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公司>  正文

大股东一句话, 蓝思科技一天跌了40亿

2017年12月14日 16:37:13 UC头条

  谁也没想到,12月8日发行“蓝思转债”,成为迄今为止投资者最嫌弃的“打新”品种。

  数据显示,“蓝思转债”的申购户数,仅有126万户,较可转债申购户数最高峰时的704万户,骤减八成。

  尴尬数据的背后,固然有12月以来可转债上市即破发的影响,大股东蓝思科技(香港)放弃配售的做法也脱不了干系。

  2017年9月,可转债实施信用申购,因为存在无风险套利空间而备受追捧。短短三个月过去,可转债频频破发,发行失败风险迫近,这一再融资模式显然已被“玩坏”。

  对蓝思科技而言,眼下最紧要的任务是化解投资者争议,促成蓝思转债成功发行。但对整个市场来说,如何规范可转债发行迫在眉睫。

  1、配售与否,大股东各表一枝

  12月13日,蓝思科技股价大跌,甚至一度近乎跌停,至收盘时仍下跌4.28%,收于33.79元。按此计算,蓝思科技总市值一天跌了近40亿元,而公司可转债的计划募资额为48亿元。

  显然,对蓝思科技在可转债发行中的表现,二级市场的投资者选择了用脚投票。

  蓝思科技此次可转债发行规模为48亿元,大股东蓝思科技(香港)的持股比例为75.17%,如果100%参与配售,将配售36.08亿元。

  但现实情况是,蓝思科技(香港)参与配售的金额为零。公众投资者们的申购额达到了41.5亿元,占发行总量的86.46%,网上中签率高到了史无前例的0.33%。

  12月7日路演当天,当被问及大股东是否会100%接受配售时,蓝思科技董秘彭孟武表示:“大股东100%配售有利于可转债顺利发行,对于可转债市场也会起到提振作用。大股东在相关政策允许的前提下会积极认购。”

  路演时小甜甜,发债时成了牛夫人。感觉被辜负的投资者12日在互动平台提问:公司股东为何对蓝思发债变卦?

  13日,蓝思科技在互动平台作出回复,公司原股东拥有本次可转债的优先配售权,但并不等同于有配售的当然义务,公司第二大股东长沙群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按比例全额参与了本次可转债的优先配售。控股股东香港蓝思已提前准备好按比例全额认购的资金,且直到最后时刻都在争取相关政策支持,但预计无法在发行时间窗口内获得有关部门的肯定答复,因此无法实现认购。

  这样的解释似乎并不足以说服中签的投资者,弃购的声音在股吧、论坛等平台上此起彼伏。

  2、行情好坏,可转债扮演不同角色

  今年9月份,证监会对可转债申购实施“信用申购”新政,“无钱无股就能打新”的申购方式,迅速引爆了投资者对可转债的热情。

  实施信用申购初期,一级市场迅速升温,雨虹转债、林洋转债、隆基转债等首日盘中涨幅均超20%。

  与A股定向增发不同,大股东获得优先配售的可转债没有解禁时间限制,加之上市首日的暴涨,可转债迅速演变成大股东的套现工具。

  9月25日,雨虹转债完成网上申购,东方雨虹控股股东李卫国及其一致行动人李兴国共计配售雨虹转债562.76万张,占发行总量的30.59%。

  雨虹转债上市后,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在3天内迅速减持雨虹转债368万张,按118元的大致均价计算,从认购到减持的短短一个月时间内,东方雨虹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获得18%的收益,超过6000万元。

  相似的案例还有林洋转债。11月13日林洋转债上市后,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连续2天减持,净赚近7000万元。

  大股东利用可转债接连套现,“及时地”给投资者们火热的心头泼了一盆冷水。雨虹转债、林洋转债控股股东大量减持后,其价格也应声下跌5%左右。

  此后,可转债的整体跌势不减,并严重波及到了12月份新上市的几只可转债。12月1日,随着久立转2上市首日盘中破发,可转债市场的发财梦被打碎。

  破发意味着,可转债的无风险套利空间消失,随之而来的,是投资者的弃购潮。

  对于大股东而言,理所当然的操作就是放弃优先配售权,由其他投资者来担当可转债发行的主力军。

  3、发行成败,倒逼可转债制度规范

  根据相关规定,当原股东优先认购和网上投资者缴款认购的可转债数量合计不足本次发行数量的70%时,将中止本次可转债发行。

  在蓝思转债的发行中,发行认购金额不足48亿元的部分由主承销商包销,主承销商包销比例不超过本次发行总额的30%,即最大包销额为14.4亿元。

  因此,如果弃购的投资者太多导致缴款不足70%,蓝思科技就有可能成为信用申购时代后首只可转债发行的失败案例。

  即便顺利发行,12月后上市的可转债均首日破发,无一幸免。尤其在大股东放弃可转债有限配售权后,蓝思转债上市后的破发风险大增。

  也许是防患于未然,蓝思科技12月13日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实际控制人考虑以其他方式在二级市场增持公司可转债,未来若有相关进展将以公告形式予以披露。

  其实,对于整个市场的参与者而言,无论是蓝思转债终止发行还是首日破发,都是一个没有赢家的结局。

  对于蓝思科技而言,即使通过这一融资手段募集到相当规模的资金,但再次过程中的某些不当处理,损害了公司的公众形象,降低了投资者对它的信任度,也直接造成了公司市值缩水的后果。甚至,对于公司今后的再融资,也将造成不利影响。

  对于整个上市公司群体及监管层而言,本可把可转债作为直接融资的重要手段,但由于游戏规则缺失,这一备受追捧的融资方式三个月时间即被玩坏,自毁好局。至于动辄满格申购几万张可转债的投资者,则极易在破发过程中招致亏损。

  从这个意义上说,围绕蓝思转债发生的风波以及最终结局,是提醒管理层尽早规范可转债融资的一剂清醒剂。


与 文章关键字:蓝思 可转债 大股东 破发 申购户数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