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经营管理>  正文

内忧外患的西凤酒: 曾是中国四大名酒, 如今已跌出白酒十强

2017年11月08日 10:45:03 UC头条

  5届全国评酒会,西凤酒四获“四大名酒”殊荣。如今,它已然沦落。

  西凤酒偏居陕西宝鸡凤翔县,曾在整个中国几乎家喻户晓。带着“成为中国第20家白酒上市公司”的梦想,这几年屡次冲击资本市场,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西凤酒”)的“内忧外患”逐渐浮现。

  西凤酒产能闲置,却一手大量采购基酒、一手贴牌生产,公司管理混乱业绩萎缩后,只能通过减员和降薪来扮靓财报。

  白酒行业经过调整期,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销量和股价齐升,但西凤酒没有把握好定位和时机,已然排不进中国白酒十强。

  白酒行业回暖之时,内部的分化也开始加剧,茅台、五粮液的差距越来越大,区域霸主的地位变得不再安全,青青稞酒(002646.SZ)、金种子深陷泥潭,皇台出局……

  弯道过后的长跑,必然是一场淘汰赛。

  上游外购基酒,下游委托生产

  在白酒行业,外购基酒和委托生产都算不上什么稀奇事。

  但是,上游大量采购基酒、下游委托生产、销售几乎完全依靠经销商同时进行的,在大型白酒企业中,除了西凤酒几乎很难找到第二家。

  2014年-2016年,西凤酒分别外购基酒30589.34吨、21238.24吨、18179.56吨,同期西凤酒基酒的产量为7074.34吨、9981.70吨、8809.80吨。

  也就是说,这3年西凤酒外购基酒的比率分别为80.22%、68.03%、67.36%。

  中国白酒十强中,洋河股份(002304.SZ)、今世缘、古井贡酒都曾因外购基酒饱受诟病,但比率远没有西凤酒这么多。

  外购基酒和委托生产的风险首先在于品控,而委托生产的风险明显更大。

  在白酒十强中,仅有泸州老窖(000568.SZ)曾经爆出过使用代工厂灌装。

  而西凤酒,使用两家“合作酒厂”,哈尔滨的老白酒厂和成都的龙宇酒业,用贴牌产品“进攻”当地市场。

  2014年-2016年,西凤酒合作生产产品分别占总销量的24.31%、31.83%、37.21%,占比逐年上升。

  外购基酒,或者对外委托生产,一般是在企业销量太好产能不够用的时候才会采取的策略,实际上,西凤酒的产能闲置相当惊人。

  报告期,西凤酒基酒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58.95%、83.18%、73.42%,成品酒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9.03%、63.12%、56.56%。

  西凤酒不可能不明白自身生产模式存在的弊端,公司似乎也没有改进的打算。公司IPO募资项目涉及技术、储存、品牌等方面,均与改造生产无关。

  经销商撑起了西凤酒?

  2016年,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完成销售收入6125.74亿元,同比增长10.07%,累计实现利润797.15亿元,同比增长9.24%。

  白酒行业强势回暖之后,以茅台(600519.SH)为首的龙头们身价水涨船高,茅台率先突破8000亿元,另有4家千亿级白酒企业,并非白酒消费大省的安徽,也诞生了3家百亿市值的白酒企业。

  眼看着“后来者”麻雀变凤凰,西凤酒却一直卡在上市门外,可急坏了西凤集团等一批股东。

  西凤集团是西凤酒的控股股东,发起人之一。

  除了西凤酒,西凤集团还控制了西凤大酒店、西凤置业、西凤投资等10家企业。

  不过,这10家企业中,有4家营业收入为0,仅有1家盈利0.96万元。10家企业总营业收入才7479.89万元,净利润为-569.6万元。

  总结起来就一句话,西凤集团就指着西凤酒上市了。

  西凤酒1999成立时,除了西凤集团,发起人还包括陕西中宝印务、烟台玻璃厂、西安第一印刷厂、职工持股会等上下游机构。

  可能是因为等待的时间太长,还没来得及上市,烟台玻璃厂就破产了,中宝印务卖了股份;最吊诡的是,原第二大股东职工持股会居然在2010年清空了持有的西凤酒股份。

  正是在这次转让中,西安智德通、香溢友缘酒、董小军等股东进入西凤酒。这3大股东及其关联公司,长期位列西凤酒前五大客户。

  另外,西凤酒的股东国花瓷和王政委,同样是公司的大经销商。

  例如,西安智德通同一控制人下的两家公司,在报告期内一直是西凤酒的第一大客户,西凤酒的销售金额连续3年破5亿。

  这样看来,说现在的西凤酒是靠经销商撑起来的,不为过吧。

  除了股东身份复杂,西凤酒旗下公司同样乱象频出。

  西凤酒参股的陕西西凤爱情海酒品牌运营有限责任公司,主打婚宴酒,是西凤酒的个性化产品之一。不过,爱情海公司已经被吊销营业执照。

  结构上的混乱令公司问题频出。除了多起相关的诉讼和仲裁,最令人吃惊的是2016年的“挪用票据”事件。

  2016年6月,西凤酒发现公司的资金管理主管和银行出纳利用职务之便,私自挪用公司的承兑汇票5800万元。

  减员降薪保业绩?

  外有行业调整,内有管理混乱,西凤酒的业绩自然也好不到那儿去。

  随着业务萎缩,公司在这两年祭出了减员和降薪两个大招,才勉强“站稳脚跟”。

  2014年-2016年,公司员工人数分别为3491、3350和3442,员工平均年薪则由2014年的8.23万元将至2016年的7.55万元,其中普通员工下降幅度最大。

  按照2016年的规模,中国四大名酒之一的西凤酒,在白酒企业中能排到第八。就盈利能力而言,迎驾贡酒(603198.SH)、口子窖、今世缘的净利润在西凤酒的2-3倍之间,综合来看,西凤酒已经排不进白酒十强了。

  口子窖和今世缘(603369.SH)今年前三季度业绩增长强劲,等今年全年财报出炉,恐怕座次又要调一调。

  西凤酒落后在什么地方?最重要的,就是高端酒的失利。

  茅台、五粮液(000858.SZ)自不必说,中国高端白酒的代表,泸州老窖也有国窖1573。在安徽,口子窖(603589.SH)能在盈利能力上秒杀古井贡酒(000596.SZ),正是借助高端酒。

  在高端白酒市场上,西凤酒除了频繁被炒作的老酒,还有什么?

  2016年西凤酒高端酒的毛利率为77.77%,低端酒的毛利率仅为38.05%,其中委托生产的低端酒毛利率甚至低至30.32%。当年中低端酒占据了西凤酒营业收入的78%,怎么可能不拖累盈利呢?

  很显然,西凤酒已经错失了发展高端酒的最佳时机。而因为超低毛利率的委托加工模式存在,以及中低端产品长期支撑公司营业收入,内忧外患的西凤酒要想短期内扭转这一局面,恐怕没那么简单。


与 文章关键字:西凤酒 白酒企业 白酒行业 大股东 大招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