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经营管理>  正文

2017中国金融行业高级人才报告

2018年03月30日 10:28:27 中国网

  敏睿人力资源是从事高级金融人才寻访的专业猎头机构,深耕金融行业10年,目前拥有国内近30万金融高级人才资源,每年完成超过500个中高端职位委托。近期,敏睿人力资源通过调查和总结分析,发布了2017年度金融行业高级人才报告。

  报告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敏睿通过向候选人数据库中的金融高级人才发送调查问券,并对回收的1000份问卷进行数据分析,揭示了金融高级人才在2017年的职业现状以及未来职业规划。第二部分则是敏睿通过自身对政策和市场的理解,结合与业内机构的交流,以及与候选人深度对话,所研判出的2018年金融业各领域人才发展趋势、热门岗位、胜任要素等最具指导性的职业规划建议。

  金融高级人才:

  敏睿认为:金融企业的中高级管理者; 金融机构中每个业务领域的业务佼佼者、技术专家; 由于市场快速增长形成的稀缺型人才可以称作金融高级人才。

  职业现状及规划问卷

  1.行业、公司类型、城市

  数据来源涵盖银行、保险、券商、信托、基金、互联网金融等金融圈全行业,企业类型覆盖国有、民营、外资、合资企业。此次调查样本,遍布全国,北上广深依然是金融业人士集中的区域,近年来随着互联网金融、私募的发展,杭州也集中了大量金融人才。样本数据如下:

  2.性别与年龄

  金融高级人才的性别比例如下图,但可以看出年龄层越低男女比例越平衡。

  3.学历、留学的背景

  金融可以说是所有行业中平均学历最高的行业,在所调研的高级人才中,80%以上拥有硕士以上学历,目前很多职位的学历门槛要求候选人拥有硕士及硕士以上学历。但目前海外留学背景并不占绝对优势,只有10%左右。

  4.薪酬

  金融行业一直以高薪著称,此次敏睿针对金融高级人才的调查结果显示:整体薪酬等级呈金字塔;40万~ 80万形年收人群占据了近50%的基数;金融机构高管在金融业高阶收入人群中仍旧保有较大比重;一些以业绩为主导的岗位其基薪水平提升很快,基薪与奖金的比重逐步缩小;在产业资本涌入金融业的大潮下,金融高级人才得到了产业资本更高的薪酬溢价。

  职能薪资一览(数据来源为本次调查问卷中的样本采集)

  5. 跳槽频率及意向

  金融高级人才的总体职业发展比较稳定,15-17年,在36个月中,有27%的人跳槽一次、14%的人跳槽2次、而5%的人跳槽3次以上。但面向未来,金融业从业人员普遍心态开放并有较高期待,不排斥好的机会,并已经有80%的人正在寻觅新的平台。

  6.跳槽原因

  职业提升、薪资提升是金融界高端人士跳槽的最主要原因;近两年金融界的整改动荡,也造成了一批公司被洗牌,业务萎缩、更换职能领域也是跳槽的主要原因;另外对公司激励制度的不满也是重要的跳槽原因;其他原因还包括了人际关系、个人生活方面的原因。

  7.跳槽路径

  猎头推荐是金融高级人才寻找跳槽机会的主要渠道,其优势在于猎头提供的跳槽机会更多,特别是高端猎头可以提供的高度匹配职位使得跳槽效率更高。同时深入的市场化运作让候选人更受到企业欢迎,而且猎头会高度保护候选人的个人信息。

  8.跳槽的薪资要求

  随着金融业发展的不断深化、理性,金融行业跳槽者对薪资期待也是相对理性的,金融界高级人才们有20.3%表示,只要持平就可以,主要还是新职位可以给到个人发展长足的空间;另有50%左右的人士,要求跳槽薪资涨幅在10%——30%之间;表明他们对自我的定位、行业认知都是比较明晰的。

  2018年职业规划建议

  在金融行业高级人才报告的下半部分,敏睿通过自身对政策和市场的理解,以及获取业内机构和候选人两方面的复合信息,通过分析判断2018年金融行业高级人才的流向将呈现以下态势。

  2018年金融行业中一级市场复合型投资人才,二级市场中成功穿越牛熊的投研人员,投行保代团队、ABS承揽承做、质控风控人才、以及具备互联网思维的零售业务人才存在较大缺口。具体分析如下:

  ·一级市场投资

  纵观整个PE/VC行业,虽然竞争态势严峻、优质标的争夺激烈,但市场新设机构数、新发基金量依旧保持快速增长,机构之间的竞争更加趋向于高级人才的竞争,投资人的个人视野、背景、影响力成为决定企业发展前景的重要因素。

  聚焦到投资方向的高级人才需求上,中大型机构(50人以上规模)目前对金融背景的人才需求较低,在财务分析方向的人才储备较丰富,其需求的重点集中在拥有深厚产业背景的复合型人才上,特别是时下热门的新经济领域,像TMT中的AI、云计算、区块链,医药行业中的生物工程等等。中小机构,除了对复合型人才的需求外,对具有单体过亿项目投资经验的人选也比较看重;相关人才一般集中在比较有知名度的机构中,这类人才往往具有更为系统化、专业化、规范化的项目承做经验。

  ·二级市场投资

  二级市场投资上,股、债两个市场18年的高级人才行情整体会延续17年的平稳增长态势。传统大型公募、资管机构的需求主要以填补空缺为主,在平淡市场环境下研判优秀投资经理的标准逐步聚焦到16、17年的投资业绩上。传统优势机构虽然表面平静但也暗流涌动,大佬“奔私”的消息依然不绝于耳,私募机构凭借灵活的体制、以及更具吸引力的激励机制,对行业中的高级人才保持着强大的吸引力。

  相比公募,私募行业仍旧是生机勃勃,大佬涌入、资管规模猛增,在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的背景下,私募机构纷纷加速扩充自身的人才储备,市场不仅对经验丰富的投研人员抛出橄榄枝,而且对中后台的高级人才,例如品牌建设、IT人才也有很强烈的需求。

  ·投资银行

  券商投行高级人才需求在18年呈现以下发展趋势:市场行情以及新规政令拉高了行业门槛,令中小券商受到冲击。最近一年新成立券商、包括准备申请投行保荐牌照的券商不断增加,市场对成建制变动的股权业务团队需求量大增,有丰富项目资源的业务团队话语权比往年更大;传统业务方面,无论是IPO还是再融资,项目审核条件会越来越严苛,对从业者专业能力提出更高要求,目前市场上大多数券商都以股权类项目为主,对具备丰富项目经验的承做人员求贤若渴。CPA和律师职业资格证只是最基本的条件,行业更青睐有完整、成功项目经验的人选。

  目前投行业务已延伸至覆盖企业成长路径的财务顾问、IPO、融资、并购、产业整合、资产证券化等综合服务。新投行业务渴求着新生力量,拥有并购重组、可转债、可交换债等相关经验、或者混合项目经验的候选人最受市场欢迎。此外,未受新规影响的标准化ABS市场被普遍看好,资金流可能会向此方向倾斜。预计18年标准化ABS职位空缺较大,特别是前端承揽人员。

  强监管背景下,券商投行将向平稳发展、结构调整的方向前进。竞争向精细化转变,更加注重项目质量,令质管、风控方面的人才缺口放大,投行内部也频频任命内核出身的候选人走上高管岗位。

  ·券商经纪业务

  18年券商经纪业务仍处于改革与创新并举之年,“新零售”概念的发酵正对行业产生着巨大的冲击与影响;具备前瞻性的“互联网金融思维”已经成为了经纪业务领域高级人才的必备核心能力之一。

  财富管理在18年成为券商大力发展的方向,各家机构纷纷加大了其财富管理中心的规模。熟悉企业融资业务相关产品、集合理财产品,以及拥有高净值客户服务体系相关工作经验的候选人将受到普遍欢迎;另外,股票质押方向人才在2018年也会迎来不少机遇,特别是有资深背景、有大平台管理经验的人选。中后台方向的亮点集中在基金托管牌照陆续放开所带动的估值核算、清算、投资监督等专业人才需求。

  ·二级市场研究

  伴随资管规模的增大,以及投资者结构的不断变化,各类资管机构对A股以及海外研究的需求仍然保持增长态势;在这一趋势下,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买方不断扩充自主研究团队的实力,研究转投资的职业发展轨迹对卖方研究员群体保持强烈吸引力;另一方面,主流卖方研究所持续在研究“深度”上发力,围绕“新财富”加大团队的搭建和人员规模的维持,以稳定在排行榜上的地位。具体需求上,新财富上榜研究员依旧强手,此外背景优秀的宏观研究、量化、FOF研究人才也很受追捧。

  ·产业金融

  产融结合,产业为本,金融为用,在产融一体化的大趋势下,出现了更多以“金融”为核心的发展诉求:洞悉经济政策、扩充融资渠道、并购做大主营业务、投资产业链抢占制高点等,传统金融人才在产业发展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展望18年,敏睿认为宏观经济学家、结构化融资、投资并购类高级金融人才将持续受到产业资本的青睐,同时将得到较传统金融机构更高的薪酬溢价。

  ·互联网金融

  18年受政策影响,互联网金融的野蛮生长时代已经过去,整体人才需求紧缩。但敏睿认为,互联网金融是金融业发展的大方向,在管理、风险控制等一系列政策完善后,互联网金融行业对人才的需求量会有提升。相较于传统金融行业,互联网金融更重视营销与推广,重视产品体验和金融科技,会成为金融IT人员、大数据专业人员、区块链、量化分析等人才的重要选择。

  ·银行业

  随着金融去杠杆持续,银行依靠规模扩张提升收益的时代渐行渐远,行业的发展步入新时期。新时期下,战略的调整决定了银行业对高级人才的需求也随之改变。2018年流动性紧张和监管趋严的困局尚难改变,特色化和差异化经营成为变革主方向,具体到变革较大的几大业务领域上,敏睿洞察如下:

  在资产管理业务范畴,重点关注资产端 - 同业业务,这一商业银行最具创新进取的业务模式,然而近年来受到监管关注,要求规范发展,在同业总资产规模整体被压缩的背景下,18年传统同业人才需求总量大幅萎缩;与传统人才形成对比,在资管新规打破刚兑后,银行会更加主动的参与大类资产配置,这一变化带动了权益类的投资与研究、以及产品研发方向高级人才需求;在投行方向,专业的ABS承揽、承做人才依旧有较强的需求。

  在零售业务范畴,18年仍有很多值得关注的看点。17年以来,众多银行与互联网巨头的结盟促使银行业进一步拥抱Fintech,18年在“新零售”思维的大潮下,更多的创新应用会应运而生,银行对于Fintech相关的产品设计、数据分析、风险控制类高级人才需求仍在进一步加剧。伴随消费结构升级以及消费模式的转变,个人多元化金融服务需求日益增加,消费金融市场潜力巨大,与之相关的市场营销、金融产品设计人才得到更多关注。在财富管理领域,拥有一定客户资源、并且能够谙熟个性化和专业化服务之道的营销人才在18年仍然是各大银行的需求重点。

  ·金融行业高管

  2017年仅券商就有超过10家更换总裁与董事长,敏睿基于长期对金融机构高管的跟踪,认为18年主流牌照类金融机构高管的流动率会持续增长。主要有三方面原因:首先,受宏观政策影响,金融行业去杠杆、监管严格、金融行业进入“微利”时代,然而实体行业已枯木逢春,金融机构的掌门们站高望远,会更早察觉到“时势”;越来越多金融机构高管选择顺势而为、“华丽转身”进入实业,操盘金控平台,参与资本运作。另一方面,早一批金融从业者已有近30年从业经验,已到“二线”的年龄,或将变身董事长、监事长等位高权重但不需具体参与实际运营的角色。还有一小部分的流动源于大股东不满于当前业绩,更换主帅。

  以上这些金融高管,除了进入“实业兴邦”的领域,其余大部分将投身VC、PE圈,落地手中资源,衔接人脉;当然,告别职场移民退休也是一部分人的选择。

  至于这些岗位空缺出来由谁来填补?

  

  敏睿认为,以下几类人士将成为这些岗位的有力竞争者:

  1. 监管机构出身的人才: 他们熟读监管政策,稳健,不会踏进“雷池”,无论是与政府、监管机构良好的关系,还是手中的同业优质人脉,都是雪中送炭。

  2. 业绩优秀的少壮派:成立时间较短的金融机构更相信“英雄不论出处”,不惜血本挖角同业高管人才。在变革时期,这类机构如果踩对了节奏,确实可以达成弯道超车的结果。金融行业的发展靠人才来驱动,业绩晋升速度最快的机构,往往是引进人才速度最快的机构。

  3. 大股东的“红人”:原因简单,可信赖,目标高度统一。

  如何完成这些岗位的招募?

  根据敏睿对行业的跟踪,对于主流牌照类金融机构,目前多采用“传统的非市场化方式”与“市场化方式”并举的形式完成高管选拔,其中通过“市场化方式”引入高管的比例逐年提升,与深谙金融行业人才之道的专业人才寻访机构合作成为市场化招募的主要途径。

  以上是敏睿对2018年金融高级人才动向的观察与总结,今后,敏睿将继续分享中国金融人才的信息与洞察。


      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出现在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与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