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区域经济>  正文

矿业春秋时代:比特权贵列位 新币草莽厮杀

2018年06月14日 18:10:55 Odaily星球日报

  

 

  大“矿业”时代,掀起列王的纷争,开启群鸦的盛宴。

  文 | 卢晓明

  各地的数字货币矿场停了又开,像这时代疯狂的脚步,币价高时一涌而上,币价滑落人去楼空。

  今天,比特币的价格(按7000美元算)比8年前涨10万倍,比5年前涨了70倍。2010年,1万比特币只能买一个价值25美元的披萨。这些惊人的涨幅背后,被忽略的是更恐怖的算力增长。

  对比起9年前,比特币全网算力增长了一万亿倍;对比5年前,增长了26万倍。2009年6月中旬,算力只有3.6MH/s;2013年6月,这个数字变成了140TH/s;今年,全网算力约36EH/s。

  历史总是不断重演,这两年的盛况在老人眼里就像5年前比特币第一次暴涨的光景。币价的暴涨带动了全行业的“繁荣”,矿业是继投机之后对币价反应最快的行业。

  “只要币价涨,就有很多人进来挖矿。”前HAO BTC挖矿业务负责人孙小小表示,“他们觉得买币太虚,挖矿可以有机器,其实挖矿的收益也取决于币价。”

  从去年开始,币价走高、区块链概念席卷,矿业又伺机而动。

  与5年前的疯狂不同,挖矿热潮覆盖半径已不可同日而语:大资本进来了,小白也进来了。

  曾经,矿业比特币从业者只能孤芳自赏。主流资本看不上,普通人看不懂。

  今天,挖矿门槛极高,你要有上亿资金,才配挖比特币;今天,挖矿门槛低又极低,你对区块链一无所知,你也能挖币。

  矿业,已经从只有信徒极客的乌托邦;转变成引来资本大鳄涉足,既有矿机霸主、矿池大佬、大矿场主谈笑,新晋创业和送水者厮杀,工薪小白挣扎的等级世界。本文,Odaily星球日报将撰写矿业的缘起与曲折、老矿工的荣耀与辛酸,呈现行业发展的历史脉络与今日格局。

  矿业发展阶段

  一、算力的战争:比特币挖矿工业革命蓄势

  挖矿始于比特币诞生。

  比特币挖矿能赚取新发行币和记账手续费。比特币网络每十分钟产生一个随机数,谁先算出这个随机数就能获得本次收益。这是一个随机碰撞的过程,理论上算力越大,挖出来的比特币越多。

  圈内教父星空(吴刚)是国内最早接触比特币的人之一。据GQ报道,他在比特币创世之年就用笔记本电脑挖出了7000个比特币,被比特币的自由、民主与严密而吸引。但惜当时他并不寄望比特币普及。于是又有7000个币长埋于土。

  ASIC面世:一夜暴富成真、算力战争启幕

  矿成为产业,源于5年前ASIC矿机面世。

  此前,比特币已经经历了CPU、GPU到FPGA挖矿。

  这些是芯片的种类。CPU和GPU分别擅长线性逻辑运算和大规模并行计算。FPGA具有可编程框架,可理解为半定制电路;ASIC则是高度定制化的集成电路,一旦出厂电路就无法更改,但高性能低功耗。

  比特币挖矿就是在简单粗暴碰撞随机数,故GPU比CPU更为高效。又因其只用到了SHA256算法,如果将芯片设计成只做这类运算,将大大提高效率。矿机芯片的发展,可以理解为芯片功能的专业化。

  美国团队蝴蝶在2012年宣布将推出比特币ASIC矿机。阿瓦隆矿机(嘉楠耘智)创始人南瓜张(原名张楠赓)表示嗅到了比特币被垄断的危险,于是“为了世界和平”,加入研发ASIC矿机的队伍。

  革命者最后成为了他所反对的人。

  2013年1月,第一台阿瓦隆矿机拆箱。南瓜张在蝴蝶之前研发出了ASIC矿机,开启比特币算力争霸战。

  “纳米级竞争”就此拉开了帷幕。

  彼时矿圈还是小众,ASIC矿机的诞生也并非万众期待,而是生于无数争议和质疑。矿机诞生前,社区内仍就是否应该、是否能制造这样的机器争论不休。第一批ASIC矿机预购者被嘲笑是疯子,居然花数万块买了那么多台空气制造机,而且这台机器还不一定能被制造出来。

  星空和爱思科科技创始人胖仔就是第一批疯子。胖子花约17万买了18台。星空买了10台。

  胖仔原是富士康工程师,此前已在家用显卡挖矿。星空是第一代ASIC矿业主角阿瓦隆和烤猫的投资人,其经历更是注定他必定不会错过这次机会。2011年他花了30万购买大量比特币,赚钱之后开始撒钱,被称为比特币世界的“甘道夫”。

  据当时的条款,预售矿机无法退款、没有销售客服、不能更改收货地址,几乎没有任何保障。

  今天看起来颇为“霸王”,映衬这群初始投资者的让人无法理解的信仰。

  事后证明,这是一台钞票制造机。

  胖仔拿到第一批阿瓦隆矿机

  2013年春,阿瓦隆出货。一台矿机每天能挖约3个币,胖仔每天能挖出约40个币。此前,他拿30多张显卡在家里挖,每天才挖出3个币。

  当年胖仔用ASIC挖矿时的每天收益约40比特币

  未量产前,全球阿瓦隆矿机只有300台。胖仔提货第一天,就有朋友花25万向他买了一台,不仅回本还净赚8万。其后阿瓦隆矿机一度被炒到四十万。

  烤猫的天使投资人是那个时代的另一群疯子。

  天才少年烤猫(蒋信予)2012年8月宣布研发ASIC矿机,并通过社区“虚拟IPO”筹资。蚂蚁矿机创始人吴忌寒与小强矿机创始人小强(谢坚)各花了1000比特币买了1万多股。孙小小把“所有能动的钱,全买了币,然后全买了烤猫股票”。

  烤猫在深圳的矿场坐落在一服装厂和电子厂之间,过客对其一无所知。据GQ报道,在2013年7月,这座矿场每月都能挖币近4万;公司股价也从0.1个比特币涨到5个,市值超过1.3亿美元。

  “我站在世界最前沿,就在这个看着非常不起眼的地方。”小强如此描述参观烤猫矿场的经历。

  预售(众筹)是当时矿业常用的融资方式。神鱼、龙矿等矿机厂商接受客户预订,再预购芯片厂商的芯片。这使得矿业风险更高。全网算力增长迅猛,一旦芯片或矿机厂商跳票,很可能意味着投资者的钱都打了水漂。

  跳票并不少见。阿瓦隆多以期货面世,数次跳票让投资人损失严重;烤猫以现货为主,后来也曾研发失败、芯片出现爆炸问题。

  风险再高,暴利之下,入场者众。

  2013年5月,央视首次报道比特币,投资者闻声而来。币价在11月暴涨4倍。矿机供不应求。

  矿机行业百花齐放,包括烤猫矿机、鸽子矿机、比特儿矿机、兰德矿局、小蜜蜂矿机、阿瓦隆原厂和各种代工、花园矿机、Smart矿机等。

  算力战争白热化,烤猫和阿瓦隆是两极,蚂蚁矿机还在埋头研发。

  矿业的首次寒冬:迷茫、离场与坚守

  矿业的繁荣是2013年第一次币圈创业潮的缩影。继2011年长铗(刘志鹏)创立巴比特、 老墨(墨不一)创立BTC123、杨林科创立比特币中国交易平台,2013年币看成立,吴忌寒在5月成立比特大陆,李林和徐明星分别在5月和10月成立火币网和OKCoin……

  矿业是数字货币行业的基础设施,早期入局矿机者大多设立了自己的矿场。

  胖仔后来在广州花都区自己搬砖运水泥搭建矿场。当时正在做矿机代工的三金(叶汉鑫,链池科技创始人)也部署了几千台矿机。

  繁荣的业态在接下来的一年多中,幻化成泡影。

  2013年12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涨到高峰的币价,于20天内迅速腰斩。在接下来一年内震荡下跌,2015年初后是长达10个月的横盘。

  币价暴跌,创业者难以为继,大批离场。

  “没有挣钱的办法,2014年出来了无数的资讯、交易所,都死了。”孙小小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曾经在产业链中最为赚钱的矿业,也未能幸免。“13年币价几百到八千(人民币),大家冲进来;到了14年就是一个熊市 ,挖矿的人死的死惨的惨,矿机也不好卖。15年初,币价跌到人民币900多,很多人怕归零,很多矿场主就开始出清矿机。”曾经几万甚至几十万买回来矿机,被视作废铁贱卖。

  恰逢此时,烤猫矿机面临研发瓶颈,公司股票持续暴跌。最后烤猫也在这场矿难中神秘失踪,成为币圈一大悬案。

  烤猫消失也让小强彻底失望。矿场持续亏损,正逢熊市,家中又添小孩,他决定去职回乡。

  全副身家all-in烤猫股票的孙小小,正遭遇着比特币币价和烤猫股票的双重暴跌。2014年,他在股价低谷时清仓,买入比特币,却在之后遭遇比特币暴跌,同时A股暴涨至5000点。到了2015年春节,他连回家的车票都快买不起。

  “这是最艰难的时候,特别迷茫。”

  币圈创业者十七进制曾如此描述期间光景:

  比特币在行情4500(人民币)的时候,比特币的创业者聚在一起撸串。

  比特币在行情3500的时候,北上深杭还能找一帮子人聚会。

  比特币在行情2000的时候,很多比特币创业者开始卖币为生。

  比特币在行情900的时候,再也没有人谈及比特币了。

  少数信仰者坚持了下来。

  在行情低迷之时,反而出现当时全球第一大矿场(内蒙古毅航云计算科技有限公司)。

  据Odaily星球日报了解,该矿场位于内蒙古达拉特旗,由阿瓦隆、蚂蚁、火币等巨头联合投资,三金是供应商之一。据GQ报道,该矿场一年能产出13万个比特币,每年用电500万千瓦,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一个月的用电量。

  如今该项目已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但说来颇有历史意义。其起源于2014年5月,币价在2000元附近,宝二爷组织在深圳组织的一个矿业封闭会议。当时行情甚是低迷,会议从早开到晚,让人印象深刻的一个议题是:这个行业谁会先死。

  “之后验证了,死了100家深圳的矿机代工厂。”

  早年航拍下的内蒙古毅航云计算矿场

  内蒙古毅航云计算矿场内部

  业内有云,矿工无信仰。若然比特币行业存在鄙视链,矿工就是鄙视链的末端。这场“矿难”就像是给矿工的试炼,有人因为害怕归零而急于清仓,有人实在撑不下去,有人踏遍中国寻找低价电费。孙小小、胖仔、三金,都是那时坚持下来的人。

  币价低迷时,成本成为了盈利关键。

  四川、云南等地的水电站有大量过剩水电。矿场私下跟水电站合作能拿低至2毛5的电,远低于四五毛的正常价格。三金将自身库存清理得差不多之后,埋头一年挖莱特币与比特币。胖仔在矿场朋友的帮助下赊账了两年电费。“这个行业已经养不起那么多人了。”孙小小回忆,能撑过来离不开星空的“拔刀相助”。他当时受后者邀请,加入HaoBTC,成为第六号员工,后来一直负责矿业方面业务。

  未成霸业的比特大陆,2014年刚尝到一点甜头,也遇上了行业的冰点。为了渡过难关,比特大陆当时还卖掉了一些机器。

  “当时价格下跌太快,但我们整个商业计划是在币价高的时候做的。”吴忌寒表示,“所以当价格下跌的时候,我们的比特币矿机的需求量并不大——2014年底,我们迎来了最艰难的时刻。”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詹克团说,“如果价格继续下降,也许比特大陆会倒闭。”

  二、列王的纷争:比特币挖矿进入大机器生产时代

  之后的故事,已经被讲了很多遍。

  2015年,币价上涨,矿工们重回矿场。比特大陆研发出蚂蚁矿机S5,得以起死回生。据詹克团说,该矿机的利润率达到50%。

  比特大陆不仅撑了下来,还在2016年推出了蚂蚁矿机S9,占据主流至今。

  早年坚持的矿工们终于熬了过来,币价的回暖带来了新韭菜,矿业及相关产业都开始回暖。

  2016年6月19日,比特币单月涨幅近80%,创下近两年新高,但离2013年11月历史最高点仍有一定距离。

  “疯狂的比特币又回来了?”当时还在火币任职的杜均当时在微信群里感叹。

  忽如一夜春风来的矿场,给这问题送上肯定的回答。

  全国各地水电站、油田旁边,是大大小小的矿场。

  当年大渡河边的小矿场来源:新浪

  有人跟当地政府合作,或挂靠国企,或以云计算中心的名义,以招商引资的通道进驻;有矿场绕开国家电网,直接与电站协议低价用电。

  还有人直接非法用电。“15年底16年是国内最疯狂的时候,马鞍山到处都是偷电的。”孙小小描述着在能源大省中铤而走险的小厂子。简陋的板房坐落在山间,铁架上堆满缠着凌乱电线的矿机,接上变压器,从油田矿边上的高压电缆盗电。

  如此乱象存续已久,复杂的硬件设备、高深的密码学知识落到地上,都成了掘金者的贪念与当地政府私心混杂而成的欲望。

  曾经在深圳市里大摇大摆,却让人一脸茫然的矿机,终于也被小偷认知到它的价值。

  2016年伊始,小偷们为回家过年蓄势。马鞍山一厂房中130多台比特币矿机和电源被盗,损失超过160万元。这样的案件彼时俯拾皆是。私自造建、非法盗电的厂房被查封,大批蚂蚁矿机S9被查封。“警察一开始不知道这值钱,花点钱就能把机器拿回来;之后,更惨的是,他们收了你的S9,你去要的时候还你一批S7和S5,把S9拿去卖钱了。”

  这些轶事充溢着草莽的气息。

  如今这一切正成为过去。

  在难度剧增、币价疲软、国内监管趋严、电价趋高的背景下,比特币挖矿已经进入了机器大生产时代,以大资本投入追求规模化效应。

  矿业的“工业革命”已经进入另一阶段,比特币矿业呈现两大趋势:一是规模化、集约化和正规化;二是国际化。

  传统资本携数十亿进场

  如果说2013年开始的“矿机革命”改变了矿业的生产力,如今的规模化运营就升级了行业的管理能力。

  冬雨的矿场就是矿场“工业革命”的典型先锋。他新疆的一家矿场,配有10万台矿机。其中超过七万台是比特币ASIC矿机,两万多台为挖以太坊的显卡矿机。

  如此规模的矿场让上述“游击队”黯然失色。冬雨说,那些曾经部署几千台矿机的矿场主,看到他们的矿场,也非常惊讶。

  即便如此,冬雨也不敢说自己矿场的规模在前三前五,“再大的矿场,在网络上也只是一个钱包,你并不知道它有多少台机器”。矿业的低调让人难以统计真正的老大,江湖传言全球最大的矿场是比特大陆的,部署超过20万台机器,但比特大陆并无公开承认过。

  惊人的装机量是传统实业资本开始进场的结果。

  他们改变了矿场的玩法。过去,币圈老人大多用自有资金挖矿,逐步扩张;现在的实业资本把矿场当工厂,一进就是好几十亿。高收益让他们忽略了巨大的风险。

  当前的币市实际处于熊市,但传统资本乐此不疲。“春节之后,传统的资本进来,他们收项目、进矿场,大肆撒钱。”冬雨表示,他们的矿场这几年有好几笔大资金进来。“据我所知,江浙那边的财团,在新疆是五亿、十亿地投入。对传统的生意人而言,几十的回报率已经很高了。”Odaily星球日报了解到,有数家国字背景的大基金有意入局矿业。其募资成本达到5%,实体经济已无法满足这类基金。

  传统实体经济不景气,2016年工业投资回报率下滑至4%,上证指数在3000点徘徊,数字货币年化几百的回报率是实体经济不可想象的。“这些传统的大佬,他们找电其实能力比币圈人更强。他们认识一些地方,有些资源,觉得这个事情就该自己做。”

  “新的大矿工进来,过去的小散在往后退,比特币已经进入了机构化规模化的时代。”

  他口中的小散就是那些有几十到几千台机器的矿主,也就是上面提到的各地草莽。他们的电不正规、不稳定。“币价再跌一点,他们根本hold不住。”币价在跌、矿机降价、低成本电价不再 。可是,“厂房和每一台机器的基建,都是钱”。

  大资本则有承受币价下滑的资本和手段。大家相信,这不过是又一个低谷。“你只要拿得住币,钱就不是问题。”就像当年的比特大陆、阿瓦隆和一批矿场主一样,其实很难说做对了什么,就是坚持下来了。

  一是靠资本体量。冬雨的新疆矿场总投入已经超过20亿。既然已经投入了好几十亿,为了熬过寒冬亏了几千万又算什么?“我们就是被自己机器的规模给绑死了……花钱花的太多。退也是没得退。”

  二是技术密集。为了提高效率,冬雨的矿场采取了独有技术,提升了散热、路由器、电路、风扇等硬件设计,也保证电力资源供应的稳定和散热的持续。

  最后是管理精细。大多数小散拿不住币,有人挖出币立刻卖,用于交电费或扩展。更理智的操作应该是利用市场的波段做资产管理,行情好的时候可以卖机器赚钱。“我们在春节的时候预备了六个月的电费。”

  “这些其实都没有意义。”如果比特币的价格再横几个月,谁都难以为继。他告诉Odaily星球日报,看历史,每年的春节都会跌,每年11月都会涨,每次减半前的春夏都会涨。“按理来说现在有牛市,但一直没出现。”

  据他所称,去年其矿场的年化收益率是400%,三个月便可回本;今年三月收益率只有100%。对挖矿的人而言,已经很不赚钱。

  转移国外与政府合作

  矿场的规模化也给了他们出海的条件和理由。

  国内电价对币价已是亦步亦趋,加之监管层太过飘忽,出海成为必然选择。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2018年1月2日,互金整治办下发文件,要求各地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挖矿”业务。据《财经》报道,监管部门有逐步取消电价、税收、土地等优惠政策的计划。能源区块链实验室首席战略官曹寅认为这对矿业没有根本性的影响,不过是电费、税、土地等成本的上升。实际上建立了一个政策壁垒,利好大矿主。

  可为了以防万一,矿场们仍选择出海。

  监管收紧外,国内电力成本增加,也是出海的一大推力。

  冬雨总结,去年一般是每度2.5毛至2.8毛,现在是4毛多,更贵的地方可能已到6毛。随着监管升级,授电方的成本在增加,一恐慌就不愿意卖电了。

  手握两大矿池的比特大陆在新加坡设立地区总部,并在美国和加拿大开展挖矿业务。矿池微比特(ViaBTC)也在冰岛和美国设立了业务。除了加拿大等水电发达之地,东南亚、中亚等周边地区的国家也是矿场出海的热门地。Odaily星球日报接触到的大矿场主们,都在考虑将矿场落地俄罗斯、蒙古、吉尔吉斯坦、日本等国家。

  一位俄罗斯“矿主”在网上晒出的比特币“矿场”

  来源:环球日报

  国外设点第一好处是电费低廉。矿世云创始人任明月透露,他们到国外,电价最低能拿到8分,并且当地的雇一个矿工月薪不超过人民币两千元。不过冬雨则表示,在国外可能省一点电费,但还是有很多隐形成本。加拿大水电便宜,但物流、合规与环评等成本都很高。

  “很多地方的电,其实没有那么踏实,电费便宜一两毛,它的环保成本很高。还要专门把机器拉过去,甚至是放机器的货架,也要从中国进口,只要不是走私,都会增加成本。”全球有七八成的矿机都在中国生产,物流和关税成了不可避免的命题。目前已经有了专门的服务商,帮矿场将机器转移到国外,“一台机子大概80美元左右,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只要告诉服务商一共有多少机器,他们会帮你做国际物流。”

  之所以选择周边国家,还因为矿机的运维和流转方便。在国外矿机很难卖出去,而且也不一定有专业的维修商,只能运回国内处理。

  低廉的人力成本可能也只是看起来很美。“无论在哪,都需要有人运营,可能没有办法用当地人,俄罗斯每到5点就不工作,每年有两个月都不工作,要求他们加班可能要违法。”

  电价低不过是一个Basic Line,冬雨总结矿场对电力资源的三大要求:

  第一,电力成本低。这是个必要不充分条件。

  第二,电要稳定。供电的技术设施要够,维修和检修次数不能太多,持续的时间不能太长,电压和电流要比较稳定;其实这很难实现,特别是西南的水电站,具有枯水期。以前挖矿的人不多,他们都像候鸟一样迁徙,但对于大的矿场显然不现实。

  第三最重要,就是安全。比如不能有人来打扰我们,这是个很赚钱的生意,当地的地头蛇不能来敲我们竹杠。别人是知道你在挖矿的,每台机器都有风扇散热,整个工厂外围又有风机做通风,密集排列了很多设备,我们还不能引来居民的投诉。

  一旦不满足上述条件,矿难可能就来了。转移到东南亚的中小矿场们就是罹难者,大部分在当地的矿主都面临亏损。矿工张汉表示,当地的维修硬件成本及停机损失,是国内的三倍;此外电力的间歇供应、电网的经常性故障,造成成本上升与效率损耗。同时,矿主还面临着当地民众与同行的“花式举报”。

  东南亚的矿场经常被“花式举报”

  因此,Odaily星球日报所接触到的大矿场主,在国外都有一定的背景方支持。

  “我是通过同学找到俄罗斯有背景的人,相当于国内的官二代。在新西伯利亚找了几个地方,当地的授电部门、黑帮,各种关系都要交代一下。“冬雨在俄罗斯的矿场还在做最初的部署,计划将有十几万台的装机量。“俄罗斯有点乱,买了枪放在车里才稍微踏实点。2000多的枪,再加上1000块钱就能卖给无持枪证的人……”

  任明月则表示在吉尔吉斯坦直接对接能源部部长,已有电力、土地方面的资质,这是他们第一个拿到全牌照的国家。他们准备在当地落地15万千瓦(蚂蚁矿机S9功耗1.3KW)。“矿场布在国外,安全是我们的第一考虑因素,然后才是电力,当地给我们的标准是国家级的持枪安保。”

  当然散户从来就没有这样的选择,出海所需要的成本和资金都遥不可及。

  三、群鸦的盛宴:新币种成为新晋草莽的机会

  大资金的碾压下,比特币等主流币对新矿工而言几无机会。

  吊诡的是,在2017年古典互联网人倒戈鼓吹区块链的泡沫下,区块链突然成了一个人尽皆知的词。就连一无所知的人,目睹币价的疯狂,都想进来挖矿。

  这些新矿工是真正的小散,他们就像5、6年前的老矿工一样,买了不到十台、数十台的显卡矿机在家里挖。矿圈老人三金甚至有点小惊讶:“我以为现在已经没有人这样挖了。”不同的是,他们大多没有当年比特币的信仰;说到底是逐利的,哪个币收益高,挖哪个。这些人大多定期卖币,据一位散户所言,“每个月赚那么一点,要还贷款,拿不住币”。

  高收益:盘小波动大的新币种

  比特币他们挖不起,平稳的波动也刺激不了小散。然而,区块链发展的第二阶段给了他们新机会。在前一阶段,各种分叉币出现,靠矿业赚钱者不少。现在,各公链都讲着成为当区块链3.0的梦,新币种涌现的速度让分叉币望洋兴叹。这些新币种所需算力小,显卡挖机还能挖得动,而且波动大、收益高。

  来自河北的曦城是一名北京国企员工,工作安稳而收入微薄,自觉生存压力大,一直想找赚钱的门路。2016年他接触到区块链,起初只是炒币,但觉得“炒币风险比较大,就开始挖矿”。

  这样的认知大概是刚入坑的小散的一种迷思。他不顾家人反对,花12万买了6台显卡矿机,放在河北老家。

  刚开始的他“用傻瓜式的方式挖矿”,挖的是以太坊和Zcash。“时间长了,接触到技术大牛,会带你挖收益更高的币。挖的币种也随之变化。”

  XDAG是最近备受小矿工们追捧的小币种。XDAG浏览器显示,目前全网算力已达110TH/s。这是一个流通市值仅有一亿人民币的币种,在今年1月推出,只在BBX、VB、币飞 、火狐狸网等少量交易所上线。它采用DAG+POW的共识机制,号称高TPS,并支持挖矿,而且主网已经上线,TPS约为两千。同时该公链宣称没有项目方、没有ICO、没有私募、没有预挖矿。

  XDAG币价走势 来源:AICoin

  如果按当前难度、电价5毛算,6台1070显卡机大概每天能挖约70个XDAG,市价7毛,每日收入50元。如果机器再多点,月收入能有1-2万。这听着不多,但如果你幻想着自己什么都不做,一堆矿机每天在那边印钞,也许就有种躺着赚钱的感觉吧。

  曦城恨自己入错行,如今没有足够的知识挑选币种,只能跟着懂行之人。“认识到一些自己写池子(矿池)的人,发现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新币种出来后,就有人会写矿池预挖,等着币上交易所之后赚一笔。

  当然,破发不在少数,前期成本便付诸东流。“主流币还好,小币种大部分是在赌。”现在的曦城似乎已经看透了自己所做的买卖。“这个圈子里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一年押中一个币,就够了。”

  “这个行业,说白了就是一个赌徒的行业。”就像赌徒没法确保自己每局都能赢,问到挖矿的收益,没有一个新矿工可以给你一个定数,一切都跟币价有关。“今年的行情,能在半年回本,就已经很不错。去年4、5月是以太最疯狂的时候,40天就回本了。”

  同样拥挤的新币种矿业

  主流币有大资本追逐,新币种有小玩家押注。

  曦城口中的“傻瓜式挖币”和技术大牛,也许能让你窥看到这般景象——新币种涌现下,矿工、矿池、矿机厂商们目不暇接,翻着币种牌子。

  一条挖矿产业链随之而起,还是针对小白的产业链。

  即便你不懂矿机的原理,不懂代币的机制,不懂基本的系统安装,都可以挖矿。

  魅影科技就是一家专门为小白矿工服务的公司。CTO空禅说:“我们就是带没什么技术的小白矿工挖别的山寨币。”他们开发了一套超级傻瓜的软件,支持十多个币种。用户接入后在图形化界面中选矿池和币种,显卡参数便会自动调整。魅影抽当天收益的10%做服务费,每日结算。

  魅影科技提供一条龙服务,全程都有专门的客服和技术支持,就像上面说的,矿机买回来你连软件安装都不会,也没关系。空禅解释,“当然我们抽完后收益还是比以太高很多的,还每天结算RMB,他们也不用自己折腾去卖币了。”

  这样的服务实质门槛不高,但是创始人魅影似乎也没太在意,毕竟小白矿工总是有的。他生活在江门,像偏安一隅的小镇青年,擅长“门槛不高来钱快”的生意,目前他准备先赚点钱,过点小日子。“如果有一天国家不允许我们做的话,我们就倒闭咯。”

  除了小白服务之外,矿池也已经成了新币种的必争之地。

  士可就是曦城所说的“矿池大牛”之一。不过他听到这个“封号”倒是颇为惊讶。“矿池代码都是开源的,没有任何门槛。”

  矿池就像一个联盟,把这些零散的矿机集合起来一起挖矿,按算力占比给矿工收益,这样既可以增加挖到币的概率、也可以稳定矿工的收入。

  士可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今年2月跟朋友一起做了一个XDAG的矿池,胖池。胖池曾经占据全网70%的算力。入局早让他们有了先发优势,也经历了早期波折。5月初,XDAG网络被DDos攻击,导致整个网络shutdown。“我们跟国外网络失去通讯了,基金让几家矿池先关了矿池,我们就关了。结果有几家没联系上,他们在疯狂地挖,成了最长链,我们的矿工反而要回滚,我们还要去追他们。早知道我就不关了,那我现在就是最长链。”士可一脸后悔莫及。

  新币种带来了无数机会,有人安于现状,也有人梦想着押中下一个比特币。只叹今非昔比,币圈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如桃花源般充满理想主义,而又鲜为人知的世界。

  情怀退场,投机登场。

  曾经的矿工还会为了信仰坚持,今天的矿工瞄准收益随时切换,根本不在意自己挖的是什么。

  作为产业链中最赚钱的两个环节(交易所与挖矿)之一,矿业让人虎视眈眈,竞争前所未有的激烈。

  跟魅影科技类似的公司越来越多,Odaily星球日报接触到的另一家名为无忧比特的软件,专门支持挖XDAG,抽成只有个位数。不过前者是“定制游”,后者是“携程”。在矿池领域,XDAG甚至已经被国内最早的矿池鱼池盯上,上了鱼池的创新区。士可说,“我们刚进的时候,全球不超过10个,现在已经有41个了。”大厂入局,新人上升通道愈发狭窄。

  新币种小白满地,“维权”怕是必经之路

  也许你会好奇,新币种收益这么高,大矿场为什么不挖?

  很简单,他们挖不了。小矿工已经失去了挖比特币的能力,大矿场也没法加入超高收益的新币种挖矿中。

  传统资金之所以今天能进来挖比特币,是因为比特币的市场终于大到可以承载此等规模的资金。

  全球最大矿池BTC.com目前接入设备约64万台,大概占比特币全网算力三分之一,按此计算,全球约有200万台矿机在挖比特币。

  BTC三天算力分布图 来源:BTC.com

  看到往后的算力增长,你会发现2013年算力的“飙升”,也不过是一条平滑的线。

  比特币算力增长 来源:bitcoin.com

  在这种算力下,即便十万台机器瞬间加进来,也不会对比特币全网算力造成多大影响。新币种就像早期的比特币,如果这种体量的资金进来,可以把这个币“玩死”,也把自己玩死。

  “你的交易量只有一点,我怎么切?”大矿场主冬雨感叹,小矿工没法挖比特币,是人性的贪婪决定;大矿场没法挖小币种亦是此理。小币种根本承载不了大矿场的算力。想象一下,他们一进来,拉高全网难度,完爆全网算力。要不挖了全网的币,持币彻底中心化,拿到交易所也没有对手,该币种几近于死;更有可能的是网络因此瘫痪,矿主的机器都有可能停掉。“我们转身很难,我们切一点点,收益划不来;一旦不稳定,半小时可能要停掉。”

  按此逻辑,最近的蚂蚁矿机B3维权事件似乎变得理所当然。

  波动极大的小币种,是小散的专属游戏。

  这意味着,合格投资者们都在比特币、以太坊等风险较低的币种里;新币种引来的都是小散。在我采访到的币圈老人和大矿场主眼中,后者都是“不合格投资人”。

  要说亏损,5年前预购矿机跳票的投资者们才是亏损严重。有不少投资者因为矿机跳票损失好几千个比特币的机会成本,但也就自认倒霉。“至少我们的心态是,这个决定是我做的,款是我汇的,没有人抓你的手逼你。”胖仔当年就是在承认霸王条款的情况下,拿到了第一批矿机。“以前,无论什么样的币价,大家都有所准备,但我感觉,现在投资矿机的人,他没有想到未来币价会跌。”

  “一夜暴富带来了太多的新韭菜,他们完全不愿意去做功课。”已经在矿业6年的孙小小表示,早期其实也出现过这些事情,但早期的矿工,至少还做点功课。他们了解一旦ASIC矿机出现、矿工增加,难度必然在短时间内上升。“挖矿这个事,最宝贵的就是时间。现在很多人不懂这些,没考虑币价跌,难度增加。”

  这个世界没有只赚不赔的买卖。可是这大概是中国韭菜的特别之处,收益不够,维权来凑。

  也许这就是中国数字货币金融市场成长的必经之路,大型机构投资者进来了,小白韭菜也有了。

  (文中冬雨、曦城、魅影、空禅、士可均为化名)


      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出现在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与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