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公司>  正文

乐视IPO真的造假? 贾跃亭难辞其咎 复牌与否抉择两难

2017年11月03日 09:56:07 中国经济周刊

  客户端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侯隽 | 北京报道

  “Happy Halloween!”10月的最后一天,乐视网前董事长贾跃亭云淡风轻地在社交媒体祝福大家万圣节快乐。

  他没有对国内的大麻烦进行回应。

  就在同一天,多家媒体报道称,参与乐视网IPO审核的多位发审委前委员近期被调查,这些委员被指包庇2010年乐视网(300104.SZ)IPO审批时涉嫌财务造假行为。

  已经一地鸡毛的乐视再次上了头条,但这一次外界关注的焦点不再是“贾跃亭何时回国”或者“乐视还能否起死回生”,而是乐视涉嫌造假上市并行贿爆出“实锤”证据。

  >> 7年前IPO发审委委员被查

  10月31日,多家媒体报道称,在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中,有多名委员在2017年7月底8月初被调查,其中两名来自会计师事务所,至今仍处于被调查状态。“主要是涉及乐视网(300104.SZ)的IPO,还不知道是证监会调查还是公安介入。”

  据报道,多名发审委前委员已被采取强制措施,涉嫌此案件的最终人数或超过10人。

  此时,距离乐视网IPO已经过去7年。

  和现在处于暴风雨中的乐视相比,当年乐视网上市风波被很多人忽视。但早在2016年乐视还没有如此“千疮百孔”之时,就曾被披露出冰山一角。

  2016年11月,一则中国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被提起公诉的新闻曾让乐视发声明“辟谣”。

  根据江苏省扬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0年至2012年,被告人李量利用担任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并于2000年至2013年收受上述公司投资人所送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93.622654万元。

  在庭审中,李量进行了最后陈述,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彼时,乐视网在声明中称“公司及公司现有各主要股东和公司管理层均与该事项无关,不受到任何影响。” 在随后的澄清公告中,乐视网再次强调了这一点。

  2017年7月20日,官方披露了被带走20个月的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的案情进展。耐人寻味的是,在姚刚执掌发审工作期间,其治下多人相继落马,包括之前为乐视网等9家公司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的李量。

  >> 当年的招股说明书数据微妙,广告客户存疑

  虽然目前没有公开证据证实乐视IPO和这些落马官员有密切关系,但外界对于乐视网“上市造假”早有心理预期。

  2010年6月,乐视网IPO获批的消息出来后,曾经在业内引起不小反响。

  根据分析机构易观国际监测到的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网络视频市场份额前三分别为优酷、土豆和酷6网,乐视排名非常靠后。

  当时华兴资本CEO包凡调侃:“一个排名第17位的视频网站,却有业内第一的财务指标,变戏法啊。”

  更令人起疑的是乐视的招股说明书中种种微妙的数据。

  乐视招股说明书显示,乐视网的主营业务为网络视频基础服务和视频平台增值服务,视频广告是收入中重要的一部分。

  其中,2007年,乐视网广告收入528万元,占乐视广告收入的100%,而这528万元均来自一家公司——北京新锐力广告有限公司。

  2008年,乐视网主要广告客户为北京新锐力广告有限公司、北京中视龙圣广告有限公司、广东省广告股份有限公司和民生银行,四大客户的广告收入共计1735.34万元,占比为99.95%。

  2009年,乐视网的客户包括北京新锐力广告有限公司、北京激活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北京春秋天成广告有限公司、北京中视龙圣广告有限公司和广东省广告股份有限公司五大客户,共为乐视带来了3472.68万元的收入,占广告收入比重的94.02%。

  由此可见,乐视的广告客户不但十分集中,而且广告额度颇高。

  《中国经济周刊》对比同期在纽交所上市的视频网站优酷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优酷的品牌广告客户远远多于乐视,从2007年的7个增长到2008年的141个和2009年的303个。此外,优酷来自品牌广告销售的收入占净营收的比例在2007年、2008年和2009年分别为65.2%、89.0%和91.6%。

  而媒体对于乐视网广告客户进行调查还有更惊人的发现。

  例如,早在2014年有媒体报道称:乐视网前两大收入分别是付费用户和广告,其最大的广告客户北京新锐力广告有限公司,办公人员长期只有两位,但发展出了千万级的广告业务。另外两个广告客户北京中视龙圣广告有限公司和北京春秋天成广告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同一个人,名叫陈杰,前者办公地为北京通州区漷县镇漷兴一街564号,后者在北京怀柔区于家园二区甲1号楼4门,两家公司的成立日期仅相隔三个月,注册资本金同为50万元。

  尽管种种证据表明,乐视网确实存在许多需要解释的地方,但是,对于乐视网IPO,创业板发审委2010年第33次会议的审议结果是:(首发)获通过。

  >> 贾跃亭难辞其咎

  2017年7月,贾跃亭辞去了乐视网一切职务。

  他说,要去美国All in自己的汽车梦,还在微博中公布了FF91工厂视频,称“FFUfactory,FF91高端工厂紧锣密鼓进行时。未来,正在打开”。

  贾跃亭去美国后至今没有回来。

  如果乐视网涉嫌行贿发审委委员为其IPO提供便利之事最终被司法机关查实,按照我国《刑法》相关规定,当时的法人代表贾跃亭以及相关责任人都难辞其咎。

  《中国经济周刊》此前曾报道,从2015年6月开始,贾跃亭以均价68.5元的价格减持乐视股份,共减持57亿元。贾跃亭的姐姐贾跃芳也开启高位减持模式,3次减持后,贾跃芳累计获利22亿元。据媒体统计,贾跃亭家族“成功”套现,累计减持近80亿元人民币。

  贾跃亭的钱去了哪儿,没人说得清楚。

  不过,贾跃亭近日高调地回应了一场纠纷。有自媒体发文称,贾跃亭要通过不可撤回的生前信托,给自己的女儿留下7500万美元,其他几个孩子也得到了金额相当的信托基金。贾跃亭随即起诉该自媒体造谣诽谤。

  >> 神秘的大股东李军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在贾跃亭、孙宏斌、乐视背后,还有一个被很多人忽视的名字——李军。

  2010年7月30日,乐视网创业板首发招股说明书显示,2008年12月,李军受让贾跃亭200万元出资额,占股3.36%,并从2009年2月起担任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乐视网”)副总经理。2013年1月14日,李军因任期届满离任。

  据乐视网各季度及年报披露,截至2013年9月,李军一直占据乐视网前十大股东位置,持股比例基本维持在2.52%。2011年下半年以来,随着深圳创投、汇金立方相继减持退出,李军在股东中的排位由第六跃升为第四,仅次于贾跃亭、贾跃芳、刘弘三人。乐视网2013年年报显示,当年年底,李军减持17552060股,持股数变为2461780股,退出前十大股东之列。

  汇金立方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曾是乐视网早期发展时的重要投资方,李军的姐夫正是汇金立方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诚。据香港媒体此前报道,王诚为山西平陆籍商人令完成的化名。

  作为令氏兄弟同乡、山西襄汾县人贾跃亭曾一度对外界表示,外界传闻都是谣言,乐视成功的背后没有靠任何政府关系的帮助。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乐视网目前出现的问题,并不是因为当初IPO时存在业绩造假或其他基本面问题,在IPO后,乐视网通过视频网站经营也实现了正常业绩。现在对乐视网IPO及再融资的调查,其重点应是该IPO和再融资背后是否存在不正当的权钱交易,以及是否存在人为操纵股价侵害其他投资者权益的不当获利行为,特别是,是否存在与令氏家族的关系问题。

  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也认为,这次的调查,一定程度上是令计划事件的再发酵。

  >> 复牌不复牌抉择两难

  乐视更大的麻烦不止如此。

  日前,乐视网公布了备受业界瞩目的三季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一季度,乐视网首见亏损;上半年乐视网亏损6.37亿元;三季度单季亏损被拉升至10.15亿元。

  10月31日,又有20家基金公司下调乐视网估值,其中,中邮基金和嘉实基金将乐视网估值价格调整为7.83元和7.82元。这个数值与乐视网分红除权后15.33元的股价相比,几乎腰斩。

  此外,乐视网还遭遇高管集体辞职。

  10月27日,乐视网发布公告,宣布2012年加入乐视网的总经理梁军以个人原因申请辞去乐视网CEO、董事职位,10月29日生效。当天的公告还显示,乐视网副总经理高飞、张旻翚、蒋晓琳、杨永强也都提出了辞职。

  显然,高管离职对乐视而言是雪上加霜。

  接替贾跃亭成为乐视网新掌门人的孙宏斌,被媒体曝光正被集中排查资金风险,甚至在上交所的100亿元公司债也被终止发行。

  业内认为,在乐视网股票是否复牌的问题上,将是两难的抉择:如果长期不复牌,一旦乐视网IPO造假的传言被坐实,必将引发大面积的投资者索赔;如果复牌,处于债务和经营双重困境的乐视网股价同样难逃暴跌的命运,由此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孙宏斌150亿元投入和所做的努力也将可能付诸东流。

  无论孙宏斌是否有力回天,乐视都将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典型案例,供后人学习。


与 文章关键字:乐视网 贾跃亭 IPO 龙圣 复牌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