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宏观经济>  正文

谁在养中国? 除了它们所有省市都在巨亏

2018年01月02日 14:06:06 UC头条

  从经济角度看,除去香港、澳门和台湾,中央财政的管辖范围是31个省和5个计划单列市(深圳、大连、青岛、厦门和宁波)。

  在这里,把每个省和计划单列市比作一家公司,它通过辖区内的经济活动赚取财政收入,同时要应付各种各样的开支。如果A省开支超过收入则需要中央财政来调节,让富有的B省来补亏空,这就是“财政转移支付”制度。

  90年代开始,中国把税收划分为国税和地税,国税基本上缴中央,地税基本留给地方。另外,海关关税由海关机构收取并上缴中央财政,而非税收入则由地税部门征缴。于是,小编把代征关税纳入到国税部门的收入中,把非税收入纳入到了地税部门的收入之中。

  看看中国财政的数据。

  -1-

  东北片区

  首先登场的是“共和国长子”东北三省辽宁、吉林和黑龙江。

  东北三省的财政缺口越来越大,2014年合计为3562亿元,2015年激增至5268亿元,2016年继续增长到5580亿元,2017年上半年为2575亿元,考虑到下半年财政压力更大,预计2017年要直奔6000亿元了。

  山海关以外债务深重经济低迷,山海关以内的情况又如何呢?

  -2-

  华北片区

  一起来看看紧挨着东北的华北三省河北、天津和山东。北京是全国人民的北京,所以没有计入华北片区中。

  GDP排名第三的山东,在2016年开始向中央伸手要钱。2016年只亏了64亿元,2017年才过了一半就亏了387亿元。

  作为北方最大的港口城市,天津2016年的地税收入(含非税收入)同比下降15%,财政缺口同比增长了164%。而在官方媒体里,天津2016年的人均GDP排名全国第一,比北京上海还要高,被吹为“闪耀的明星”。

  为什么会这样矛盾呢?因为天津的经济发展主要靠国有企业的固定投资拉动,而国企上缴给政府的税后利润都会还给企业。

  而有“环京贫困带”的河北,国地税总收入增长缓慢几乎停滞,预算支出却屡创新高,刚性缺口预计要飙到2500亿。

  -3-

  西北片区

  西北片区地形复杂且气候恶劣,是中国扶贫工作的主战场。西北7省(宁夏、青海、山西、陕西、内蒙古和新疆)全都处于财政亏空状态,它们当然都无法向中央财政贡献盈余,并且一定会高度依赖中央财政的转移支付。

  2016年,宁夏财政缺口规模732亿元,青海1225亿元,山西1517亿元,甘肃1884亿元,陕西1962亿元,内蒙2564亿元,新疆3162亿元,合计13046亿元。

  仔细看数据会发现一些奇特的现象:2016年青海的国地税总收入为298亿元,一般预算支出为1523亿元,支出是收入的5倍,青海政府每花一块钱,中央财政就要补贴四块钱;从2014年到2016年,陕西和新疆的国地税总收入连续两年在下降。

  -4-

  西南片区

  西南片区六省市,重庆、西藏、云南、贵州、广西和四川,也全部处于财政净缺口状态。

  GDP增速三连冠的重庆,在花钱方面也习惯了大手大脚,导致财政刚性缺口也越拉越大,是四大直辖市里最需要中央补给的,要供养14个国家贫困县。

  从人均财政补贴来看,西藏遥遥领先。2016年西藏的常住人口为331万,对比其1397亿的财政缺口(也就是中央财政补贴),意味着当年度西藏的人均财政为42205元。而2016年度中国的城镇人口的人均收入为33616元。由此可见,中央扶持西藏发展(000752,诊股)的决心有多么大!

  2016年,重庆的财政缺口1222亿,西藏1397亿,云南2229亿,贵州2270亿,广西2412亿,四川3542亿,合计13072亿。与2014年的合计财政缺口规模10020亿相比,增幅30%。今年上半年的财政缺口合计7040亿,预计今年的总缺口将超过1.5万亿。

  -5-

  中部六省

  中部片区6省,海南、安徽、江西、湖北、湖南与河南,基本上都是人口大省,当然也是财政缺口大省。

  最南端的海南虽然地小人少,但财政缺口却一年上一个台阶,2014年是200多亿,2015年是300多亿,2016年是400多亿,2017年预计会超过500亿。

  作为人口过亿的中部大省,河南的财政刚性缺口全国第一,预计今年会超过5000亿元,和东北三省的总量相当。

  2016年,中部六省财政缺口合计13325亿,较2014年的合计财政缺口数9074亿,增幅47%。今年上半年的财政缺口8008亿,预计今年是要直奔1.7万亿而去了。

  -6-

  25省小结

  我们将这25个省市的财政缺口数据汇总起来,我们将得到一个很惊人的总数,见下表:

  从2014年到2016年,25省合计的财政缺口数从31927亿,上升到48134亿,增幅51%。而今年上半年的财政缺口合计已经超过2.5万亿,今年一定是要超过5万亿了。

  因此,我们现在必须要知道的是,剩下能够创造出财政盈余的6省一市:广东、江苏、浙江、福建、北京、上海和深圳(计划单列市),它们到底能挣多少钱。它们有没有能力,补上这5万亿的财政缺口?

  -7-

  六省一市

  我直接放出这六省一市的收支数据表好了:

  2016年,福建的财政盈余644亿,深圳2851亿,江苏5178亿,浙江5441亿,北京6390亿,上海7748亿,广东9301亿,合计起来,六省一市总共给中央财政带来了30373亿的贡献。

  但是,我们必须意识到,这种贡献规模已经达到了极限了,从2014年到2016年,六省一市合计的财政盈余幅度始终维持在3万亿左右。今年上半年的合计盈余规模1.7万亿,考虑到下半年的财政支出更大,预计今年这六省一市的财政盈余规模,也就是3万亿左右了。

  这样的数据,与财政缺口数据相对比,还真是一件令人感觉悲伤的事。

  -8-

  解决之道

  在这种情况下能做出的最合理的选择,就是政府借债。只有两条出路:由省级政府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但中央政府限制非常严格,越是缺钱的省份越不让发行地方债;由中央政府发行国家公债,收到资金后再给地方政府输血,这就像老母亲四处借钱给穷孩子。

  然而我们必须知道的是:老母亲也是要吃饭的呀。军事外交开支,中央各部委的行政开支,国家级重点建设项目开支,这都是要钱的。

  2016年中央政府本级预算内支出2.74万亿,今年上半年1.42万亿,这笔钱也是节省不了多少的。要知道中央政府也没有更多的收入来源了,除了六省一市的3万亿财政盈余必须上缴中央之外,另外的最大一笔收入就是央企上缴利润了,2016年利润上缴规模5038亿,合计起来,一年也就是3.5万亿左右。

  好吧,现在我们知道了:2016年,中央政府手里能动用的资金总量3.5万亿;它承担的财政支出规模则高达7.54万亿,其中维持自身运转的中央本级支出2.74万亿,填补地方政府财政缺口4.8万亿。7.54-3.5=4万亿。这,就是我大中国目前切切实实的财政压力。

  在本文的最后,还要列出一组数据:

  2015年,我国的国债发行规模1.99万亿;

  2016年2.95万亿;

  2017年上半年1.37万亿。

  希望在内心深处热爱这个国家的公民们,能在读完本文之后,认真考虑是否要去认购一笔国债。


与 文章关键字:财政缺口 中国财政 中国扶贫 财政盈余 财政转移支付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