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宏观经济>  正文

改革农村集体土地制度才是真扶贫

2017年11月03日 09:34:50 新浪财经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许权胜

  当前,我国农村贫困人口较多是因为国家的二元政策,使农民没有享受真正意义上的财产权,农村的集体土地制度使农民没有什么财产性收入。

  改革农村集体土地制度才是真扶贫

  摆脱贫困历来是政府的义务和责任。当前我国提出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这个承诺不可避免地要解决我国4000多万的贫困人口,所以当前扶贫工作成了各级政府的重中之重。

  我国的经济发展中从上个世纪的绝对平均走向相对平均,走过很曲折的路。70年代末期,高层看到绝对平均走不下去了,意识到绝对平均会使生产力失去动力,只有进行经济改革来实行有限资本主义促使竞争促进产能,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所以进行了一系列的经济改革。

  相对平均就离不开改革开放,离不开放开国门引进资本。也就产生了贫富差距。但因为我们没有搞好财税调节功能,而使贫富差距越拉越大。所以缩小贫富差距已经刻不容缓。

  贫穷分绝对贫穷和相对贫穷,绝对贫穷就是维持身体健康而要绝对必需的维持最低限度的物品保障。而相对贫穷就是购买力不断下降,部分原因是国家过分滥发货币稀释人民拥有的财富,即使远离贫困线,但随着购买力缩水,相对贫困人口也会很容易跌落到绝对贫困人口中去。2300元贫困标准从2014年调整到2800元贫困标准线可能就是为购买力缩水而考虑的。

  国家2016年公布的大约有4000多万绝对贫困人口,按照世界银行2015年10月4日宣布的购买力平价计算,将国际贫困线标准从以前每人每天1.25美元上调至1.9美元购买力,按人民币当前兑换美元汇率来算,我们每天的收入或者生活费用约在12.57元人民币,低于这个就属于绝对贫困人口。

  而我国当前贫困标准是人均每年纯收入2800元,也就是每天7.7元人民币,换算成美元是1.16美元,这样看好像我国把贫困门槛标准减低了一些,按照我国扶贫办官方解释,购买力不是比照人民币兑换美元的汇率,而是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的,那样计算的话相当7.7人民币等于2.2美元的实际购买力,所以还略高于世界银行划定的1.9美元的贫困标准线。

  但不管怎样来划定绝对贫困线下人口,脱贫的任务都艰巨而困难,我国计划在2020年前消灭绝对贫困人口,这个计划赢得世界瞩目,当然扶贫计划也与习总书记的个人经历分不开的,总书记年轻时曾经在梁家河插队过,知道民间疾苦,有扶贫情怀,所以提出要加大扶贫力度,要精准扶贫。

  现在我们把社会扶贫对象定位为丧失劳动力且无赡养的老人、残疾人、一些因病生贫的人或地理位置恶劣难以生存的人,毋庸置疑,这些人都是急需帮扶的人,其实,对上述人员不能算作扶贫,因为他们已经没有生存能力或处在不宜生存的地区,怎么能说“扶贫”呢?扶贫应该向总书记说的那样,要精准扶贫,就是针对那些有生存能力,但因为地理位置或者文化水平受到限制,使经济一直上不去。这种环境下的人给他们换个环境或者帮助他们学习点谋生技能,或许就能摆脱贫困,不至于返贫。

  但现在扶贫有点像大跃进,大家都急功急利争着搞扶贫,以为扶贫能一撮而就。特别是一些地方政府搞扶贫,偏离了扶贫原则,比如按以前扶贫标准列出的名单,那个时候对贫困的标准把握不严,有些村干部把一些不符合贫困人口也列入计划名单,还有一些原先是贫困人口,现在通过劳动已经脱贫致富,当然还有一些原先是小康阶梯的,因病返贫,这些因素因为扶贫任务紧急而忽视了,一些基层为了应付上级的扶贫计划也没有时间来仔细甄别贫困个体,那些真贫困或许还没有列入贫困计划,而一些早已脱离贫困线的个体或许还享受着扶贫。

  其实扶贫是个长期的工作。笔者在基层银行工作,了解当前一些扶贫运作,各个扶贫省份市县都把扶贫任务当做攻坚任务,比如教师、乡镇公务员、包括一些小企业主都有扶贫联系点,所谓扶贫也就是一年中在几个节日里上门送一点钱或一袋米,合影拍照留作扶贫证据,扶贫就完成了。但这种帮扶的方式是只帮不扶,贫困仍然贫困没有扶起来。

  所以中央出台了脱贫攻坚的战略部署,通过银行贷款来间接扶贫见效快周期短,银行直接给贫困户发放贷款,当然这个贷款实际用款人不可能是贫困户,因为贫困户一般都不具有还款能力,也没有资产抵押,银行贷款追责终身制是不可能发放那些信用贷款的,所以那些贫困户所贷的款项最后都汇聚到中小企业那里,这种贷款叫做“分贷统还”模式,就是由分散的贫困户向银行贷款,这些贷款用款人是经营状况良好的企业,贷款到期由企业去偿还,贫困户可以借此获得三年的固定收益,每贷款5万元每年不少于3000元收益(包含政府贴息)。

  因为这种扶贫贷款一般要执行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档次基准利率,所以要低于中小企业自身贷款的那种不同层次的上浮利率,因此中小企业都会抢着要这种扶贫贷款。而扶贫贷款银行也愿意发放,因为扶贫是政府推动的,风险由政府部分托底。一般采用政府增信模式,按贷款额的10%比例在承办银行设立风险补偿金,扶贫贷款不良率控制在3%,超过这个界限补偿金代偿后、不足部分政府及时补充到位。

  这些措施是好的,足以见识政府扶贫的迫切心情。但笔者有个疑问,贫困户每年3000元收益固然在2800元贫困线以上,在三年里也就是2020年能完成总书记的脱贫号召,可是2021年呢?这些贫困人口并不是靠自身的能力摆脱贫困,而是政府不同形式的补贴,属于补贴式暂时型脱贫,并不是社会保障式的对失去劳动能力的家庭提供的一种长期的生活保障。

  而且贫困人口是动态发展的,根据国家富有程度、经济发展速度,每人每天2美元过一段时间可能就不是贫困尺度了。比如美国,2009年四口之家贫困线是年收入22050美元,2010年四口之家年收入低于22314美元就算贫困人口。所以贫困人口只能是动态的,而地方政府暂时型的脱贫方式,只会虚夸扶贫成绩,报喜不报忧来捞取个人政治利益。

  所以,农村贫困人口是因为国家的二元政策使农民没有享受真正意义上的财产权,农村的集体土地制度使农民没有什么财产性收入,因为集体土地的产权不明确,使农民财产不能增值。而城镇财产性收入加城镇居民的工资性收入,每年几万甚至几十万的剧增,这就导致即使对农村扶贫,因为农村居民收入涨幅很慢,而城镇居民收入涨幅很快,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农民即使获得点政府补贴收入,城镇财产性增值比如一二线的城市房子,农民即使倾注其一生即使在土地上耕作一百年,也买不起城市房屋里的一间小卫生间。所以是这种二元制度带给农村的绝对贫困,扶贫只是扶了表象而不是根本,根本还是要改革我国的土地结构,改革我们的福利体系,使农民能有自己的财产收益权并也能充分享受经济发展所带来的红利。

  (本文作者介绍:资深财经评论员,长期在金融行业一线工作。)


与 文章关键字:扶贫贷款 农村集体土地 二元制度 贫困户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