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公司>  正文

公司市值曾超千亿, 如今缩水至百亿还背100亿港元债

2017年11月07日 11:20:11 新浪网

  雨润食品的危机,还要从国内肉食品的“三国演义”说起。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内肉食品行业“老三国”末期,当高温肉制品市场饱和后,“老三国”中的春都、郑荣向医药、商业等领域做多元化发展,最终丢掉主业而被雨润、金锣所取代。

  作者 | 蓝战@广州

  来源|无冕财经(ID: wumiancaijing)

  雨润集团风雨飘摇愈甚,投资者对祝义财想念越深。

  自发布2017年上半年财报以来,雨润食品(01068.HK)的股价一跌再跌,截至11月2日收盘,股价仅为0.94港元。同日,雨润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中央商场(600280.SH)收盘价也跌至每股8.13元。

  雨润食品和中央商场作为雨润集团的两大支柱,巅峰期市值加起来超过千亿元,如今仅剩百亿元。

  一位股民曾这样分析祝义财和雨润的命运关系:“祝义财不管无罪释放还是判刑入狱,雨润都会涨;但如果祝义财继续失踪,那雨润会一直迷失。”这代表了投资者共同的焦虑——他们只想尽快得到一个结果,无论祝义财的命运如何。

  其实,外界对雨润掌门人的名字到底是祝义财、祝义材还是祝义才,都有点搞不清楚。在媒体以往的报道里,祝义财的形象呈现出分化,一面渴求权利、手段强硬,一面为人低调、做事勤奋。

  他贵为江苏首富,捐出2100万元入选2015胡润慈善榜,父母却长期居住在桐城老家一座仅有两层楼的院落里。雨润在资本市场的高歌猛进曾令人闻风丧胆,早期以零代价或低代价收购众多国企,旗下江苏地华曾耗时4个月、举牌十余次攻占中央商场第一大股东位置,作为操盘手却很少接受媒体采访。

  祝的名字随着其际遇不断变更:年幼时父母望子成龙许以“才”,不惑后事业有成已为“材”,知天命转变志向取义“财”,他似乎在用改变名字这种独特的方式,向世人明志。

  但命运终归难测,在以“才”获“财”之后,他走上了一条迷途,至今未归。

  “屠夫”的扩张游戏

  钱钟书说,屠夫也是医生的一种。祝义财与雨润的发家史,恰恰就是这句话的写照。

  1996年,国内肉食品行业“老三国”双汇、春都和郑荣已经抢占了80%的高温肉食品市场。祝义才出色的商业嗅觉初次展现,他选择了当时冷门的低温肉食品加工。在南京市政府支持下,雨润从银行贷款280万元,由欧美及日本引进了10条自动化低温肉食品生产流水线,1996年产值已经达到1.6亿元,领军国内低温肉食品加工行业。

  双汇也迅速转战低温肉食品市场,当时体量尚小、偏居华东的雨润想要继续在该市场保持领先,自然是困难重重。

  祝义才带着雨润走上了资本运作之路,其体量在短短二十年间呈现出成百上千级的增长。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国企改革的大背景下,祝义才带着雨润逐渐从加工向上游屠宰进军。从此,他成为名副其实的屠夫,也成为受人质疑的“国企屠夫”以及“国企救助者”。

  1996年,总资产5000万元的雨润以零对价并购了总资产7000万元的国企南京罐头厂,创下江苏首起民企并购国企案例,曾被调查是否涉嫌国有资产流失,但最终以成功收购终结。

  此后,雨润低成本扩张的资本游戏越做越大,到2001年时已经以极低的成本并购国企13家。1999年,雨润对安徽阜阳肉联厂的并购被举报,中央随即派出工作小组南下调查被举报的雨润并购安徽阜阳肉联厂一案,一场论战就此爆发。

  面对工作小组提出的“国有企业仍有账面资产”,祝义才提出:雨润收购的国企“破烂不堪,不能创造利润”,账面资产虽有工人、设备,但实际上是需要财政补贴才能维持的负资产,虽然雨润在并购中未付出代价,但需要投入资金改建投产,最后不但减少了财政支出,还能上缴利税,相当于“救活了国企”。

  祝义才就像一位“良医”,不但将国企的脉门摸透,还给出了疗法。最终,他说服了中央调查小组,这一调查的结论也影响到了当时的国企改革,轰动一时。

  如今回溯历史可以看到,祝义才并购的众多家国企为雨润带来生产用地、厂房与大量经验丰富的技术与管理人员的同时,还贡献了2001年34亿元销售额中的20亿元。雨润食品一跃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低温肉食品集团,与双汇、金锣被并称为国内肉食品行业的“新三国”,国有资产在其中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

  ▲祝义才与雨润的发展史。

  2002年起,祝义才还将资本运作带到股票市场,分别在2003年、2004年拿下东成控股(0735.HK)和南京中商(即中央商场)两家上市公司。截至2005年10月,雨润食品在香港成功上市,加上2001年建立的雨润地产等子公司,雨润集团已经发展成为版图辽阔的商业帝国,连续多年入选中国民企500强且名列前位。

  2008年4月,雨润这棵大树已成参天大树,祝义才顺势改名为“祝义材”。

  千亿集团自救无门

  2017年8月24日,雨润集团连续第二年落选“中国民营企业500强” 榜单。仅一天后,雨润食品公告的58.02亿港元年度中期营收,创下十年来新低;同时,净利润亏损5.52亿港元,也是其自2015年以来连续两年半、第5次报亏。

  ▲雨润食品近年来营收逐渐下滑。

  雨润食品的危机,还要从国内肉食品的“三国演义”说起。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内肉食品行业“老三国”末期,当高温肉制品市场饱和后,“老三国”中的春都、郑荣向医药、商业等领域做多元化发展,最终丢掉主业而被雨润、金锣所取代。

  根据《商情》统计,2012年双汇、雨润分别占据国内低温肉食品市场的29.26%、16.58%,远远甩开其他竞争者。祝义才为雨润指定的跨行业多元化战略从2001年成立雨润地产就已开始,至今已形成食品、地产、商业、物流、建筑、金融、旅游等7大产业集团。

  雨润集团原先的主业食品地位逐渐被弱化,2012年时甚至发生了 “大股东(雨润集团)挪用上市公司(雨润食品)30亿港元左右的现金”,最终导致祝义材辞去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等集团重要职务。

  据媒体报道,上述事件后祝义材逐渐淡出雨润管理层,但仍提出雨润地产“3年销售500亿元、2015年开始谋划上市”的目标。实际上,雨润食品、雨润地产在各地展开的大举圈地,早已为祝义材的迷失埋下伏笔。

  就在祝义材将自己的名字改为“祝义财”、寓示只取义财的2015年前后,中央纪委派出工作小组进驻赴江苏,调查雨润涉嫌“贪腐案”及旗下地产项目违规。3月23日,未及见证雨润地产实现准备上市规划的祝义财,被检察机关执行监视居住。至于他将受到如何的进一步处理,至今未有切确消息传出。

  祝义财的被监居,很快引发了雨润集团众多高管离职,同时大量资产被冻结,也引发了雨润食品市值大跌、资金链紧张。

  从2015年10月开始,雨润食品在多起到期需要兑付本息的债务中表现出不确定性。2016年,其总负债近100亿港元,最终无法兑付的数额高达42.18亿港元。2017年初,银行、承建商、地方政府及政府相关单位纷纷起诉雨润食品索赔。

  ▲雨润食品近年来总负债情况。

  在巨大的资金压力下,失去“良医”祝义财掌控的雨润食品一直在尝试自救或引入投资。雨润食品已采取出售旗下资产套现、裁减员工等措施自救,其中包括2016年3月以1266.8万港元出售一家冷鲜肉及冷冻肉分部全资附属公司的全部权益,但这些措施在巨大的债务窟窿面前仅仅是杯水车薪。

  当年雨润通过并购“救活”国企,近几年雨润一直在寻找“白衣骑士”。

  2014年以来,碧桂园、融创都曾与雨润传出投资并购传闻。

  2015年9月,孙宏斌甚至给雨润开出了并购与债务重组的大药方:一方面融创带着雨润去跟双方众多重叠的债权人谈,另一方面融创购买30%的雨润股权,引进金融机构购买10%-20%的雨润股权。然而近10天后,融创中国以“准备文件太复杂、太专业,审批程序冗长,费时”为由宣布退出雨润重组案。随后,孙宏斌的个人公司融创国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接手并购,但仅4个月后就因“(雨润)实际控制人签不了字”宣布终止。

  至今,雨润集团的官网上都还挂着 “雨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融创国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备忘录”的动态新闻。

  一位券商人士分析,目前的雨润集团,中央商场相对被看好,雨润食品和雨润地产虽然业绩不好,但他们背后的土地、房产、设备等资产丰厚,“只是因为祝不能履行但也不能放弃控制权,资产没有能够充分发挥价值,在消耗和浪费着。”

  至今,微博上 @祝义才的头像都还是雨润的标志,解决雨润难题的关键却已不在他。


与 文章关键字:券商人士 公司市值 曾超 祝义材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