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今日市场推荐>  正文

新兴市场货币动荡 这些央行们坐不住了!紧急加息1500个基点难挡比索急跌

2018年08月31日 14:24:48 券商中国

  摘要

  【新兴市场货币动荡 这些央行们坐不住了!紧急加息1500个基点难挡比索急跌】北京时间8月30日晚间,阿根廷比索/美元暴跌17.26%,跌破40关口,再创历史新低。在阿根廷比索暴跌之前,阿根廷央行宣布加息至60%,这是阿根廷央行年内第五次加息。然而,从目前的形势看,加息也救不了阿根廷比索,反而加重了投资者对阿根廷经济将继续受拖累的担忧。作为阿根廷比索的“难兄难弟”,土耳其里拉近日也同样扛不住。30日晚间,里拉跌破6.7关口,日内跌近4%,前一日里拉下跌3.1%,穆迪下调了20家土耳其金融机构的评级。市场担心的是,以阿根廷、土耳其为首的新兴市场动荡卷土重来,一旦触发危机,即便是基本面较好的国家(如中国)也会或多或少受到牵连。(券商中国)

  新兴市场货币再次陷入动荡。

  北京时间8月30日晚间,阿根廷比索/美元暴跌17.26%,跌破40关口,再创历史新低。在阿根廷比索暴跌之前,阿根廷央行宣布加息至60%,这是阿根廷央行年内第五次加息。然而,从目前的形势看,加息也救不了阿根廷比索,反而加重了投资者对阿根廷经济将继续受拖累的担忧。

  

 

  作为阿根廷比索的“难兄难弟”,土耳其里拉近日也同样扛不住。30日晚间,里拉跌破6.7关口,日内跌近4%,前一日里拉下跌3.1%,穆迪下调了20家土耳其金融机构的评级。

  

 

  市场担心的是,以阿根廷、土耳其为首的新兴市场动荡卷土重来,一旦触发危机,即便是基本面较好的国家(如中国)也会或多或少受到牵连。

  面对今年以来愈发不确定性的国内外复杂形势,中国银行业也开始未雨绸缪,从国有四大行近日公布的上半年业绩情况看,在资产质量继续转好的同时,大行依旧继续加大拨备,四大行的行领导不约而同地将此举动解释为,应对贸易摩擦和国内外复杂形势下经营前景不确定性加大的前瞻性安排。同时,海外业务和“一带一路”沿线项目拓展也将更加谨慎稳健。

  加息1500个基点,绝望的救赎?

  本周四,阿根廷央行货币政策会议决定,将指标利率(七天期LELIQ)上调1500个基点,由45%升至60%,还将私人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上调了5个百分点。据会后声明,加息为阿根廷央行委员一致同意的决定。阿根廷央行表示,今年12月以前都不会再加息。

  但这次的紧急加息并没有止住一路下跌的阿根廷比索。消息传出后,阿根廷比索兑美元跌幅迅速扩大,北京时间8月30日晚间,阿根廷比索/美元暴跌17.26%,再创历史新低。

  

 

  有分析指出,之所以加息无法挽救阿根廷比索,是因为当前阿根廷国内经济脆弱,尽管加息理论上利于遏制货币的进一步贬值,但投资者更担忧加息会加重经济的进一步衰退。投资者也越发担忧阿根廷债务违约的风险,阿根廷五年期CDS周四上涨43个基点。穆迪预计,今年阿根廷GDP增长将收缩1%,通胀率今年可能达到32%。

  阿根廷向IMF求助

  在阿根廷比索暴跌之前,该国总统Macri本周三在全国广播中承认,已经请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加快拨发融资贷款,为保证明年融资项目提供一切必要的资源。

  不过,事后看,这一声明并没有平息市场情绪,反而进一步加剧货币的下跌,周三当天,阿根廷比索一度跌近8%。

  至于IMF,据媒体消息,美东时间周三晚些时候,IMF总裁拉加德对此表示,将“重新评估金融救助计划的分期安排”。 据彭博报道,IMF的经济学家和技术人员本周已经抵达阿根廷,和该国政府人士会晤,评估协议的部分内容。但不少市场人士认为,考虑到阿根廷经济存在的诸多不确定性,现在断定阿根廷能满足IMF救助条件为时尚早。

  英国金融时报则是提到,最近新兴市场动荡令人质疑阿根廷将如何满足今明两年820亿美元的融资需求。在明年总统大选到来前,阿根廷已经濒临衰退,CPI持续走高。

  “难兄难弟”土耳其

  年初至今,阿根廷比索跌幅逼近50%,这一幅度能与其相提并论的,只有土耳其里拉。也因此,外界将这两国称为“难兄难弟”。

  阿根廷比索近日的暴跌再度引发新兴市场货币的连锁反应。土耳其里拉、南非兰特、俄罗斯卢布等均出现不同程度的贬值。其中,土耳其里拉周三下跌超3%,周四继续跌近4%。本周以来,里拉已贬值11%,八月至今贬值幅度更是超过35%,成为新兴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

  

 

  另据路透社消息,土耳其央行一副行长将辞去职位,市场普遍认为,副行长出其不意的辞职,表明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对央行的影响力正在增强。由于埃尔多安反对加息,未来加息或许无望,土耳其下一步要面对的,将是恶性通胀的到来和货币的继续贬值。

  评级机构穆迪近日也宣布,下调土耳其18家银行和2家金融公司评级。穆迪方面表示,对于高度依赖外汇资金的银行而言,评级下调主要反映了下行风险大幅增加,即投资者情绪进一步转向负面,可能导致批发融资减少。未来12个月内,土耳其各大银行必须为约达770亿美元的外币批发债券和联合贷款进行再融资,这一数字相当于整个市场融资的41%。

  土耳其当前的危机也让欧洲坐立不安。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因担心土耳其经济危机导致区域不稳定,德国政府正考虑向土耳其提供金融援助。救助手段可能包括:通过欧洲投资银行或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提供特别项目贷款,或是双边援助协议,不过,援助讨论目前仍在早期阶段,最终结果如何尚不确定。

  担心殃及池鱼,中国银行业这样应对

  对国内来说,新兴市场今年一轮轮的动荡并非只是隔岸观火。市场普遍担忧的是,以阿根廷、土耳其为首的新兴市场动荡卷土重来,一旦触发危机,即便是基本面较好的国家(如中国)也会或多或少受到牵连。

  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就曾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尽管目前因里拉等新兴市场货币暴跌而引发的全球金融市场波动还未波及中国,但根据亚洲金融危机的经验教训,一些国家尽管基本面不差,但由于羊群效应的存在也会被波及到,对这些国家造成沉重的打击,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面对今年以来愈发不确定性的国内外复杂形势,中国银行业也开始未雨绸缪,从国有四大行近日公布的上半年业绩情况看,在资产质量继续转好的同时,大行依旧继续加大拨备,四大行的行领导不约而同地将此举动解释为,应对贸易摩擦和国内外复杂形势下经营前景不确定性加大的前瞻性安排。

  国有大行的资产质量近两年来持续转好,工农中建四大行的不良率均继续下降,农行甚至还出现不良“双降”(不良余额、不良率均下降)。但仅管如此,上半年四大行均大幅提高拨备覆盖率。农行、建行、工行、中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叫上年末提升40、22.08、19和5.6个百分点。

  对于为何要大幅提高拨备覆盖率?从大行的反馈看,普遍意识到全球贸易摩擦和国际环境剧变可能对银行经营带来的不确定性影响。农行行长赵欢就表示,之所以上半年会大幅提高拨备覆盖率,主要是对贸易摩擦和未来可能带来的风险作出前瞻性的风险评估和安排。

  “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内,内外部环境会比较复杂,贸易摩擦对经济稳定(如贸易行业)会造成一定影响。在农行上半年新增的不良贷款中,批发零售业类和贸易类成为第二大类新发生不良的行业,占总新增不良的比重达15%。”赵欢说。

  建行董秘黄志凌也表示,下半年银行经营的经营环境面临着多方面的挑战,其中就包括:

  1、国际经济环境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这一点和去年下半年相比是显著的变化。

  2、金融市场的波动可能会进一步的加大,对银行的风险管理提出了新的挑战,这样几个方面都会对下半年银行的经营环境构成影响。

  与此同时,为防范风险、稳中有进,四大行对于海外业务和“一带一路”沿线项目拓展也将更加谨慎稳健。工行董事长易会满就表示,在下一步国际化、“一带一路”进展过程中,工行会走得更加稳健,更加可持续。

  “对于新兴市场国家,包括土耳其、南非、阿根廷等,工行在这些区域的分支机构基本上都是并购而来的,目前这些机构发展得还是非常健康的,包括盈利水平、资产质量水平,流动性、市场风险等还是非常可控。此外,工行对每一个海外国家都实施了非常严格的限额管理。”易会满说。

  (原标题:这些央行们坐不住了!紧急加息1500个基点难挡比索急跌,新兴市场货币动荡,中国银行业也有应对)


      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出现在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与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