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财界声音>  正文

特朗普为何选择了鲍威尔执掌美联储

2017年11月03日 09:35:20 新浪财经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黄志龙

  鲍威尔支持美联储渐进加息、缩表的货币政策。美联储政策对新兴市场溢出效应基本可控,但企业债务风险不容忽视。放松金融监管将是大势所趋。

  特朗普为何选择了鲍威尔执掌美联储

  11月2日,白宫发布消息,现任美联储理事杰罗米 鲍威尔(Jerome Powell)将被提名为美联储下一任主席,耶伦也将成为半个世纪以来首位未能实现连任的美联储主席。与伯南克、耶伦、费希尔等拥有无可挑剔的学术背景和金融决策机构的职业履历不同,鲍威尔似乎有点名不见经传。但是,不可否认,鲍威尔相对中立的政策立场,也许是特朗普时代美联储主席的合适人选。

  看似名不见经传的个人履历

  根据维基百科的公开资料,鲍威尔1953年出生于华盛顿,1975年大学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专业,1979年乔治城大学法律博士毕业。上世纪80年代,鲍威尔长期在纽约一家老牌投资银行Dillon Read工作,最后担任该银行的高级副总裁。1990年Dillon Read董事长尼古拉斯·布雷迪被老布什总统任命为财政部长,鲍威尔跟随布雷迪加入美国财政部,1990-1993年期间担任助理部长。

  布雷迪在上世纪90年代国际金融市场可谓是大名鼎鼎,他力主通过美国政府担保的债券,重组墨西哥、巴西等拉美国家政府债务,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拉美债务危机,史称“布雷迪计划”或“布雷迪债券”。鲍威尔不仅参与了该计划全过程,还在财政部主管金融市场、金融机构政策和债券市场,积累了丰富的政府部门决策经验。老布什总统连任失败后,鲍威尔离开财政部。经过短暂的职业调整,于1997年加入私募基金公司卡莱尔,长期担任公司合伙人。

  2010-2012年,鲍威尔以1美元年薪在华盛顿智库两党政策中心(Bipartisan Policy Center)做访问学者,他关于美国债务上限、美国债务违约风险等观点引起美国高层的关注。2012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提名鲍威尔担任美联储理事,2014年获得连任。

  综合来看,鲍威尔的学术背景不如天才经济学家伯南克和耶伦,也是首位没有经济学学位的美联储主席,但其金融机构高管、财政部高官、智库学者的丰富工作经历,也是其获得市场认可的资本。可以预见,他将充分协调特朗普总统、华尔街金融机构、智库学者的意见。同时,他在美联储担任理事多年,现任美国财政部长努钦是他的推荐人,因此既能保持美联储政策的连续,又能与财政部密切合作,推动特朗普的金融监管、减税、基建投资等改革计划。

  所以说,鲍威尔尽管被市场认为是“黑马”,但他仍不失为下任美联储主席的合适人选。也许到卸任那天,鲍威尔未尝不能成为又一位伟大的“主席”。

  鲍威尔的三大政策主张及前景

  关于鲍威尔的政策主张,我们可从他的一些演讲中窥见一斑,也能大体预见鲍威尔时代美联储的政策走向。

  首先,鲍威尔支持美联储渐进加息、缩表的货币政策。在今年6月纽约经济俱乐部的演讲中,鲍威尔认为美国经济失业率已低于危机前水平,退出宽松货币政策显得尤为必要。当前美国通胀率低于2%,但正在逐渐接近2%,同时他承认当前美国经济增速偏低,这一观点与特朗普加快GDP增长的观点一致。为此,他认为当前美联储加息、缩表的紧缩货币政策进程将延续,他预计2019年末联邦基金利率将上升到3%。同时,他认为,美联储还有许多其他的政策工具,市场不应过度关注联邦基金利率的变化。另外,从刚刚公布的美联储议息会议看,尽管联邦基金利率保持不变,但决议认为美国经济活动实现了“坚实增长”,而此前为“温和增长”,可见,美联储对美国经济前景较为乐观,市场预期12月美联储再次加息可能性大增。在此经济环境下,鲍威尔时代美联储加息的步伐和节奏将可能加快。

  其次,美联储政策对新兴市场溢出效应基本可控,但企业债务风险不容忽视。从历史经验看,每次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都会对新兴经济体造成巨大的压力,甚至成为许多金融危机的直接导火索。然而,鲍威尔认为,过去数十年内,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基本面和宏观调控政策框架大为改善,当前全球货币政策常态化对新兴市场的挑战是可控的,国际资本流动与各国经济的基本面基本一致,目前新兴金融市场的反应是良性的。但是鲍威尔也承认,新兴市场的最大风险来自于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风险,例如2017年一季度新兴市场非金融企业债务27万亿美元,占GDP比重超过100%,特别是中国企业债务占GDP比重高达170%。

  最后,放松金融监管将是大势所趋。鲍威尔认为,美联储对于金融监管改革的方向,将集中在四个方面:一是简化和修订对中小银行的监管,在压力测试方面将对中小银行确定较低的标准,并制定一项适合社区银行的资本监管框架;二是重新评估沃尔克规则有效性。金融危机后实施的沃尔克规则,对银行机构自营交易作出严格限制。鲍威尔认为美联储应与美国财政部、证监会、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四大监管机构合作,评估沃尔克规则的有效性。在不违背政策目标前提下,消除、放松或改进监管规则;三是提高压力测试和综合资本分析评估的透明度,披露相关测试模型和细节;四是适当提高金融机构补充杠杆比率。

  当然,鲍威尔也认为,在提高金融机构活力的同时,要警惕新的风险,金融监管的目标应是保证金融体系活力和效率、信贷可获得和经济增长等方面,显然这些政策目标也正是特朗普政府所追求的。所以说,鲍威尔也许是特朗普时代美联储主席的最合适人选。

  (本文作者介绍: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


与 文章关键字:鲍威尔 特朗普 美联储主席 1975年 美联储理事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