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公司>  正文

神秘人为何接盘贾跃亭的酷派: 是抄底还是为了价值百亿土地?

2018年01月09日 14:01:00 AI财经社

  以地产资源逃离乐视生态化反魔咒的酷派,已错失了手机大变局的好时机。它现在最需要的,可能不是改变世界,而是改变自己,先圈到一块自留地,精耕细作,秋收冬藏。

  文 | AI财经社 陈芳

  经历几个月的多轮谈判斡旋后,酷派终于说服贾跃亭,让出酷派第一大股东的位置。这让两年半前踏上贾跃亭生态化反战船的酷派,迈出了下船的关键一步。

  接盘者为威日创投,这是一家在英属处女群岛注册的神秘公司,几乎查不到任何信息。

  AI财经社通过多方了解到,威日创投背后的股东为深圳地产商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家族。这意味着,酷派手里储备的土地资源或将通过新股东之手产生价值,来缓解酷派的资金难题。而对于未来,这家老牌手机厂商打算重点布局海外市场并向人工智能和5G手机转型。

  不过,两次错选合伙伙伴而错失时机、大伤元气的酷派,还能在手机阶层固化的今天东山再起吗?

  乐视系大撤退

  谋划将贾跃亭踢出局的酷派,终于在煎熬中等来一丝曙光。

  1月4日,酷派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Leview Mobile HK Limited出售酷派8.97亿股股份,占酷派股权比例17.83%。交易完成后,Leview Mobile HK Limited的持股比例下降至10.95%,将不再是酷派最大股东,接盘者威日创投成为酷派第一大单一股东。

  AI财经社独家获悉,Leview Mobile HK Limited为贾跃亭百分百控股公司,出售酷派股份所得的8.077亿港元,约合6.7亿元人民币,将进入贾跃亭的口袋。昨日下午,贾跃亭妻子甘薇在微博上公开回应称,该款项已直接被招商银行拿去抵消部分债务。

  酷派与贾跃亭的合作可以说是两败俱伤。对于债务累累的贾跃亭而言,这次从酷派套现的钱与当初入股时相比,价值已缩水65.5%,但他却不得不选择出售,因为威日创投给出的0.9港元/股的买价,与酷派停牌前0.72港元的股价相比,已溢价25%。

  对于酷派而言,原本以为贾跃亭能给正在告别运营商渠道的这家老牌手机企业带来互联网思维和脱胎换骨的变化,不料乐视入局却成为压在其身上的一座大山,使其迅速衰落。

  酷派搭上贾跃亭生态化反的战船是在2015年,那时贾跃亭是中国炙手可热的企业家,他的乐视网是中国股市的明星公司,市值一度超过1500亿元。2015年6月和2016年6月,乐视分两次购入酷派股份,共花费约37.77亿港元,持股比例达28.90%,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

  但在贾跃亭成为酷派大股东的两年多时间里,酷派的营收不增反降,最后还陷入亏损境地。2015年,酷派还盈利23.25亿港元,但2016年便亏损42亿港元,市值缩水了七成多,成为“中华酷联”中处境最为艰难的品牌。

  特别是2017年,当乐视危机全面爆发后,酷派更是受到巨大冲击。酷派新任CEO蒋超近日在接受采访时坦言,乐视危机对酷派的最大影响是银行授信,酷派从银行得到贷款支持有一定难度。

  事实上,2017年7、8月份,因害怕酷派受到乐视波及无力还债,宁波银行深圳分行、上海浦发银行深圳分行、平安银行深圳分行纷纷向法院起诉酷派,要求酷派还债,涉及资金共计2.4亿元。这也是为何酷派急于想要撇清与乐视、与贾跃亭关系的原因。

  现在,当开始从乐视的生态化反战船迈下第一步后,酷派人看到了希望。酷派投资部相关人员告诉AI财经社:“贾跃亭让出第一大股东的位置,对酷派是大利好,未来酷派在银行那边的授信额度有可能会提高。”

  而蒋超则表示,未来乐视剩余的酷派股权还将彻底出清。

  不仅是股权,酷派的董事会及高管层面也在清退乐视系。1月5日,酷派发布公告称,执行董事张巍,非执行董事马麟、王俊民、杨永强同时辞任。这距离张巍与酷派签订3年服务协议还不到10个月,剩下3人则不到两个月。而他们四人此前均是乐视系高管,与贾跃亭关系匪浅。目前酷派董事会里,乐视系只剩董事会主席刘弘一人。

  在酷派高管层面,随着贾跃亭之前亲自搬来的酷派救兵刘江峰于去年8月底因个人原因辞任酷派首席执行官后,乐视系在酷派的高管已被清洗干净。

  蒋超的话也进一步佐证,他说:“酷派目前的高管全是原来的老员工,工作时间至少都在10年以上。”

  地产大佬成接盘侠

  清退酷派董事会里的乐视系,也是在为新股东腾位置。

  多个知情人士告诉AI财经社,威日创投背后的股东为深圳地产商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家族。陈华是广东湛江吴川人,今年50多岁,自幼家境贫寒,因参与旧城改造完成原始资本积累。后来在深圳开发了几个高端地产项目开始名声大噪,最著名的是建设了441.8米高的京基100项目,该项目有“深圳第一高楼”之称。2005年陈华还曾登上中国胡润百富名人榜。

  陈华(左二)出席京基100大楼的封顶仪式。@视觉中国

  最近几年,陈华家族又开始在投资上频频出手。最出名的,是在与万科对上市公司康达尔的争夺中获胜,成为康达尔第一大股东。而陈华长子、有着“京基少帅”之称的陈家荣也不可小觑。虽然今年才30岁,高中和大学阶段都在加拿大读书,但已经在深圳“创二代”圈中很有影响力。

  2014年,陈家荣正式进入京基集团工作,担任副总裁一职,主管集团战略投资中心。此后,京基集团投资动作加码。先后成为港股上市公司先传媒、美图公司的最大基石投资者,还在短短8个交易日内,购买了宏磊股份5.0037%股权,累计投资额在25亿港元以上。

  现在,陈华家族为何又对酷派表现出兴趣?这与酷派的土地储备密切相关。

  酷派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底,酷派拥有物业、厂房、设备资产为11.03亿港元。其中,位于深圳南山区的酷派信息港面积超3万平方米,位于松山湖的酷派产业基地占地500亩。此外,酷派还在西安高新区拥有约131亩土地。刘江峰此前表示,酷派的土地资源价值近百亿元,大大小小的地产商都很感兴趣。

  见证酷派由盛而衰的多位离职高管认为,酷派与京基集团的合作是各取所需。酷派看中京基的资金,京基看中酷派的土地。除了京基外,2017年10月17日,酷派还发布公告称,引入深圳星河地产控股子公司,共同开发酷派信息港。而在此之前,由于缺少资金,酷派信息港建设到地上10层的一期项目已经停工,二期是城市更新项目,目前尚未拆除,三期为空地。

  这些酷派之前储备的地产资源,成为当前酷派获得资金支持的主要原因。由于地产商入局,酷派在资金上暂时松了一口气。知情人士透露:“总部大楼里的项目已经开始继续盖了。”

  在酷派CEO蒋超眼里,当前酷派已没有很大的资金压力。他已对外放话,“酷派整个资金和资产的底子还是非常厚的,目前对银行的负债都已解决了,酷派涉及的供应商欠款金额也不超过10亿元。”此前,平安银行、宁波银行也已撤销了对酷派的诉讼。

  而酷派的这一系列自救行动都离不开蒋超的操盘。AI财经社了解,不同于刘江峰是“空降兵”,1971年出身的蒋超,2002年就入职酷派,在酷派地位仅次于创始人郭德英及其夫人杨晓,一直掌管着酷派财务以及行政大权,是不折不扣的实权派。

  但与深谙手机业务的创始人郭德英不同,蒋超擅长资本运作,在投资界、金融界以及政府层面,都有很深的背景。当初乐视、360入股酷派,均有蒋超深度参与的身影。而过去一段时间里,为了让贾跃亭放弃大股东的位置,蒋超频繁飞往美国、香港等地,与贾跃亭沟通协商,让酷派逐步脱离贾跃亭和乐视系的影响。

  攻克海外布局AI

  新股东入局,缓解资金困境的同时,酷派也在谋划新的出路。

  2017年最后一天,身在美国的蒋超对外发布微博称:“让我们走过坎坷,跨越艰险,让所有的创伤愈合。2018年,让我们在美利坚的土地成长,让我们重新伟大。”

  作为老酷派,蒋超希望能够重塑酷派在“中华酷联”时期的辉煌。他说:“酷派未来一定能恢复龙头地位,一定是能进入前四名这种水平。”而海外市场则是酷派东山再起的核心。

  今年1月,蒋超会一直待在美国,除了参加国际消费电子展CES外,他还准备筹建酷派硅谷前沿研究院。蒋超说:“目前酷派硅谷团队已有30人左右,未来计划扩展到300人左右,专门研究AI等方面的技术,如语义识别、视频扫描、神经网络应用。”

  酷派对美国市场非常重视,将其看作是酷派卷土重来的关键。酷派的信心来自这两年酷派海外市场的向好。与国内市场这两年大幅亏损、迅速萎缩不同,酷派海外业务发展良好。财报显示,2016年上半年,酷派营收同比下滑39.9%,但在海外市场却逆势增长,同比增长32.75%,在酷派营收中占比达到22.05%。

  其中,美国市场的表现最为突出。蒋超明确表示,危机中的酷派,2017年依然在美国市场取得60%以上的销售增长,市占率为1.5%,是中国手机在美国首屈一指的品牌。而今年,蒋超希望把这个占有率翻一倍,提高到3%到4%。

  酷派之所以能做好美国市场,主要是因为美国是一个运营商主导的市场,这是酷派的发家优势。2017年,酷派在美国一连攻克三家运营商,其中与T-Mobile合作的机型已销售了500万台。在今年CES上,酷派还专门为美国市场推出智能手机和智能手表新品。

  此外,蒋超还表示,当前酷派已将自己定义为全球人工智能系统和移动终端供应商,未来将推出AI操作系统、应用平台、AI个人云等一系列服务,为消费者提供一整套AI解决方案。据悉,酷派与亚马逊合作推出的AI手机coolpad Splatter已在美国市场面世。酷派人工智能高端手机也将在今年下半年推出。

  为了布局AI,在2017的高交会上,酷派集团副总裁刘铭卓公开招贤纳士。他说,酷派对AI人才需求非常大,希望相关专业的研究生能够加入酷派,许诺给30万到50万元的年薪。对于优秀的人才,薪资可以开到100万元,还可以提供期权激励。

  对于最早将于今年面世的5G产品和网络,蒋超表示,酷派提前5年就已经开始布局。目前国内和国际上5G相关协会和研究小组,都有来自酷派的核心成员。

  近8成员工已经离开

  虽然蒋超已开始向外界传递酷派转好的信心,但眼下的酷派已今非昔比,东山再起难度重重。

  AI财经社独家获悉,目前酷派总员工数只有1000人,而在2016年年中,这一数字还在近4500人。这意味着不到两年间,酷派已经有近8成的员工离职。这些人中有的是看不到发展前景主动离开的,有的是被裁员计划甩出去的。

  尤其是2017年,危机四伏的酷派,送走了大批伴随其发展的员工及高管们。不久前,酷派常务副总裁国际业务总裁杜金彪已离职。此外,移动事业部总经理、人力资源部总监、公关部总监等众多高管都已离开,一些业务部门甚至陷入无人办公的窘境。

  酷派投资者关系部工作人员向AI财经社解释说:“由于亏损严重,本着对股东负责的态度,酷派在严格控制运营支出,具体措施之一是裁员。目前酷派上上下下所有业务部门包括投资者关系部,都在执行裁员政策。”

  酷派今天的困境,源自其在两次合作伙伴的错误选择上。四年前,迫于要转型的酷派,选中了互联网方向,开始与互联网企业联手。

  2014年年底先与360建立合资公司奇酷,酷派出技术、出人力,360出资金。为了支持奇酷的发展,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派出众多精兵强将,还将大神这个冉冉升起的互联网手机品牌放到合资公司,但最终因双方理念不同,2015年下半年,酷派与360分道扬镳。

  360与大神联姻以后召开的新品牌发布会上,郭德英和周鸿祎谈笑风生。@视觉中国

  这一次合作,酷派不仅损兵折将,还丧失大神品牌,并导致酷派巨额亏损。酷派财报显示,2016年中期酷派税前亏损20.71亿港元,主要是出售合资公司奇酷所致,实际经营亏损为1.68亿港元。

  与360的合作以失败收尾,引入乐视当大股东,更是将酷派带向万劫不复之地。

  “乐视毁了酷派。”如其他很多加入乐视系的公司一样,酷派员工认为,乐视是导致酷派步履维艰的罪魁祸首。

  酷派创始人郭德英在将酷派大股东位置交给乐视1个多月后的2016年8月5日,一下子辞去酷派主席、提名委员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等职位,曾在华为一手打造荣耀品牌的刘江峰,走马上任。

  上任后的刘江峰信心勃勃,高喊着要“改变世界”,并给酷派描绘出宏伟蓝图——5年内销量过亿,重回手机行业第一梯队。为实现这一宏伟目标,刘江峰开始大刀阔斧改革,从竞争对手处挖来众多高管,对酷派管理层进行大换血。其中,老东家华为是刘江峰挖人的主要来源。

  酷派离职员工告诉AI财经社,刘江峰太急于想要证明自己,做法激进。入职后,不管酷派原先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全部砍掉。在没有完全了解酷派的背景下,把酷派元老全部替换掉,新来的人又没有衔接上,形成断层,对酷派伤害很大。

  特别是在2016年12月,酷派旗下一个承担转型重任的时尚手机品牌ivvi,以2.72亿元的价格出售给超多维集团,酷派当时的常务副总裁李斌、副总载曹井升、副总裁许奕波等一众高管纷纷去新公司任职,使酷派严重空心化。

  更为关键的是,乐视也没能给刘江峰更多时间改革酷派。2017年上半年乐视危机全面爆发后,贾跃亭不断在乐视旗下一系列生态企业中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也让酷派内部的资金链受到冲击,进而造成人员、市场的全方位失控。2017年8月,肩负着酷派复兴重任的Cool M7在市场上表现平平,这是刘江峰在酷派的收山之作。这之后,只履职380天的刘江峰黯然离职。

  如今,再次回到酷派老人手里的酷派,已元气大伤。第三方数据显示,在酷派宣布停牌的2017年第一季度,其手机出货量已滑落至100多万部,在国内市场仅位列第九位,市占率为2.9%,往日辉煌已不复存在。

  逃离了乐视生态化反魔咒的酷派,现在重新定位在海外及AI和5G上。不过,这些也是其他手机巨头追逐的焦点,可想而知,竞争肯定是白热化的。而酷派还同时面临资金、人员、渠道、品牌的全方位重建。

  也因为这一状况,这家在变局中哑火的老牌手机企业,现在最需要的可能不再是改变世界、呼风唤雨,而是改变自己,先圈一块自留地,精耕细作,秋收冬藏。


与 文章关键字:酷派 抄底 奇酷 T-Mobile 土地储备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