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时事聚焦>  正文

辱妻杀人案当事人将替夫申诉: 恨自己当初太软弱

2017年11月24日 10:21:00 北青网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李东 朱健勇) 认为妻子遭同村村民冀鹏3次强奸,毕志新在前往讨要说法的过程将冀鹏杀死,案件多次开庭,近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发终审判决书,判处毕志新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冀鹏家人共计2万余元。

  据检察机关指控,毕志新获知妻子曾秀梅被同村的冀鹏强奸后,对该事一直没得到解决而不满。2015年2月5日23时许,毕志新携镰刀、菜刀前往冀鹏家复仇。在冀鹏家附近,毕志新与冀鹏相遇,两人发生厮打。毕志新持镰刀砍击冀鹏数刀,经法医鉴定,冀鹏符合失血性休克死亡。

  11月22日,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了毕志新妻子曾秀梅(化名)。她表示接下来会替丈夫申诉。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你说冀鹏对你实施了3次强奸行为,当时是什么情况?

  曾秀梅:我们住在农村,距县城还有20公里,也没有公交。那天我出门去县城,冀鹏开着面包车过来,说他要到县城买菜,正好捎上我。平时他和我老公关系挺好的,我就没拒绝。回来的时候,冀鹏说请我吃饭,又说带我去个地方,我说我不去,和他抢方向盘,结果车还是进了山,在涞源县与灵丘县交界的驿马岭山上,冀鹏将我推倒在一处平地上,实施了强奸。

  他说如果不听他的就让我见不到孩子,吓得我直哆嗦,后来我胡乱挣扎,还把他的项链也拽断了,他把我的衣服也撕坏了。事情发生后,冀鹏要求我不准对任何人说,说要是说出去就杀了我的孩子。没过多久,冀鹏又打电话说要见我,说不见的话你想想后果,他又把我拉到第一次的地方再次强奸了我。接着又发生了第三次。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事发前,你跟冀鹏有接触吗?

  曾秀梅:我就一直在家带孩子,很少出家门,偶尔到邻居那里玩玩,十年了,从没有跟冀鹏聊过天,对他不了解。村里一般都是玩牌,我老公跟他一起玩过牌,我从没跟他一起玩过。他媳妇我也见过,都不熟,只是见面打个招呼。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冀鹏为什么会盯上你?是因为您在村里属于漂亮的吗?

  曾秀梅:算是吧。我第一任丈夫也是因为这个和我结的婚,后来他有外遇我们才离的。但我不知道冀鹏怎么盯上的我,我曾求他放过我,他说求他没有用。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据说你们有暧昧短信?

  曾秀梅:绝对没有。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你丈夫什么时候知道的这个事?

  曾秀梅:报警的前一天。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为什么这个时候才告诉你丈夫?

  曾秀梅:冀鹏老是给我打电话,老是威胁我。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你和丈夫说完后,他什么反应?有说你被丈夫打了。

  曾秀梅:他很生气,当时就想去找他,我怕影响名声,想着私下解决。我老公给他要钱赔偿他没给,后来大队书记还给调解也没有调解成。我老公没有打过我,结婚10年都没有红过脸。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报警后发生了什么?

  曾秀梅:报警后,冀鹏被拘了10天就放出来了,公安说是证据不足。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我们看涞源县公安局起诉意见书上,是认定冀鹏涉强奸罪的,你和毕志新知道吗?

  曾秀梅:不知道,我们两个人都没见过这个文件,我们也不知道有这个东西。我们去检察院问,检察院系统里面查过了,档案里没有这份起诉意见书。如果毕志新看到这个或者知道有起诉意见书这个事他估计也不会到要杀人的地步。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2015年2月5日晚,毕志新为什么要去杀冀鹏?

  曾秀梅:各部门一直没有说法,他心里本来就不好受。那天晚上,毕志新又喝了酒,可能越想越气不过才去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前段时间,你和毕志新见了一面,他怎么样?

  曾秀梅:对,时隔三年了,我头一次见到他。现在他要去监狱服刑了,安排家属见了一面。他倒是没什么变化。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你们聊了什么?

  曾秀梅:我们也没有聊什么,就是一直哭,两个孩子见到他边哭边叫爸爸。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你现在抗拒回家吗?

  曾秀梅:不能这么说吧,因为我回家就会想起我老公,走到哪都有他的影子。我们俩感情特别好,结婚十多年,没有吵过,没有打过架。我回去就会觉得我老公在,更难受。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对如今这样的结果,你心里怎么想?

  曾秀梅:我觉得家,应该是有一孩子在,老公给我们温暖就很好。我恨冀鹏,不过我不恨冀鹏他们家人,这事和他们没有关系。恨我当初太软弱,如果说我第一时间报了警,也许就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与 文章关键字:杀人案 当事人 法制 老公 申诉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