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经营管理>  正文

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时代:现代管理已成昨日黄花

2017年11月13日 14:46:10 财经中国网

  在17-19世纪,当荷兰东印度公司、英国东印度公司和俄罗斯美洲公司占据历史舞台核心的商业帝国时代,企业家同时也是冒险家、乃至军事家。那时的企业经营几乎不需要什么管理理论,现代管理学也尚未诞生。而当20世纪伊始,现代公司制度和现代管理学几乎是同时进步和完善的。但仅仅不到100年时间,现代管理就已经走向了全面崩溃。

  在大数据时代,企业家亟需前瞻性的系统管理创新

  在移动互联、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时代,企业家亟需前瞻性的系统管理创新。要完成这样的创新过程,首先需要跳出现代管理思维的陷阱。比现代管理范式更大的创新枷锁,是其范式背后的思维逻辑和世界观。就本质而言,世界观与思维是管理范式的基' ;%ވZh8HE' ;%ވZh管理的出现绝非偶然,它和现代文化、现代艺术,具有同样的世界观基础。很多时候,管理机制的变革并不能扭转企业的颓势,如果不能彻底革新管理思维,则机制变革是毫无意义的。互联网所代表的不是工具,甚至也不仅是思维,而是一场世界观的革命。那么,现代管理背后的思维和世界观究竟是什么?我们不妨先简要地剖析一下这一现代管理背后隐藏的秘密。

  现代管理范式背后的世界观,是自笛卡尔以降的机械世界观。这种世界观把人置于宇宙的中心,使人成为宇宙的圭臬和统治者。笛卡尔世界观,不仅割裂了人与自然的关系,也割裂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作为主体,拥有主宰自然和他人的特权。由于西方现代经济管理以笛卡尔世界观为主,未能充分融合马科斯 韦伯的新教伦理,甚至排斥新教伦理,由此导致了资本主义经济伦理的缺失。这就是现代经济和现代商业的本质。在机械世界观压倒新教伦理的现实下,现代管理的方方面面,无不体现出机械世界观的基本逻辑。而新教伦理则沦为边缘力量,并未真正影响现代管理思维。虽然德鲁克倾向于新教伦理对现代管理的矫正,但德鲁克的观点犹如旷野呼声,在现代企业管理实践中,并未得到真正的重视。

  我们需要一场拯救公司的世纪大行动

  人们都知道柯达和诺基亚是由于技术落伍而被淘汰,却很少发现他们背后更深层,也是带有时代普遍性的真正原因。颠覆式创新之父克里斯坦森独具慧眼地发现,那些被新技术淘汰的企业,在管理和敬业精神方面都无可挑剔。正如诺基亚前CEO在诺基亚被微软收购时所慨叹的:“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为什么在管理和敬业方面无可挑剔的优秀企业失败了?仅仅是因为颠覆性技术的出现吗?那么,为什么通用电气、杜邦和宝洁等公司没有遭受同样的厄运?克里斯坦森指出,柯达、诺基亚等公司缺乏及时应对市场变化的灵活机制,因此,他呼吁对战略、组织和市场进行彻底的重新思考。而我们应该在克里斯坦森的基础上,进一步指出这些失败的企业在管理方面所存在的系统性问题。因为更深的逻辑在于,那些失败的企业在管理上落伍了。完美的落伍,这正是管理危机的经典表征。

  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和人工智能扑面而来的今天,大部分企业仍然徘徊于旧的时代,这就好比在热兵器时代仍然使用冷兵器,在信息战时代仍然固守机械战模式一样。人们热衷于技术和商业模式创新,但对于管理创新的重要性却没有足够的认识。甚至在管理科学界也有一种错误的观点,认为范式革命仅适用于自然科学,而不适用于管理学。这种观点认为,管理是没有范式的。

  历史的巨轮越来越快。一不小心,你的公司就会落伍,甚至遭遇灭顶之灾。但本书的目的不是渲染这种危机感,也不是进行流行的趋势预测。而是希望在一个极速创新的时代厘清变革的路径,帮助人们树立信心,以从容地应对未来。

  越是在狂乱的时代,越需要淡定和从容。人类几千年的历史都是在焦虑中度过的,今天财富积累的速度远超任何时代,而人们的智慧和优雅却几乎消失殆尽了。互联网与科技创新的狂潮令无数公司血脉喷张,而管理却又乏善可陈,全球正在陷入前所未有的管理危机。我们需要一场拯救公司的世纪大行动!

  现代管理范式的思维陷阱

  现代组织和现代管理之所以为互联网时代所诟病,其核心主要表现在落伍的治理结构、科层制组织架构、对人性的压抑和创造力的剥夺等等。现代文化是自由的文化,何以自由的文化成为自由的枷锁?原因仍然在于思维的定势。现代文化虽然向往自由,但对于人性的认识存在很大的偏差。现代管理奠基于错误的人性假设之上,这样的人性假设把管理者和被管理者对立起来,产生了一种不平等的文化。在这样的文化下,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
  
  很多企业家明知科层制是落伍的组织模式,而一旦这种颠覆真正临到自己身上,就会产生诸多犹疑而迟迟不能行动。谈到放权,很多企业家在思想上似乎开明,但就是无法真正落实。他们不相信员工,他们缺乏对人性之善的足够信任,也缺乏对人性之恶的制约之道。这根本上还是一种思维的固化。所谓思维,已经成为人格的一部分。除非彻底的自我否定和大刀阔斧的革新,否则,人们通常很难突破这种思维的陷阱。这就是为什么伟大企业家稀缺的原因。

  据相关调查显示,全球85%的人没有在工作中尽他们所能。而乔伊法则也表明,聪明的员工不干活,且大部分绝顶聪明的员工不为自己公司干活,因此创新都出自公司的外面。这种现象在科层制的现代公司中,无疑表现得更加突出。要改变这种惊人的人力资源浪费,就须摈弃现代管理思维,进行彻底的管理范式创新。这已经成为全球企业的头等大事。

  后现代管理的复兴之战

  在现代管理危机日益凸显的同时,后现代管理的复兴之战早已打响。全球范围内兴起的后现代管理,正在担当颠覆现代管理范式的历史重任。彼得 德鲁克在20世纪50年代末,就已经预言了新的后现代世界的到来。彼得 圣吉的学习型组织理论、迈克尔 哈默和詹姆斯 钱皮的企业再造理论,可以看作后现代管理兴起的前奏。而汤姆 彼得斯则被称为“后现代企业之父”。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和信息技术革命背景下,众多领先企业早已开始突破现代管理的桎梏,积极地探索和实施后现代管理范式。后现代管理实践在全球积累了大量丰富而鲜活的案例,现在已经到了全面整合与创新后现代管理体系,使后现代管理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引领和缔造新的历史的时刻。

  后现代管理范式的崛起

  在世界范围内,后现代管理范式的实践已经涌现出诸多代表性企业。从20世纪50年代诞生的西班牙蒙德拉贡合作社,到20世纪80年代的巴西塞氏企业,以及微软、思科等美国高科技企业;从世纪之交创立的谷歌、Facebok,阿里巴巴,腾讯,到新近创立的Aibnb、Uber等互联网公司,以及锐意革新的中国传统产业代表海尔、华为等,无不镌刻着后现代管理范式的烙印。在这些企业的管理实践中,现代管理范式已经被全面扬弃。虽然尚未完全成型,但作为与互联网时代相匹配的后现代管理,已经成为世界性的管理实践和管理创新趋势。

  互联网推动了后现代管理范式的崛起与全面扩散。虽然阿里巴巴、腾讯、谷歌、海尔等企业的后现代管理实践走在了时代前列,但全球范围内对后现代管理的整合与创新却十分落伍。管理实践在飞奔,而管理理论创新却象蜗牛一样爬行。一个新的颠覆性管理创新的时代已经到来,历史具有对这一突破性管理理论的迫切需要。管理创新对实践的反哺,将成为下一个历史阶段的主要特征。

  后现代管理范式是对现代管理的全面解构与重塑。就管理实践而言,全球领先企业对现代管理的重构,是对企业治理结构、商业模式、战略模式、组织模式、营销模式、创新模式、领导模式、企业文化和管理哲学等全方位的缔造。在这种全面的管理缔造中,渗透着公司定义、管理模式和公司文化的重构。同时,后现代管理范式,并非只是少数互联网巨头和高科技公司的事情,而是包括中小企业和众多家族企业在内的全球企业共同变革方向。

  后现代管理范式已经崛起,并正在成为新时代的标杆。就世界观而言,现代是人类历史上最短的一个时代,而后现代则是对现代世界观矫正之后的一个创新与回归兼具的时代。我们所说的后现代是积极、而非消极意义上的后现代。在文学艺术领域,后现代意味着解构、价值真空和相对主义,这种消极后现代与社会、管理领域的后现代截然不同。积极意义上的“后现代”是建构性的,它不会象“现代”那样昙花一现。后现代管理亦然。
 
  --张羿《管理救赎:后现代管理缔造》,中国财富出版社2017年重磅图书。


  张羿简介

  张羿,著名管理学家、后现代管理开创者。现为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暨中数信安集团首席管理顾问,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多所名校EMBA导师。曾任《商界评论》、《管理学家》、《中国新时代》等多家财经媒体专栏作家或特约撰稿人。

  著有《后现代企业与管理革命》(2004年)《中国式管理批判》(2007年)。著作被多所高校列为博士研究生重要参考文献,为众多管理学专业论文所引用,并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官网、《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企业家》、新浪财经等广泛报道或转载。

  曾在中国管理传播网与中国式管理大师曾仕强展开中国式管理大辩论,引起强烈反响。曾在博客中国与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互联网周刊》主编姜奇平,展开后现代商业精神大辩论,引起强烈反响。曾因《万科与世界级企业的真正差距》一文被《中国企业家》杂志转载引发强烈反响,该文在十年前就指出万科产权制度的弊端,间接预警了今天的“宝万之争”。

  2004年7月,曾应邀出席IFSAM第七届世界管理大会,发表《现代企业的终结与后现代企业的兴起》主题学术报告,引起国际管理界强烈关注。《管理救赎:后现代管理缔造》,是张羿二十年管理创新的结晶,是德鲁克、彼得斯之后世界管理学集大成之作。

  张羿历经二十年企业实践,并具有从记者到经理人到企业家的丰富从业经历。其管理学著作视野开阔,思想深刻独到,理论与实践并重。在中国管理科学学会主持的《管理蓝皮书:2017年中国管理发展报告》中,张羿后现代管理与海尔管理模式同被列为中国本土诞生的世界级管理。

  名家推荐

  张羿《管理救赎》是一部开创性著作。作者用后现代范式,更替现代性范式,推动机械型管理向生命型管理进行系统的理论转型升级。管理学的再现代化,是发生在管理领域的“出埃及记”,旨在将人类管理从利用工具理性为主,救赎为以人性复归为主;从服务于异化,救赎为服务于使命;从现代性这一低层次,救赎到后现代这一高层次。最终与经济实践的转型升级同步,实现管理理论从工业时代的现代化,向信息时代的现代化的惊险一跃。
  --姜奇平 中国信息社会50人论坛轮值主席、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中国社科院信息化与网络经济室主任、中国科学院《互联网周刊》主编

  这是一部与旧时代划清界限的著作!我很久都不看管理学的书了,因为现代管理学的基础正在崩塌。互联网来了,全新构建了我们这个世界,颠覆了原来的组织和管理思维。在移动互联、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巨变时代,一切坚固的管理思维都在烟消云散,全球的组织将如何重新思考管理?未来我们需要怎样的管理思想和哲学?什么时候新的管理才成型呢?张羿先生宏大、深邃、直抵本质的论述,是管理界根本反思的开始!
  --罗振宇 《逻辑思维》创始人


  十几年前我就拜读过张羿的著作,并推荐给我的研究生。张羿的管理创新具有相当的独立性和领先性,这本《管理救赎》更堪称是近二三十年来全球管理创新的集大成之作。张羿著作的跨学科性和思想的深刻性与德鲁克十分相似,我相信中国诞生德鲁克式管理思想家的时代已经到来。
  --彭新武 中国人民大学管理哲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哲学博士、管理学博士后。日本爱知大学客座研究员、韩国首尔国立大学商学院客座研究员

  《管理救赎》中所提出的后现代管理范式,对身处物联网时代的企业具有很好的借鉴作用。张羿对海尔转型的理解非常到位和深刻,海尔在转型过程中坚持以人的价值为中心,通过人单合一模式实现企业在战略、组织、薪酬三个层面的颠覆,使企业从制造产品到孵化创客,成为平台型企业。希望更多的企业能够用物联网的范式,换道超车、引领时代。
  --周云杰 海尔集团总裁


      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出现在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与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