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经营管理>  正文

董明珠造车碰壁?银隆遭供应商讨债 原董事下台

2018年01月18日 14:30:29 澎湃新闻

  (原标题:董明珠造车碰壁?银隆遭供应商上门讨债,原董事长半年前下台)

  董明珠参与投资的新能源车制造商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在今年1月,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上门讨要欠款的供应商。

  1月16日,珠海思齐电动汽车设备公司(下称“珠海思齐”)副总经理束磊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称,该公司被珠海银隆拖欠款项合计7600万元,最长拖欠时长逾一年,影响工厂正常生产。

  为此,珠海思齐在1月11日组织员工,前往珠海银隆厂区,讨要债款。束磊称,当天在现场有数家各色供应商,徘徊在珠海银隆厂区门口,尝试讨债。

  据《财经》报道,银隆拖欠账款的不止是珠海思齐一家,据不完全统计,逾期未支付账款至少12亿元。

  对此,珠海银隆市场部总经理张斌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珠海思齐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双方依然在法律程序当中。除此以外,其他应付款项都在走正常程序,按照时间节点支付,所谓媒体报道的巨额欠款不实。

  不过,对于此说,束磊并不认同。

  因为张斌提及的法律程序,其实在2017年12月已经进行过了一审宣判。1月17日,束磊对澎湃新闻记者称,本以为有了判决在手,就能尽快拿到款项,但却遇到珠海银隆的“拖字诀”,“珠海银隆在判决生效后,上诉期限前的最后一天提起上诉,今天是缴费日倒数第二天,他们依然未缴费,就是希望继续拖延。”

 

  珠海思齐方面提供的起诉珠海银隆的一审判决结果

  虽然双方各执一词,但外界对珠海银隆的质疑,已然升温。

  1月17日,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曾经随董明珠出席多场发布会的珠海银隆原董事长魏银仓,已经在去年7月卸任。而且,多名来自格力的管理人员,已经空降银隆。兼具格力电器000651)董事长与珠海银隆名誉董事长双重身份的董明珠,在珠海银隆的下注之大,可见一斑。

  现在外界关注的是,董明珠将如何处理银隆的这场危机。

  深度合作的格力和银隆:曾要求供应商买手机抵货款

  在董明珠介入之前,珠海银隆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并不冒尖。

  官网资料显示,自2009年投资实施产业化以来,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致力于打造以锂电池材料为核心,以锂电池、电动汽车动力总成、整车制造、智能电网储能系统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新能源闭合式循环产业链。

  与主流厂家采用磷酸铁锂、三元锂电池不同,珠海银隆此前号称主打钛酸锂电池技术。这种技术获得董明珠力挺,并放话“钛酸锂电池和银隆是被埋在沙子里的金子”。

  为此,她在2016年曾力主格力电器收购珠海银隆,但这场对珠海银隆给出130亿元估值的收购,最终却折戟于2016年10月的股东大会。

  但这并没有让董明珠放弃她的造车梦。

  2016年12月,董明珠拉上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等人,出资30亿元,获得珠海银隆22.388%的股权。此后,董明珠还持续参与珠海银隆的融资。到了2017年5月,董明珠在珠海银隆的持股已经增加到17.46%,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仅次于魏银仓旗下的广东银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5.98%)。

  在董明珠的支持下,格力电器和珠海银隆也展开深度合作。

  2017年2月21日,格力电器公告称,拟与珠海银隆签订合作协议,在智能装备、模具、铸造、汽车空调、电机电控、新能源汽车、储能等领域进行合作;在同等条件下,一方优先采购对方产品,购买对方服务。以一个年度为一个周期,双方相互的优先采购总金额不超过200亿元。

  连珠海银隆的供应商,也感受到了格力和银隆的“甜蜜”。

 

  珠海思齐称,为获得珠海银隆货款,而“专款专用”购买格力手机的函件

  1月17日,澎湃新闻记者在珠海当地见到珠海思齐副总经理束磊时,他手持着一款格力品牌手机笑称,公司里有几十部格力手机,都是格力和银隆“蜜月期”时,“强制”供应商购买的。按他的说法,当时,供应商如果需要从银隆拿到货款,就需要按照货款的一定比例“专款专用”购买格力的小家电

  货款纠纷:不少供应商冲着董明珠和格力,跟银隆签单

  珠海银隆和格力、董明珠的紧密关系,也增加了不少供应商的信心。

  束磊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不少供应商是看着格力、董明珠的企业背景和个人魅力,放心地与珠海银隆签单,“当时部分订单是和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专项供货给珠海银隆。”

  据介绍,珠海思齐作为代工厂,与珠海银隆旗下的多家公司签有合同,分别提供液冷技术充电柜、储能车、充电机、气泵等设备。

  公开资料显示,珠海思齐成立于2014年初,是一家以研发生产和销售液冷电动汽车充电设备、储能设备、提供充电站整套解决方案及建设为核心的高科技企业。在公司官网上,目前还标明其是银隆集团和格力电器的重要合作伙伴。

  束磊称,货款拖欠从8个月到16个月不等。出现拖欠后,公司多次向珠海银隆讨要款项未果,遂将珠海银隆及银隆电器告上法庭。珠海银隆是银隆电器惟一股东。

 

  珠海思齐起诉珠海银隆拖欠款项的相关产品

  这起诉讼指向的是2016年的一起合同纠纷。

  2016年11月,银隆电器与珠海思齐签约,购买两款合计11套的储能柜及半挂车,合同金额为3007.43万元。然而,珠海思齐在2017年1月完成交付后,珠海银隆仅支付了1202.13万元,剩余的1775.21万元至今未付。

  据澎湃新闻记者看到的判决书显示,银隆电器称,珠海思齐产品存在质量问题,不能有效工作,因此无法视为交货。珠海银隆则称,公司并非起诉合同主体。

  束磊声称,珠海思齐交付的储能柜及半挂车属于思齐自主研发设计的新型产品,并且暂无相关的国家标准。此前,公司曾向银隆电器交付同规格产品,均无问题。但珠海银隆将公司产品卖向北京公交后,被当地专家称缺少联网、消防等相关功能配件,不予批准。随后,珠海思齐拿出的解决方案,银隆电器方面未予采纳。

  2017年12月,该案由珠海市金湾区法院宣判,除违约滞纳金的认定之外,法院支持了珠海思齐的其他诉讼请求,判决要求银隆电器向原告珠海思齐支付货款17752176元及违约金,珠海银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据束磊称,“珠海银隆在判决生效后,上诉期限前的最后一天提起上诉。”而且,珠海思齐还与银隆另有5000余万货款,对于这些产品的品质,双方均无争议,银隆也迟迟未能结款。

  多次催款未果后,珠海思齐开始组织员工前往珠海银隆厂区抗议。同时,珠海思齐已经就银隆及其子公司其他未结清货款展开诉讼。

  对于和珠海思齐的合同,珠海银隆在律师函中承认有纠纷,但在诉讼终结前,不做详情披露。

  1月17日,据证券时报报道称,珠海银隆在律师函中提及,珠海银隆拒付货款的理由是,珠海思齐存在产品质量及售后问题。除思齐公司一单外,其余供应商提供的产品无质量以及售后服务缺失问题的,银隆公司均依法履行合约,按照账期支付货款。

  上述律师函还称,此前媒体报道《独家.珠海银隆被爆拖欠供应商货款逾10亿,双方各执一词》,引发了大众对银隆公司的误解,并对银隆公司的企业形象及股东声誉产生了不良影响。

  格力收购搁浅“后遗症”

  珠海思齐和银隆的纠纷,似乎并非孤例。

  据《财经》报道,银隆拖欠账款的不止是珠海思齐一家,不完全统计,逾期未支付账款至少12亿元。

  束磊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据我所知,某一企业被拖欠两三亿,但他们依然要给珠海银隆供货,不希望撕破脸皮站出来。”

  据了解,目前已有多家企业在展开诉讼。

  有新能源电池生产企业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新能源汽车厂商为了赶在国家、地方新能源补贴退坡前,拿到补贴,会有意提高生产、销售速度,但由于补贴审核严格,应收账款金额庞大,进而拖欠供应商款项倒也并不罕见。

  据束磊回忆,珠海银隆的回款拖欠始于2016年下半年,“当时格力股东大会上,拟增资入股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的事儿被否了。”

  束磊还称,此前款项供应还是挺及时的,当时格力派人进驻珠海银隆,参与采购、商务等事宜。

  澎湃新闻拿到的一份采购合同显示,2016年珠海格力股份有限公司购入了储能充电柜、电源、充电枪等产品的订单,合同备注显示该产品为“银隆供方”。

  谈及与银隆的合作,一名供应商称,因为有董大2姐(董明珠)站台支持,想到格力和董大姐的能力及资源,大家当时都很放心,万万没想到银隆会拖欠账款。

  2016年11月,格力电器正式宣布收购珠海银隆的计划告吹。银隆的货款问题也开始浮出水面。

  “最开始公司一直说是资金紧张,后来开始花式找理由,这让我们开始担心账款的回收情况。”束磊称,当格力收购珠海银隆失败后,与格力电器及珠海银隆旗下子公司签署的协议,都在2016年底做了调整。新版本合同显示,格力电器货款支付给了银隆子公司,并由后者承认合同履行责任。

  不过,珠海银隆方面强调的是,它们和珠海思齐的纠纷仅是个案。

  珠海银隆副总裁李志对《财经》杂志称,银隆的银行存款还有数十亿元,其中能随时使用的自有资金有十几亿元,公司资金链不存在问题。

 

  格力电器拟收购珠海银隆折戟后,三方重新签订的合同

  魏银仓“下台”,格力系全面入局

  外界不甚了解的是,珠海银隆货款出现问题的具体原因。外界看到的,只是珠海银隆在全国的跑马圈地。

  自2016年12月起,银隆先后在成都、兰州、天津、攀枝花、珠海、洛阳七个城市,签下了合计800亿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园项目,还拟收购南京客车制造厂。目前,已经动工的产业园产能规划已逾13万辆。

  在银隆内部,管理层的调整也早已展开。

  首当其冲的是,银隆董事长魏银仓在去年下半年的“下台”。

  工商资料变更信息显示,珠海银隆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魏银仓变更为他多年的老搭档孙国华。珠海银隆董事长也由魏银仓变更为孙国华。

  有消息人士称,魏银仓的下台或与其任内珠海银隆新能源汽车销量不达标有关,“魏银仓曾在2016年提出年销售额30000辆,但到了2017年,也就卖出了六七千辆汽车。董事会说不过去。上述车辆中,有的还没有实际上牌,甚至直接以资抵债给了供应商。”

  上述消息人士称,魏银仓和董明珠立场、观点都很强,双方在一些理念上存在分歧。

 

  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经营管理架构图

  1月17日,澎湃新闻记者看到了一份“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经营管理架构”图。一名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在这张架构图上,6位副总裁有4位源自格力系,且多负责珠海银隆的实权部门,涉及车辆生产、研发、品质管控、供应链管理、财务等核心部门。仅存的老银隆人则主要负责公司的支持部门。

  上述知情人士还称,空降过来的格力系高管,有的层级不高,十分年轻,且没有新能源汽车相关从业经验。这导致供应链企业、公司员工间也产生了不小的动荡。“以品质管控部门为例,原来的一线品管工程师,全部晋升经理。”

  不过,对于这一说法,澎湃新闻记者未能联系到银隆方面置评。

  格力方面也不承认是在接管银隆。

  澎湃新闻记者从格力内部人士出获悉,“格力接管银隆”的说法太夸张,这些员工是从格力过去银隆的,相当于跳槽至银隆,与格力没有直接关系。

  对于珠海银隆来说,至少在管理上,董明珠及格力系的进一步介入,可能是一个促使公司治理走向规范化的机会。


与 文章关键字:董明珠 下台 储能系统 造车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