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财经要闻国际财经>  正文

2018年的澳大利亚加息预期 发生了什么?

2018年03月05日 14:09:00 同花顺财经

  就在四周前,交易员还在押注澳大利亚央行在今年第四季度进行自2010年以来的首次加息。但现在,他们已经放弃了押注并认为,行长菲利普.洛威至少在今年剩下的时间里将维持利率于1.5%的历史纪录低点不变。

  越来越多的人怀疑家庭财务状况,已经陷入创纪录的家庭债务和停滞不前的薪资状态,再加上通货紧缩的零售业和仍然未能实现充分就业的就业数据,已经降低了人们对于加息的预期。洛威采用“逐步”这个词来描述失业率下降和通胀回到澳大利亚央行2.5%中值目标可能的速度,这推动了加息预期的回落。

  “澳大利亚央行在政策正常化方面将会耐心等待。”加拿大皇家银行的澳大利亚经济与固定收益策略主管Su Lin Ong表示,澳央行行长的言论和最近的数据“与我们对澳央行将在2018年保持观望的基本判断是一致的。”

  本周看到的是一系列经济数据,包括第四季度的数据将提供对今年的早期洞察:企业财报、澳大利亚第四季度经常帐和第四季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公布;1月营建许可年率,1月零售销售月率,再加上一个所有经济学家都预期不采取任何行动的利率决议。

  以下四个理由概述了为什么澳大利亚央行不会在周二(3月6日),甚至是在可预见的未来改变主意。

  市场的关键转折点是在1月31日,当时的第四季度数据显示通胀率和核心通胀均低于澳央行2%至3%目标的底部。洛威2月中旬向国会议员作证词演说时也表明他并不急于收紧政策。正如这位行长所说,澳大利亚不必像其他国家一样放松政策以躲避2009年的全球经济衰退,因此现在也不必像其他国家那样有加息的紧迫性。

  澳大利亚的浮动汇率意味着它没有义务将政策与全球同行相提并论。由于该国债券收益率现在是自2001年以来首次低于美国国债收益率,今年澳元已经走弱。尽管汇率差异——特别是更长时期来看——对该国货币有重要影响,但它与大宗商品关系密切,后者已经显示出新的活力。

  澳大利亚的薪资问题与全球其他国家非常一致。薪酬水平的增长速度已经放缓至自1991年最近一次经济衰退以来所未曾见的水平,尽管去年就业形势有所好转。澳大利亚央行坚持认为,充分就业(估计失业率约为5%)将迫使企业更多地向员工支付薪酬,以留住现有员工和吸引新员工。

  一个问题是:从美国到英国,充分就业未能引发薪资增长的预期。因此,在薪资上升和通货膨胀加剧之前,洛威和他的同事们将一直按兵不动。

  但也存在亮点。商业条件——澳大利亚央行监测的一个关键指标——已经飙升至创纪录的高位,并且作为回应,非矿业公司正在打开他们的支票簿。公司正在进行更多的投资,他们正在招聘——去年新增40万个就业岗位,其中四分之三是全职岗位。现在的问题是,正被消除的劳动力市场闲置产能能否成为澳大利亚央行启动加息的触发器。


与 文章关键字:澳大利亚央行 加息 澳大利亚经济 充分就业 澳央行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