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财经要闻国际财经>  正文

日本也宣布了! 全球进入减税加息比赛, 中国压力倍增!

2017年12月07日 18:09:45 UC头条

  正文共:3214字,预计阅读时间: 8分钟

  特朗普税改刚刚获得通过,日本就坐不住了,也准备减税到20%左右。

  加息和减税,是特朗普的利器。同时也是未来几年全球各大国要出的两张王牌,因为加息和减税才是治疗滞胀的好良方。

  外部压力不断涌现,中国明年可能也要考虑正式加息了。

  1.减税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根据草案,日本政府将积极加薪和投资的企业所得税税率降至20%左右,上述方针将作为2018年度-2020年度的限时举措,具体的税率将由执政党的税制调查会讨论决定。

  特朗普去年11月份赢得大选后,12月份,日本首富孙正义就宣布将在美国投资500亿,为美国增加5万个就业机会。大家都知道,中国玻璃大王曹德旺也去了,当时还引起轩然大波。因为企业家都认为生意人特朗普当选后,肯定会兑现他要减税的选举承诺。

  但对这些富商巨贾的出走,中国,日本都没有引起太多重视,毕竟特朗普税改还需要两院投票,成不成还不知道呢。现在尘埃落定,全世界都要引起重视了。

  实际上,在特朗普大规模税改方案落地前,今年不少国家就已经开始酝酿要减税。

  1月,德国宣布对税制进行彻底改革,通过减税政策每年为企业和经济发展减负150亿欧元

  4月,英国企业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都在降低。此外,英国还计划把企业税率从现行的20%降至15%以下。

  7月,印度亦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统一的商品和服务税,是该国自1947年独立以来最重磅的税制改革。

  税改前,曹德旺称,美国对企业征收的所得税是35%,加地方税、保险费其他5个百分点共40%,而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负比美国高35%(主要是杂七杂八的税费太多,还有各种灰色索要)。降税之后,美国的企业税收降到了25%,那中国制造业的税负就要比美国高50%了。

  中国虽然名义上也在减税,营改增,但大部分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反映,税负并没有降低,反而增加了,因为找不到抵扣的发票。

  中国财政的实际情况,是直接税和间接税比重在40:60,而美国是75:25。

  在中国做实体企业,利润率低,制造业利润能到10%就算不错了,人工成本一涨,工业租金涨,导致很多企业生存不下去。新项目各种审批环节,都需要打点,而且很麻烦,如此高的投资成本,盈利又没把握,谁还敢贸然投资,所以很多人宁愿炒房,也不愿意投资实体经济,这就成了一个死循环。

  我们一天到晚说降低税费改革,但有的企业审核财务时发现,营改增后,税费跟改之前相比没有任何下降,而且有的费还增加了,特别是环保经费增加太多,政府要搞环保,不去想如何像新加坡一样把污水处理后作为自来水用,只知道用惩罚性手段来收税费。

  “如果政府没有钱,出台政策就向企业收税,如果企业被榨干死掉了,还能向谁收呢?营改增说降低税收,我看一点都没有,说税下滑了5000亿,我看是收税收不下来,把没有收上来的税收当做降税的指标了。”这是宗庆后公开演讲时说的,建议现在应该休养生息一段时间,要少收点税、取消点费。

  在古代,轻徭薄赋,往往会造就一个盛世,赋税太重的时候,人民往往选择逃跑,每朝每代末年几乎都会出现,于是反而征不到税。

  其他国家都减税了,中国如果无动于衷,恐怕不只是民怨沸腾的问题了,是资本会直接作出选择,我们可以严格限死不让中国的企业随便出国投资,但阻挡不了外国的企业撤走吧。

  下图是中国今年的外商直接投资数,投资额同比基本上月月都在下滑。

  2.加息

  加息和减税,是特朗普的利器。同时也是未来几年全球各大国要出的两张王牌,因为加息和减税才是治疗滞胀的好良方。

  加息不只是防通胀,引导预期,还可以吸引外资进入,美国从2015年就开始翘首以盼加息,其实并不是通胀真的要来了,而是美国要向市场传递一个信号,即美债回报率提高了,美国市场经济复苏了,全世界的资本,你们快快到美国来投资。

  如果别国加了,我们不加,钱又得流走了。这一轮宽松货币政策结束以来,美国,英国,加拿大,韩国为了抢资本,都已经加息了,我们面临的加息压力会越来越大。

  昨天,中国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提到,危机以来,发达经济体货币当局采取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最近美联储又开始缩表,不论是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还是缩表,其目标不仅仅是为了提供或收回流动性,背后还是为了调控长期利率。

  如果央行长期保持低利率水平,就容易鼓励银行的冒险行为,很可能与央行的货币政策之间形成博弈,即市场会预期央行在金融市场受到压力时会降低利率,反而会鼓励一些高杠杆的银行过度承担风险,导致风险或危机发生概率提高。

  这个在2013年6月份的钱荒时就已经演绎过了,当时央行是想去杠杆紧货币,但一紧,银行的流动性危机就出现了,结果央行又只好出来撒钱,给银行提供资金度过钱荒,所以银行又肆无忌惮的放贷款,货币乘数能用多大就尽量最大。

  于是,央行每每想去杠杆也是畏手畏脚,又怕发生钱荒,所以货币只能时紧时松。

  孙国峰说,货币政策应当抑制银行冒险,特别是不能给予市场利率长期处于低位的预期,防止市场通过过度的冒险行为倒逼央行维持低利率。

  从这个信号看,樱桃【关注微信公众号:樱桃大房子(ID: ytdfz8)】认为中国明年可能也要考虑加息了,这样的加息不是要控制物价,也不是要增加企业的融资成本,因为市场利率早已经超过基准利率了。更多是央行明面上的态度和新号,要开始扭转市场预期,即货币政策不会再宽松了,利率只会升不会跌了,银行不要盲目放贷款,市场不要盲目投机。毕竟加息是抑制资产泡沫最有效的手段,主要是房地产泡沫。

  实际上,今年央行通过降低货币供应量(M2)的增长速度,已经在给市场发信号了,而且在7月份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定调了未来5年的货币政策,就是稳健,过去是宽松,转为稳健就意味着收紧,而且银行的房贷明显也收紧了,利率上浮10%、20%不等,放款周期延长,但是很多城市的老百姓视而不见,没人真正在意,房产投机还是如火如荼。

  企业家的智商和市场敏感度,当然更高一筹,他们看到了国家的货币政策要转向了,于是像潘石屹这样过去喜欢自持物业的,也在大量抛售资产,因为重资产玩不下去了,高负债、高增长的模式,只有宽松的货币政策才行,一旦转向就可能出资金链问题。

  今天,央行续作的1880亿MLF操作,与6月以来保持的一致风格发生了变化。在本月首笔MLF到期之际,央行并未像以往一次性超额续作全月到期量,而是仅全额续作了当日到期量,也是想引导市场,即使年底了货币也不会放松的预期。

  明年可能会是全球流动性的分水岭,当各国央行货币政策从宽松回归正常化后,资产价格的下跌,有可能会超出大家意料之外。

  今年10月末,中国的M2总量已经到了165万亿,2007年末时只有40万亿,十年来翻了4倍多,房价远不止四倍吧,现在中国最大的金融问题不是钞票印少了,而是钱没有用到刀刃上,没有流入实体经济,流到了房地产,以及金融行业内部。

  实体经济长期资金短缺,这个问题是无法通过央行放水得以解决的,我想当局应该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再放水只会让资产泡沫,准确的说只会让房价涨,只会让钱在金融体系里空转,对实体经济毫无用处。

  一个数据足以说明脱实向虚的问题,从2005年开始,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在GDP中的占比不断上升,超过美国,英国,日本,2016年上半年最高达到9.2%,今年有所降低,不过也还有八点多。只占就业人数0.7%的金融业,其人均收益要比其他行业高约12倍。

  黄奇帆曾说过:大银行把钱借给小银行,小银行把钱借给租赁公司,租赁公司把钱给了小贷公司,小贷公司把钱贷给各种金融业,自我循环过程中每一个金融企业都要有利润,都要有用工成本,这些成本就是金融业的GDP,所以金融业GDP如果多了一倍,意味着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也提高了,转化为利润、税收和金融业的GDP。

  当然,我们也在努力扭转这一乱象,希望脱虚向实,过去几年光是嘴上说说,如今到了要动真格的时候了。


与 文章关键字:日本经济新闻 中国玻璃 比赛 加息压力 全球流动性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