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财界声音>  正文

鼓励生育的最佳选择是大幅减税

2018年01月31日 17:45:41 凤凰财知道

  作者:陈兴杰 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中国的新出生人口是1700多万,远低于政府部门预计。一些对中国人口前景持悲观态度的学者,他们也感到惊讶。2016年“放开二胎”的时候,外界普遍预期,最近两年中国将迎来生育小高峰。事实上,短短一年过去,新出生人口就下降了。70年后女性将要结束生育期,而90后女性的数量和生育意愿都低得多,可以说,中国新出生人口将不可逆转地减少。这不是预言,而是行将发生的,无比清晰的事实。

  新出生人口减少,结构老龄化,一方面是经济发展的结果;另一方面,和中国几十年来严厉的计划生育有关。很多学者提出:废除当前限制人口增长的计划生育政策,改为鼓励生育,从而挽回中国的人口颓势。

  废除强制计生政策,我完全赞成,许多年来也在积极呼吁。可是对于鼓励人口增长,我持怀疑态度。过去多年,中国人饱尝生育不自由之苦,废除计生的首要价值,应该是保障生育自由。在人口危机背景下,鼓励生育会不会走上歧途?对此我们应当怀有戒心,深入分析。

  人口学家呼吁鼓励生育的方法,是国家提供补贴。生育妇女享受最低工资保障,带薪产假,生育津贴、幼儿津贴,等等。对于这些建议,我持反对态度。这种生育政策是福利主义的,它的后果常被忽略。

  这种政策的本意,是给予生育家庭经济援助。鼓励生育的国家都这样做,效果却不明显。原因很简单,不想生孩子,通常是考虑长远经济负担。短期内给一笔钱,无助于解决困境。比如像韩国那样,生二胎奖励300万韩元(相当于人民币1.78万),生三胎奖励500万韩元(3万元人民币),对于一般中产家庭而言,并没有什么吸引力。经济发达的国家民众,养孩子都倾向精细化,主要成本在教育。政府给予一次性的福利补助,能解决的问题很少。

  许多人说,一次性支出太少,那就长期大额支出吧,政府每月给孕妇幼儿提供补助,各种奶粉津贴,尿布津贴。对此我更不看好。现代各国都已福利化,养老金都已入不敷出,养孩子又要国家包养,财政如何支持呢?国家养孩子,收益归于个人,这种政策并不公平。生儿育女天经地义,在国家干预之下沦为寄生行为,本身的正当性却要遭受攻击。我们应该从伦理的高度,捍卫生育的正当性。

  由法律规定带薪产假,一胎休假一年,二胎休三年,这些看似美好的福利政策,可能隐藏着陷阱。带薪产假提高了雇佣女性的成本,生育变成拥有风险的事情。对于许多女性而言,生育期一般处于事业上升期,增加她们的职场风险,可能会迎来生育率崩塌。

  采用福利方式鼓励生育,需要财政支出,企业负担会增加。这不是值得向往的路径。对中产阶级而言,他们对生育福利并不敏感,强刺激弱反应,弱刺激则没反应,政府投入大量的金钱,生育率提升却收效甚微,这就是当今发达国家鼓励生育的现状。

  对生育福利敏感的通常是穷人,尤其不顾孩子长远发展的穷人。他们在孩子身上投入本来就低,至于长期教育投入,可能根本就没有想过。生一个孩子有人养,生两个孩子能养家,如果生得更多,则生计不愁。为度过眼前的生活困境,他们采用生孩子的方式来“赚钱”,就会变得相当划算。

  高福利社会,中产阶级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他们不愿生孩子,至于高生育率人群是什么样,就不难想象。过去多子女家庭,多生育是投资,父母们艰苦奋斗把孩子养大,通常会重视孩子教育。福利主义之下,生育就是目的,它已变成只顾短期,不顾长眼的套利行为。这样的政策之下,一定是寄生性人群增加。他们获益于福利制度,对政府施予抱有天然好感。这样的人群将是市场的天敌。人口学家呼吁鼓励生育,是希望这个人群越来越多吗?

  这并非我的危言耸听。事实上,类似恶果在法国就已经呈现。法国就是采用高福利来鼓励生育。在法国,妇女怀孕14周之前,只要拿到医院开具的怀孕证明,就可以向健康保险局和福利局申报怀孕,前者负责孕期检查费用报销,后者则提供生育津贴和幼儿津贴。如果是二胎三胎,津贴数额就会翻倍。此后数年,国家都会源源不断给予帮助,家里有两三个孩子,每个月领到的补贴相当于普通工人收入。生得越多,生活条件就越好,为什么不多生呢?

  这种政策之下,法国表面维持全欧洲最高的生育率水平,实际上,全社会已在发生人口置换。中产阶级和创富人口的规模在萎缩,而底层穷人越来越多。

  法国施行宽松的移民政策,这种人口置换就显现出明显的族群色彩。在法国,你可以看到这样的景像,阿拉伯裔或黑人裔家庭,他们携儿挈女三五人,每天无所事事,生活却能正常地维持。法国政府对单身母亲的福利有明显倾斜。如果没有工作,福利则更丰厚,因此穷人单亲家庭越来越多,“靠孩子养父母”的情形已不鲜见。

  今天中国还看不到这种场景,不过福利主义的本质和危害,我们需要提前认识。在鼓励生育的政策工具箱中,明明有更好的选择,那就是减税。绝大多数人口学者也提到这一点。很有可能,他们仅仅是从“减轻生育负担”这个角度来考虑问题,而没思考过减税的本质。

  减税是增进自由,促进活力。减税是对生产者的鼓励,并且没有剥夺寄生的性质。减税减少家庭负担,使年轻人有更多财富投入到下一代哺育之中。从任何角度说,都是好事情。

  最近有学者提出,为鼓励生育,对于生育一胎的家庭,把个人所得税的免征额提高到1万,生育二胎的家庭,免征额提高到2万;如果是生育三胎以上,则可以免征所得税。我赞成这个方向的改革,并且希望尺度更大,减税更进一大步。

  对“生育减税”的改革,很多人反对:对生育家庭定向减税,是否意味着对不生育家庭的歧视?我的解释是:在个人所得税已是现实的情况下,任何减税建议都值得支持。所有减税都是定向的,歧视性的,但是这不否定减税的价值。支持减税并不意味着呼吁加税。我们不能因为“平等”,就放弃自由的点滴增进。


与 文章关键字:鼓励生育 减税 生育二胎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