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领袖传奇>  正文

中国创业教母:我基本是不懂商业的

2018年01月30日 17:26:57 花儿街参考

  如果不是茅侃侃死了,如果不是王利芬蠢了,没有人会觉得这两个人有什么关联,包括他们自己。

  1

  2009年,茅侃侃在董事会上摔了电话,把自己的第一个创业项目MaJoy甩给国企大股东的那一年,知名媒体人王利芬从央视辞职创业了。

  这是两个非典型的创业者,他们不用坐在投资人的办公室里,按照对方的审美和暗示演绎自己的PPT,他们不用花许多心思出现在媒体的视线里,他们可以节省一大笔市场推广费用,舆论对他们的预期并非质疑,而是在等待他们将获得怎样的成功,或者更大的成功。

  原因很简单,他们很知名。连知名的路径都有些雷同——在央视,他们完成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光芒放大效应。

  在央视《对话》和《经济半小时》的连番追捧下,高中辍学创业的茅侃侃坐实了代表80后创业的江湖地位。

  而王利芬,12年前那档著名的商战真人秀《赢在中国》节目里,她与评委马云、柳传志、史玉柱、俞敏洪、熊晓鸽等等大咖谈笑风生,点评创业者。

  我刚入行当记者的时候,带我的编辑老师说,“只有媒体这份工作,能让你跨越许多社会阶层的限制,跟最顶级的商业智慧对话”。

  我当时觉得自己赚大发了。

  其实人世间的大部分恩赐,同时都是一次诅咒。

  媒体人跟大佬一起谈笑风生多了,直接的副作用就是,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大佬思维,是他们中间的一分子了。

  2009年,王利芬离职创业,马云、柳传志、史玉柱成了优米网的投资人。那时有媒体叫王利芬“中国创业教母”。

  2

  这么壮观的天使投资人背景,这么多资源和影响力深厚的创业者,创业七年后,估计你们中的大多数人,也不太知道王利芬创业的优米网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以我在网站上溜达了半天的粗鄙心得给大家解释一下,优米网的主要功能,是把王利芬跟大佬的对话、一些创业者的分享,切割成创业课的形式,卖给创业者。

  比如放在精品单课区的第一款产品——售价49块钱的《京东商城刘强东创业传记》,就是把2012年王利芬对刘强东一段193分钟的采访,切割成了14个主题,打包卖给你。

  尽管,49块钱你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可你真的愿意付出49块钱,再花193分钟,观摩一个对于电商也没有什么深入思考的采访者,三年前的采访吗?

  反正我听了一个问题之后,就果断地关掉了那段视频。

  而优米网的热播榜上,主流内容依然是2006年那会儿,史玉柱、马云等在《赢在中国》里的视频剪辑。

  虽然我也是个相信经典永流传的人,只是史玉柱和马云12年前的那些浓汤宝到底能不能算经典不太好说,况且大多数时候,商业世界里迭代的意义都远超经典。

  当然,也有比较前沿的课程,比如售价49元包年的,90后创业者孙宇晨主讲的《比特币投资一定要知道的事》,这门课在2017年6月上线,上线三个月后,孙宇晨因ICO后疑似卷款跑路,滞留海外。

  3

  你们也看出来了,创业教母的七年创业,并没有很成功。

  她尝试过把大佬充满商业智慧的智慧搬到网站上,她推出过以200多万元的价格拍卖过史玉柱3小时午餐的爆款营销,她带着“赢在中国”的光环邀请许多大咖来优米网录节目,她甚至早早地就试水了知识付费。

  这些尝试的最高点,当数2013年,她跟江苏卫视合作制作了又一档商战真人秀《赢在中国蓝天碧水间》,攒了汪小菲、姚劲波、李静等十二位企业家,试图把当年赢在中国的故事重新来过。这档节目还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评为“2013年广播电视创新创优栏目”。

  在移动互联网开启疯狂跑马圈地的2012-2013年,身在互联网创业的中国创业教母,跑回去做了一档优秀的传统电视节目。

  4

  一个月前,在虎嗅F&M创新节上,王利芬反思过自己的创业,她说自己基本是不懂商业的,创业七年,自己把一个创业者能犯的错误基本都犯了,遇到问题一路靠向股东们的请教。

  比如,在2012年,她跟马云讨论了一个多小时,关于优米网究竟是搞成160人的团队还是80人的团队。

  在王利芬创业最初,吃瓜群众们坚定看好她的原因,无非是她有辣么多资源,辣么雄厚的人脉。

  如大家所愿,这些资源都充分发挥了作用。

  在普通创业者们在机场听着马云的声音,疲于奔命的一天辗转两个城市时,她可以因为80人的去留问题,占据马云一个多小时的时光;在普通创业者们为了能有一款爆款产品一次次拍下凌晨两点的北京时,史玉柱提供了三小时的午餐时光供她拍卖;在普通创业者要花许多时间甄别对面的合作方是不是个骗子时,她出手就是带着姚劲波与汪小菲,跟江苏卫视合作制作了创业真人秀。

  然鹅,然并卵。投资人张颖说,自强则万强

  5

  让神兵天降的王利芬,七年创业前路徘徊不前的,究竟是不是她不懂商业。

  我觉得不是。

  几天前,沉寂良久的她在朋友圈忽然实现了一次刷屏。因为她在微博上庆祝,自己操刀的《茅侃侃的离世,掀开了创业残酷的一角》阅读量突破了10w+。

  当她试图从茅侃侃的死,掀开创业的残酷一角时,她也掀开了自己专业水平的残酷一角。

  在王利芬反思自己不懂商业时,她说“我是在用一个非常农村妇女的朴素的思维、所谓的善良价值观和资本市场打交道,这个情商和智商算是双双跌到了负数吧”。

  我真的难以相信,一个老媒体人,可以在公开讲话中,赤裸裸地流露出这种“资本市场比农村妇女高级”的鄙视链。我在这里说的无关道德评价,而是对公开表达专业性的匮乏。

  当她怼朱啸虎不是一个专业投资人时,她的主要观点是朱啸虎冲在第一线与竞争对手隔空喊话,颠倒了企业家和投资人的主次关系。对比的依据是,她当年在《赢在中国》,如何把投资人从幕后推到了台前。

  她的创业,一直在《赢在中国》的环绕下转圈子。她想复制的,无非是当年《赢在中国》的成功。她想搬迁的,是她多年积累的人脉,在那些谈笑风生中获得的大佬思维。

  可某些鸡汤满满的商业智慧,只能在创业之风起于青萍的2006年显得难能可贵;某些成功,注定只能在那一年,那个巨大的、权威的流量平台上发生。有些奇迹看似属于某个人,却更属于某种因缘际会。

  曾经的自己给现在的自己画了一个边界,积淀的资源圈禁了今天的可能性,赢在中国却败在了自己的内心。

  王利芬老师没有想明白的的并非商业,而是她自己当年是为何成功的。

  在商业的路上奔波了这么多年,她不懂的其实是离开了那个平台后,在更广阔的世界里,如何做内容。

  有人说你是创业教母,也许你只是创业的酵母。

  6

  2006年,作为80后创业代表,茅侃侃在央视名扬天下时,他的Majoy“真人数字游戏”产品其实还未上线。但这并不妨碍他接到了大量订单。

  采访和订单一样,蜂拥而至,有一段时间茅侃侃忽然不知道,接受采访和管理公司哪个更重要。

  2006年岁末,千呼万唤的Majoy产品试营上线时,公司内部关于定价问题进行了20多次的会议讨论,茅侃侃坚持高定价策略,他说“我的责任就是做决定和把握公司的大方向,你们都按照我的决定来。再贵的东西都能卖得出去,你们营销和市场部门的责任就是研究怎么卖怎么实现效益,而不是来和我讨论决定本身的对错”。

  在这样的无法讨论下,大批员工选择离职。

  2007—2008年,价格低廉的真人CS迅速占领市场,Majoy连年亏损。正是在此时,过度焦虑的茅侃侃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脑海里浮现的全是各种“玩完”的可能。

  一个无法平衡接受采访与运营公司的创业天才,一个并不懂商业的创业教母。诸神的黄昏之后,必然是悲剧的诞生。

  创业这件事,绚烂与残忍之处,都在于要一个人持续点燃自己,消耗掉的绝不仅仅是体力和时间,当你的身体与名望打造给你的那副模具不相匹配,你又拼命想进入那副模具时,创业甚至会磨损灵魂。

  灵魂一旦磨损,生命的事故无法避免。

  有人少年得志,负气前行,把执着当作坚忍,死而后已;有人意气飞扬,带着资源,却在消磨后沉沦,人设崩塌。

  2009年,茅侃侃在董事会上摔了电话,把自己的第一个创业项目MaJoy甩给国企大股东的那一年,知名媒体人王利芬从央视辞职创业了。

  那一年的正月十五,央视大裤衩的配楼着了火,那是春节里允许燃放烟花爆竹的最后一天,当时的北京已经连续106天没有过降水,干冷的空气中,哪怕一个火星,落在了央视的楼上,都能火光窜天。

  天干物燥,喜气洋洋里都是危机四伏。今天回看,这大楼,简直就是根创业的图腾柱。


与 文章关键字:教母 赢在中国 创业项目 中国创业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