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金融资本>  正文

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贬91个基点

2019年11月26日 09:35:42 第一财经

K图 USDCNYC_0

  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贬91个基点,报7.0397。

  【相关报道】

  人民币国际化十年“三级跳”

  自2009年7月份六部委下发《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管理办法》至今,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已届十年。十年风雨兼程,人民币实现了从跨境贸易支付结算,到投融资货币,再到全球储备货币的“三级跳”。

  一、行程之始:跨境贸易支付结算

  次贷危机后,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陷入流动性短缺,特别是对于很多新兴经济体来说,支付结算过程中美元的“缺位”需要由其他货币来补足。由于中国是全球很多国家排名前列的贸易伙伴,人民币币值较为稳定,在周边经济贸易和投资往来中自然受到青睐,部分经济体主动提出开展人民币互换。

  以此为契机,2009年六部委下发《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管理办法》,允许上海、广州、深圳、珠海和东莞等地区试点企业,与东盟地区和中国港澳地区开展货物贸易往来时,可以以人民币进行货物贸易跨境结算。经过2010年到2012年间数次改革,使用人民币结算的境内外地域和业务类型的限制逐渐取消,全国所有地区从事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其他经常项目的企业均可选择以人民币进行计价结算。2013年12月份,人民币购售业务由额度管理调整为宏观审慎管理,只需经过真实贸易背景审核,即可按照境外参加行需求办理人民币购售业务。2014年6月份和2018年1月份,全国范围内先后放开个人货物贸易、服务贸易以及个人其他经常项目下的跨境人民币结算。2019年1月份,外管局在粤港澳大湾区、上海市、浙江省试点货物贸易外汇便利化,包括简化货物贸易外汇收支单证审核、取消特殊退汇业务登记、简化进口付汇核验等;2019年10月份外管局将服务贸易纳入外汇便利化试点,并扩大试点地区范围。

  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量稳健增长。从总规模来看,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金额从2010年的5063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51100亿元,平均年增速为33.5%。人民币跨境服务贸易成为增长新亮点。服务贸易跨境人民币结算占跨境人民币总结算量比重从2014年8月份的8%提升到2019年9月份的31%;占服务贸易进出口比重从2014年8月份的17%持续增长至2019年9月份37%的水平。

  二、步入新阶段:跨境投融资及储备货币

  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步入正轨后,央行逐渐放开资本项目管制,促进人民币国际化进入跨境投融资推动的新阶段。

  一是投融资属性:坚持双向开放。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除私募基金的投资标的需要“穿透”外,境外机构投资者入场已基本完全放开。

  二是交易属性:市场活跃度增加。具体来说,我国外汇市场参与者更加多元化、外汇衍生品种类不断丰富、场外外汇成交量显著增长、人民币汇率弹性不断提升。

  三是储备属性:始于足下。入篮SDR迈出储备货币第一步。2015年12月1日,IMF正式宣布将人民币纳入SDR篮子,所占权重为10.9%,仅次于美元和欧元。IMF统计数据显示,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从2016年末的1.1%稳步提升到2019年第二季度末2.0%。截止2018年末,不完全统计下全球已有60多家央行或货币当局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发挥人民币储备功能。次贷危机后,全球金融体系出现流动性危机,我国同贸易和投资伙伴签署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为其提供流动性支持,同时也作为人民币储备功能下的对外输出。截止2018年末,双边有效本币互换协议30份,总金额3.48万亿元。

  三、人民币国际化的新未来:“高流动性”的强势国际货币

  当前环境下,受到美国国内单边主义行为的影响,离岸美元流动性总体面临收缩趋势;与此同时,随着国内资本市场开放程度提升,人民币资产逐渐走进全球大类资产配置的视野,人民币国际化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从长远来看,人民币下一步的目标应该是成为具备高流动性特征的“强势货币”。具体来说:

  首先,继续深入汇率市场化改革,铸牢储备货币的“高流动性”根基。强势储备货币的特征并非要一直升值,而是必须在最广泛的国际交换网络中作为一般等价物,即具有极高流动性。为此,未来需要从四个方面继续努力:第一,继续增强弹性。第二,交易主体多样化。第三,补齐衍生品短板。第四,稳步放松实需原则。

  其次,坚持双向开放,深化人民币跨境投融资属性。第一,继续加强吸引外资。第二,全面取消外资银行、证券、基金等机构业务范围限制和持股比例,取消期货、寿险机构的外资持股比例,继续推动中国股债市场参与国际化指数,提升人民币资产吸引力。第三,依托临港自贸区、海南自由港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对标新加坡、迪拜等竞争力最强的自由贸易园区,探索临港和海南自贸区(自由港)增量资金自由流入流出和自由兑换,以及试点放松境内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投资境外金融资产(即QDII和QDII2)。第四,创新资本市场互联互通机制。

  最后,正确理解“离岸业务”,释放离岸人民币发展新潜力。


      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出现在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与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