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财经要闻国内财经>  正文

北京外地车限行:清理百万辆外地车只是“第一枪”?

2019年10月21日 10:23:26 经济观察网


  今年11月1日后,北京将对外地牌照客车的进京管理政策进行调整,全年外地车最多可以在北京市的限行区域内开84天,在北京行驶的每7辆中,就有一辆车即将面临每月3/4的时间无法在北京地界上使用的窘境。他们的主人都在焦虑中,各种对策和改变生活轨迹的决定也正在作出……

  磨磨蹭蹭到最后期限临近,小周最终决定还是卖掉他的致炫。

  做出这个决定对于小周而言并不容易,因为这辆车已经陪伴了他三年有余,曾带着他和女朋友周末在北京周边散心、节假日的时候往返北京与湖北老家,4万公里的行驶里程承载了他们很多回忆。“舍不得又怎样呢,我已经拖了这么久,最后期限就要到了没法再拖了。”但他又不得不作出这个决定,今年11月1日后,北京将对外地牌照客车的进京管理政策进行调整,小周的致炫所挂的鄂牌成为直接调整对象,将结束过去“自由”在北京行驶的日子。

  根据规定,每辆外地车每年最多办理进京通行证12次,每次办理的进京通行证有效期最长为7天,这也就意味着全年外地车最多可以在北京市的限行区域内开84天。

  虽然并非完全不可进入,但对小周这样在北京几乎每天都要用车的上班族来说,84天完全不够用,甚至因为要养车、停车,使得要拥有一辆车成为负担。

  不过有政策就有对策,外地车主们在最严限行政策下将展开轰轰烈烈五花八门的路权争夺战。

  他们有的打算打车、拼车,甚至骑滑板车上班,抑或花高价租一块北京牌照。还有网友给出了一份“最强应对攻略”,其指出若一个家庭名下有两张外地号牌,一年12次进京证,一次7天,两车就能办168天。168天满了就花几百块钱把两车过户到别的家庭成员名下,又能办168天,这样就能办进京证336天。同时,也有人决定不再忍受政策夹缝中求生存,毅然决定离开生活了数年的北京城。

  截至今年5月底,北京市的机动车的保有量(京牌车)为621万辆,而外地牌汽车约100万辆,也即在北京行驶的每7辆中,就有一辆车即将面临每月3/4的时间无法在北京地界上使用的窘境。他们的主人都在焦虑中,各种对策和改变生活轨迹的决定也正在作出……

  “这是使我离开北京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了解政策后,小周最先计划的是与另外两个挂外地车牌的朋友一起组一个“用车联盟”,三个人按序共享一辆车,这样他们就能总共获得252天的进京时间。但仔细想想后,小周觉得这样的方式并不现实。“我们三个人上班都分布在北京不同的地方,真的要共享的话,每天最大的问题就是谁去妥协谁的问题了。”

  也不是没有其他可行方式。河北人石页就通过其妹妹在政策发布前排到了新能源汽车的号,当时她们已经有了一辆挂着冀牌的燃油车,只是看到网上有人预测说新能源汽车的号未来也会紧张就入手了,石页觉得自己比较幸运,因为据她所知,现在新能源汽车的排号已经到2024年了。

  同样来自河北的小张,选择的是买一块背户的京牌(即买断一定时间段的北京车牌使用权,所购车辆登记在指标所有人名下)。在北京呆了六年的他并没有指望自己能摇上号,于是两年前下手买了一块背户的京牌,当时该牌照的市场行情是6万元左右。但现在小周再去市场打听,别说背户牌了,租车牌市场的行情都已水涨船高,市场价已经翻倍到了每年2万元左右,并不划算。“我的致炫才7万多买的,租几年车牌一辆车的钱都出去了。”

  去年买了一辆宝马3系并挂着老家牌照的伟子同样也在焦虑,为了缓解政策落地后用车不便的尴尬,他先买了一辆摩托,“开车仍然是最好的选择,骑摩托冬天对我而言是个考验,但打车费用太高了。”同时,他也没有放弃摇号:“看运气,能摇到的机会很渺茫”。

  但在这个“史上最强限行令”下,也出现了另外一群聪明的商家和意外获益者。例如,皮卡市场就出现了突然的热销。同时长安与捷途还推出了两款车,分别是长安欧尚X70A、捷途x70,这种乘用车改成的封闭车既有乘用车的舒适同时又能享受。4S店内的工作人员表示,这就是针对北京这些限行市场打造的车型,因为它们不在小客车摇号指标范围内。

  每天6时至23时,五环路以外道路能行驶的小型载货汽车成为了小周的首选。他最终选择了一款五菱荣光,价格控制在五万元左右。“价格就是它最大的优势,因为我只是代步用,皮卡当然是首选但是价格太高了。”

  但买完后,小周就后悔了。因为按照原设想,小周是打算政策执行后,他就每天将他的五菱荣光将车开到五环边停下,然后步行到公司。但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路天数受限外,外地牌照车辆的停放也将受到制约。

  新政规定,在一定范围内支路等级以上城市道路停放的,根据停放天数相应扣减当年可办理进京通行证的天数。未办理进京通行证或进京通行证超过有效期进入上述范围道路行驶的,认定为违法行为,将由交管部门依法处罚。

  “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人通过这些方式来进入北京城区,那么多外地车,到时候停车肯定会变得异常艰难。”

  哪条路都走不通后,小周决定将离京计划提前,这意味着他需要在短期内折价卖掉两辆车。“原本我是打算做出成绩后再离开北京的,但现在这个限行政策,可能将成为逼迫我离开北京的最后一根稻草。”

  交通红线预警之下:更多新政或将出台?

  由于北京自2010年开始就实行摇号政策,与小周一样上外地牌照在北京行驶,成为许多车主的无奈选择。有统计显示,此前北京每周有70万辆外地车办理进京证,如果加上行驶在六环外无需办理进京证的车辆,北京城内行驶的外地车已经超过100万辆。

  今年五月,北京市的机动车的保有量就已达到621万辆,这个数字不仅为全国最高,也已经超过北京市对2019年必须将机动车控制在620万辆以内的红线。而百万辆的外埠车无疑对已趋饱和的北京交通增加了额外的压力。因此有观点认为,此次限行新规将有助于缓解北京的城市拥堵。“最严限行”同时被认为是北京市为达到清洁空气指标的关键举措。此前北京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根据北京城市总体规划 (2016年-2035年)中对大气治理制定的任务,北京到2020年PM2.5年均浓度下降到56微克/立方米左右,到2035年大气环境质量得到根本改善。

  北京交通发展研究院院长郭继孚在今年年初的电动车百人会上曾表示,要达到这个目标,意味着必须要压缩北京燃油车的规模,其保有量至少需要裁减180万辆到400万辆左右。与此同时,在北京区域行驶并产生排放的外埠车似乎也“理所应当”地被清理。

  与燃油车被严格限制和清理不同,北京市政府对新能源汽车态度则相对开放。日前北京财政部与交通委联合发文,鼓励新增及更新网约车更换为纯电动车,业内人士预期7万辆左右出租车将在未来2-3年全部完成更换。与此同时,近日网传北京将在10月20日新放出2.6万个新能源汽车指标,因时间相近,被认为可能是外埠车限行的配套政策。虽然该消息经过经济观察报记者求证,被北京市交通委和市政府否认,但却仍被业内认为颇具合理性。“两个政策,一退一进。从理性分析的角度看,完全有可能(为配套政策),这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虽然限制外埠车对部分车主带来不便利,但从全局来看是利大于弊——既可以解决交通拥堵又可以保卫蓝天,还可以促进新能源车发展。”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梅松林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

  北京交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研究表明,截止到2018年底,北京市新能源汽车保有量为22.5万辆,燃油车为586万辆。两者比例约为1:26。而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大气环境处处长李翔在今年的的清洁空气行动论坛上表示,到2020年全市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将达到40万辆左右。

  但无论是新能源汽车替换还是限制购买,都不能阻止北京市机动车总量的增长,解决拥堵将是一个持续的社会课题。根据北京交通发展研究院的预测,北京路网容量大概在650-700万辆之间,而按照目前每年北京新增10万辆指标的速度,北京的交通容量或将在10年内达到上限。除了此次即将实施的外埠车严格限行,国内专家还提出过征收交通拥堵费、颁发三环内专属牌照等方案,但因遭到相关方反对未能实施。

  有专家对此表示,靠限、管等手段可以略微改善北京的交通拥堵问题,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如果想大幅改善北京交通,还需依赖公共交通和北京常驻人口的减少。尤其是通过大力发展公共交通和智能交通,借助自动驾驶等技术的应用带来出行效率大幅度提升的举措,应该加快实施。

  在智能交通方面,日前有专家提出“交通预约制”。郭继孚在2018电动汽车百人会上也表示,“交通出行我们都在路上排队,为什么不能在家里排队?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未来的交通系统可能是一个预约系统,或者说电子路票系统。”但他同时指出,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如果要有序出行,意味着要给几千万人制定一个出行时刻表,从理论上讲,这将是一个超级难题,需要持续探讨。


      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出现在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与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