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产业信息能源石油>  正文

天然气紧张由北向南蔓延:川渝滇多地限气

2017年12月12日 09:51:07 上海证券报

  ⊙记者陈其珏○编辑林坚

  突如其来的天然气紧张状况正自北向南蔓延,并给部分下游产业带来冲击。记者从业内了解到,为了争取到更多的用气指标,一些地方能源主管部门甚至亲赴中石油协商供气。而随着川渝滇多地被列入工业限气名单,国内尿素、甲醇等产业备受影响。与此同时,从政府到企业的相关各方已纷纷行动,联手保供。

  天然气紧张向南蔓延地方能源主管北上“争气”

  一位了解内情的专家透露,当前天然气紧张状况比较严峻,尤其供暖、家庭用气也出现紧张,已引起高层关注。考虑到马上要进入严冬,天然气用量会进一步提升,有关方面还是考虑优先保障民生用气,采取的措施包括压减工业用气产能、加大互联互通和液化天然气(LNG)采购、启动部分应急备用燃煤机组等,但最终还是要通过管网保民生。

  值得注意的是,之前停气、限气还只发生在华北地区,但最近已向南方蔓延,并出现在浙江、江苏、湖北等地。尤其11月下旬后,华东地区LNG也开始紧张,只因江浙两地的接收站有很多LNG送到了北方各省。

  而一些地方能源主管部门为了减少限气影响甚至亲赴中石油协商。贵州省能源局官网之前挂出的一则消息就显示,该局局长张应伟近日拜访了中石油,将贵州省今冬明春天然气保障供应需求及恳请支持事项向中石油天然气销售公司副总经理张帆作了介绍。后者表示对贵州新兴市场将给予大力支持,并强调LNG工厂气源供应不能一刀切。

  上证报记者随后从中石油集团获悉,为最大限度化解因多种因素影响造成的天然气供需失衡,中石油天然气销售公司已紧急启动应急预案,多措并举增产增供,严格压减石油系统工业用气,有序压减直供工业用户,协调配合有关地区和下游用户落实保民生用气。记者另从中石油长庆油田了解到,当地万口气井最近也已开足马力,实现开井1.0793万口、日产1.1155亿立方米天然气生产规模。其中,对一些高产井采取了量化分析生产潜力,加大保护力度的措施,对新井则加快建设进度,积极培养冬季保供新生力量。

  在中石油青海油田,当地自12月初以来的原油和天然气日均产量分别突破6400吨和1900万立方米,日产量同比去年分别增长了300吨以上和500多万立方米。为满足天然气冬供需求,青海油田制订了4套生产保供方案,倒排月度天然气生产计划,产量细化到井口、责任到岗位,可谓全力以赴。

  中海油则一方面全力维持LNG价格合理、稳定,另一方面出台系列措施预防恶意哄抬价格、暴力经营。此外,该公司从国际市场租赁两艘LNG运输船,首次采用海上应急储罐的方式提高天然气应急供应能力。

  据统计,中海油今冬明春共安排200亿立方米天然气,并积极推进管线互联互通,与兄弟单位合作携手保供。

  “互联互通是解决供气紧张的一个很好的途径。通过这一措施,中石油可以让更多气留在北方保供,南方市场的需求则由中海油来满足。而供气距离越短,保供能力也越强。”中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市场所天然气专家徐博对上证报记者说。

  工业用气受限产业影响凸显

  而由于管道气紧张,作为下游的LNG液化工厂也受到很大影响,9月份液厂开工率在50%,目前下降到35%左右,继而导致LNG产量大幅下降。国产天然气供应从4500万方/天降至3500万方/天,巨大缺口导致供不应求、价格上涨。至于需求方面,由于多地管道气不足,只能购买LNG进行气化。

  与此同时,因北方气价上涨过快,LNG北方送到价已高达每吨8000元至9000元,而南方的华东报价为5000元/吨,华南报价仅4000元/吨,南北方出现大量套利空间。

  据悉,LNG的价格暴涨主要因缺乏价格的传导机制与正确的信息引导。LNG上游主要以门站价格向中石油购买,下游则随行就市,价格传导机制不一致。随着价格暴涨,行业内贸易商开始炒作,加剧紧张气氛,促使下游企业采购,进一步推高了价格。

  “最近国内LNG价格炒得太高,进口量也在加大,导致国际价格也水涨船高。”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上海清泰液化天然气有限公司董事长赖元楷昨天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南方气价最低时只有3000元/吨,最近也涨上来了。

  他认为,很多液化工厂之前因气价过低停车,未来还是会重新开工的。随着供应加大,天然气紧张状况终会过去。

  不过,随着气价暴涨,很多工业用户已承受不起,在完成本轮订单后,到1月份可能不再接新的订单。LNG加气站平均开工率下降30%,部分选择停工歇业。

  另外,上周末有传闻两大石油集团已通知川渝地区所有化肥化工企业包括气头尿素、气头甲醇厂家从8日起全部停车,以保华北用气。上证报记者从业内了解到,上述情况基本属实,且不仅川渝,包括云南也在限气之列。从8日起,西南部分气头企业已开始停车,包括云天化也接到限气通知。随着市场心态变化,部分厂家正酝酿涨价,预计尿素和甲醇产品价格未来将受提振。

  “在用气紧张之时关停工业用气也是惯例,国外也是这样。毕竟之前发展的气头工业用户大多都属于‘可中断用户’——他们之前享受了较优惠的气价,但协议里就约好在危急时刻可以关停。”徐博说。

  不过,这种关停短期内对相关产业还是构成较大的冲击。目前我国尿素实际产能7900万吨,其中气头产能约1800万吨,川渝地区则有约500万吨,占全国产能的6%。上月国内尿素开工率为57%,如川渝地区在产的气头产能全部关停将影响2%的开工率,如全国在产气头尿素产能全部关停则将影响13%的开工率。业内预期当春季备肥旺季到来后,尿素价格可能会大幅上涨。

  甲醇方面,目前国内产能6830万吨,其中气头产能占比近10%,川渝地区产能占比逾5%。上证报记者从业内获得的信息显示,西南地区多家以天然气为原料的甲醇厂家已宣布停车或减产,其中,川维尼纶厂计划12月15日停车检修,预计检修7-10天;玖源化工12月10日停车,重启时间未定;四川达钢20万吨焦炉气制甲醇装置和20万吨天然气制甲醇装置均降负荷运行,10万吨焦炉气制甲醇装置停车;云南云维37万吨甲醇装置永久停车,30万吨甲醇装置低负荷生产。

  随着停车厂家增多,西南甲醇市场价格11日出现大涨。其中,四川地区厂家主流价格在3600-3700元/吨,较上一日上涨400-500元/吨;重庆地区厂家价格暂报3300元/吨;云南地区销为主往港口主流价格在3400元/吨左右,较上周五上涨200元/吨,出货紧张。


与 文章关键字:气价 LNG 川渝地区 天然气销售 天然气供应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