息,事关徐翔案资产甄别最新进展。经证券时报·e公司证实,信息发布者“应莹-ying”确为徐翔妻子应莹。


  资产甄别进入尾声

  “最近,我和律师前往青岛中院,与法官有过当面的沟通交流。这是法官第一次告诉我,查封、冻结中的资产甄别已进入尾声。马上就要移交执行了,我认为这是一个好消息。”5月31日,应莹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如是说。

  2015年,昔日“私募一哥”徐翔案发,约210亿家庭财产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和冻结。2017年1月22日,徐翔被判决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没收违法所得逾90亿元,罚金110亿元。

  但是,徐翔案件在执行过程中,出现了几个现实问题:一是资产在判决前已被查封、扣押或冻结,但有一些属于徐翔家庭的的共同财产;二是徐翔的一些朋友因徐翔案受到牵连,资产受到冻结至今也未能解封。

  2018年1月,9位国内刑法和刑事诉讼法专家对徐翔案财产执行问题进行法律论证。专家一致认为,追缴违法所得应坚持谁实际取得谁上缴的原则,不能由徐翔以合法财产代为退赔,罚金刑的执行与违法所得的没收均应只针对徐翔的个人财产进行,不能株连配偶及其他家庭成员。随后,专家意见提交法院。

  不过,围绕着徐翔家案查封资产的待处理事项,却迟迟没有重要进展。在此背景之下,在过去几年中,应莹及徐翔父母通过律师,主张自己的合法权益。

  在这次公开信中,应莹称,“青岛中院承办法官明确,罚金仅针对徐翔本人,也确认我和徐翔父母有合法资产的所有权,会依法分割后还给我。”

  合法资产如何分割

  “资产分割将是执行阶段的事情。当然,我正在与律师提前做这部分的工作。”应莹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

  徐翔案的资产甄别进入尾声,这对于应莹、徐翔父母及其受波及的亲朋好友,是一个好消息。但是,进行资产分割,将出现新的悬念。

  应莹于2019年3月向法院提出离婚,并主张孩子抚养权和夫妻财产依法处理。案件去年8月在关押徐翔的青岛监狱内开庭,徐翔庭上表示同意离婚。如今,离婚案的宣判两次延期,暂未有结果。

  应莹提出离婚也曾被外界质疑为“技术性离婚”,真正目的是保全徐翔的资产。如今资产甄别进入尾声,这场离婚还要进行吗?

  对此,应莹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离婚案跟资产甄别是两码事情。哪怕是不离婚,属于我个人的合法财产,法院还是要给我。但是,与徐翔的离婚,还夹杂着其他的原因在里面。”

  此前,应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这些财产中,有约120亿元是与案件无关的个人合法财产,这些财产包括夫妻共同财产,也包括徐翔父母、儿子、泽熙系公司等的合法财产,一并被扣押、冻结、查封、扣划的还可能包括其他人的合法财产财物,这些合法财产应予返还。

  从时间上看,徐翔17岁开始炒股,尚未成年,初始资金皆由父母提供,在此后20多年的投资生涯中,缔造了一个赫赫有名的“泽熙系”。

  应莹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称,“这些资产中,大部分是徐翔赚来的,所以这部分资金大部分是我和徐翔夫妻共同的合法财产。徐翔父母,我也认可他们的权益,至于具体怎么分,需要法院依法来分割。”

  据悉,徐翔家族的合法财产,应当是扣除父母及他人的合法财产,再对剩余的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除去徐翔妻子的一半合法财产,剩余部分才是徐翔个人财产,应作为罚金执行。

  “长期的股权冻结,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太大了,对投资者也不公平。不管是解冻,还是处置,不应该这么长期拖着。”应莹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称,“不管公司股权如何划分或分割,不管归属于我或者其他处置方式,在进入执行阶段后,相关公司将翻开新的一页。”

  两家上市公司恐遇巨震

  徐翔案中被查封、冻结的资产,以宁波中百、大恒科技两家公司最受人关注。

  2014年2月,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9.1元/股的价格斥资3.2亿元,受让宁波中百原大股东八达集团15.69%股份。随后,在争夺控股权时,泽添投资的持股增至15.78%。

  2014年11月24日,新纪元与徐翔的母亲郑素贞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书”,将其所持有的大恒科技约1.2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52%)转让给郑素贞,转让价总计12.02亿元。在不触及30%要约收购线的情况下,郑素贞成为大恒科技第一大股东。

  截至目前,郑素贞持有大恒科技29.75%股份,是公司实际控制人;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宁波中百15.78%股份,徐柏良(徐翔父亲)是公司实际控制人。

  徐翔家庭的资产一旦分割,势必会涉及到两家公司高管层的变动。

  从宁波中百来看,公司目前高管团队中,董事长应飞军、副董事长严鹏、董事赵忆波、董事张冰、监事会主席徐正敏、监事姚佳蓉等人,均有“泽熙系”任职背景。

  从大恒科技来看,公司目前高管团队中,董事长鲁勇志、副董事长赵忆波、监事长严鹏、监事徐正敏等人,均有“泽熙系”的背景。

  这次公开信中,应莹称,据初步测算,归属我个人有几十亿的家庭合法资产,如果给我现金,那是最好,但如果大恒科技和宁波中百的股权划归我,我也有自信能保持上市公司的稳定发展,并做好管理层的股权激励。

  波及多家上市公司

  除了实际控股宁波中百、大恒科技两家上市公司,徐翔家族及其“马甲”,还涉及多家A股上市公司。

  据证券时报·e公司不完全统计,徐翔家族及其“马甲”涉及的上市公司还包括:华丽家族康强电子、文峰股份、招商南油、东方金钰等,上述公司也大多披露了徐翔相关股份冻结公告。

  目前,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有华丽家族9000万股,占上市公司5.11%的股权,位居公司第二大股东;泽熙6期持有康强电子1876.43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5%,位居公司第三大股东;郑素贞(徐翔母亲)持有文峰股份2.75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14.88%,位列第二大股东。

  除了上述可以在股东榜单中查阅的股份,被查封、冻结的“隐形”股份,涉及招商南油、东方金钰等。

  招商南油原名长航油运,2014年退市,2019年1月恢复上市。在长航油运退市前,徐翔家族曾大举买入,其中徐翔、应莹、徐翔父母徐柏良和郑素贞各持有550万股,合计2200万股。但由于招商南油恢复上市前曾进行了债务重组,所以目前公司前十大股东多为银行、资产管理公司。

  2019年1月恢复上市时,关于徐翔躺在监狱赚钱的新闻见诸报端。当时,应莹谈到这笔投资显得很平静,目前持有2200万股数量并未改变,成本当时在1元以下。

  另外,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东方金钰2.93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21.72%,位列第一大股东,但非实际控股股东。

  2017年徐翔案尘埃落定,但一年后东方金钰仍受到监管层重点关注,定增因徐翔案余波被否。发审委认为东方金钰信息披露不完整:公司原实际控制人赵兴龙与徐翔(他人代持)合资成立瑞丽金泽投资有限公司,认购公司2014年非公开发行股票,后赵兴龙因涉及徐翔案件被刑事判决,瑞丽金泽投资有限公司所持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申请文件中,公司未能充分说明并披露前述事项的影响等。


      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出现在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与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