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公司>  正文

中科招商投资者的愤怒与无奈 宋清辉称无回购可能

2018年01月03日 09:22:21 宋清辉

  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投资者中存在不看好上述议案的声音或是以“沉默”应对,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对公司失去了信心。在这种情况下,目前看不到公司有回购股份的可行性,投资者可能想通过法律等途径令中科招商接受以成本价回购投资者的股份。宋清辉进一步表示,目前来看,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是投资者能够接受的办法。

  中科招商投资者的愤怒与无奈

  北京商报记者崔启斌 高萍 马换换

  在被股转系统强制摘牌之后,曾经的新三板PE巨头中科招商不得不面对解决投资者的诉求问题。在1月2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公司拟引入战略投资者等六项议案遭遇较多股东反对的声音,“没有诚意”、“画饼”则是部分投资者对于中科招商此次大会审议议案的看法。而目前,摆在中科招商面前的包括投资者股份回购诉求等问题仍需妥善解决。

  “硝烟弥漫”的股东大会

  摘牌一周之后,中科招商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1月2日上午,中科招商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提请股东大会授权董事会并由董事会确定授权人士开展登陆其他资本市场相关事宜的议案(议案1)》等议案,会议现场则是“火药味”十足。

  在经过变更会议场地以及延迟会议召开时间之后,中科招商股东大会在1月2日召开。根据中科招商摘牌前在全国股转系统发布的公告可知,中科招商于2017年12月18日发布了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通知公告,通知会议地址为北京市西城区裕民路2号圆山大酒店四层世纪会议室。不过,摘牌前夕,中科招商在2017年12月25日公告将会议地点变更为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西路88号北京会议中心东会议厅。

  根据安排,中科招商计划股东大会在1月2日上午9:30正式进行。不过,由于现场混乱,直到接近10点,公司董事长单祥双才正式宣布股东大会开始。据悉,会议召开之前,前几排已经坐满了人,关于“假股东”、“占座”、“核实股东身份”等声音则不绝于耳,现场颇有些“混乱”,在此情况下,会议负责人员则最终只能要求所有工作人员都退场离席、安保人员退后,所有座位都让给股东。

  根据中科招商发布的相关公告显示,此次临时股东大会将对六项议案进行审议,分别为《关于提请股东大会授权董事会并由董事会确定授权人士开展登陆其他资本市场相关事宜的议案(议案1)》(“以下简称《议案1》”)、《关于保证投资者的知情权的议案(议案2)》(以下简称“《议案2》”)、《关于保证投资者的分红权的议案(议案3)》、《关于保证投资者的决策参与权的议案(议案4)》、《关于公司摘牌后股票的登记、托管等工作的议案(议案5)》和《关于积极引进战略投资者的议案(议案6)》。

  由于《议案1》相对复杂,股东大会首先审议了《议案2》。由上述议案可知,董事会提出的多数议案都提到了保护投资者问题。不过,这些议案似乎并未得到股东们的支持,现场中时有出现倡议投出反对票的股东声音。

  也有机构股东代表表示,他们属于重要股东,建议通过作为独立董事等方式,获得公司知情权。个人股东代表则表示,股东方面已经成立股东维权小组,并且提出四大议案,要求公司对募集资金和投向进行专项财务审计,要求中科招商及实际控制人以持股成本加年化10%回购小股东股份,回购前每年分红不低于当年利润的50%,要求股东代表进入董事会。并呼吁投资者收集整理侵害中小股东的线索。

  会后“沉默”的投资者

  临时股东大会结束之后,北京商报记者通过投资者维权微信群联系到数十位中科招商的投资者,与当日在股东大会上投资者“反应强烈”的表现形成一定对比的是,针对记者的提问,大多投资者以“沉默”应对。一位投资者表示“没有办法”,另一位则透露出对于中科招商提出议案的不信任,要求切实维护小股东的权利。

  实际上,在召开股东大会之前,不少股东加入到中科招商投资者维权群。截至记者发稿,该群成员已接近400人。在上述微信群里,记者随机对几十位投资者申请了添加。在通过好友申请之后,北京商报记者对数十位投资者进行了采访。

  一位投资者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的好友申请之后,主动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自己跟朋友两人共投资了130万股中科招商股票。记者进一步追问相关问题,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对方未回应相关提问。

  另外,北京商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向一位女性投资者了解投入大不大以及目前怎么办时,该投资者则表示“也没有啥办法”。对于记者之后的追问,截至记者发稿,该投资者则同样以“沉默”应对。

  值得一提的是,一位投资者在了解到记者的身份后向记者表示,今天审议的议案“没有什么意义”,当记者问及缘由时,该投资者认为“这些只是远景”、“画饼而已”。该投资者进一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中科招商应该回购,并且是要股转督促公司回购。“这样才是保护所有投资者合法权益、这才是站在公平的立场,维护市场公平”该投资者如是说。

  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投资者中存在不看好上述议案的声音或是以“沉默”应对,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对公司失去了信心。在这种情况下,目前看不到公司有回购股份的可行性,投资者可能想通过法律等途径令中科招商接受以成本价回购投资者的股份。宋清辉进一步表示,目前来看,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是投资者能够接受的办法。

  三大问题尚待解决

  实际上,在公司将被摘牌的消息一经发出,单祥双在2017年12月15日晚上集团内部会议上对此回应中曾提及“已经着手开始登陆其他资本市场的相关工作”。在临时股东大会上,针对上述相关问题,单祥双也做了相关回应。

  据悉,单祥双在会议上回应指出,根据投资者诉求,大概可以分为要求公司和大股东回购、引进战略投资者诉求、登陆其他资本市场。针对海外上市问题,中科招商方面表示,正在酝酿搭建红筹架构,初步预计有望1年到1年半之后登陆香港。单祥双在股东大会上具体介绍称,目前公司已经花了2个月时间整理,将进入快速实操阶段,资产分立和股东平移之后,预计5月左右报材料到香港联交所,6-9个月审批周期之后,顺利的话,登陆香港资本市场有望今年年底或者明年上半年。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能否登陆海外市场具有太多的不确定性,登陆后,投资者如何退出也是一个问题。新鼎资本董事长张弛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不论是在港股、纳斯达克还是新家坡上市,都需要解决股权结构问题,搭建VIE架构。不论是在香港还是新加坡上市,在2700多户股东的情况下搭建VIE架构谈何容易。”

  至于引进战略投资者,单祥双表示是公司管理层正在全力推进的。“这方面,可以增资、也可以受让老股,公司会引导战略投资者优先受让老股,价格由战略投资者和目前股东之间来确定。”单祥双如是说。

  “这些议案诸如议案一、议案六等实施起来存在一定的困难,时间成本也很高,同时投资者也可能会担忧引进战略投资者或者登陆境外投资平台进程受挫,令自己的投资打了水漂,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宋清辉如是说。

  此外,股份回购成为较多投资者的诉求,张弛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曾对此表示,“回购股份资金不小,拿出一个方案也很难。”

  需要指出的是,在上述微信群里许久未有人发声之后,截至记者发稿前有群成员在群中表示“今天到股转系统去上访,股转系统接待人员明确,虽然中科招商已经摘牌,由于股东人数已超过200人,属于非上市的公众公司,仍然受证监会监管”。之后,较多群成员加入到维权讨论中。


与 文章关键字:招商 中科 回购股份 股转 沉默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