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宏观经济>  正文

从“布雷顿森林货币战”看人民币的国际化

2017年11月01日 15:52:40 UC头条

  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2016年12月统计,全球支付货币排名第一到第六的货币依次为美元、欧元、英镑、日元、加元和人民币,市场占有率分别为41.68%、31.31%、7.87%、3.16%、1.91%和1.68%。

  实际上,美元在全球支付货币市场占有率总体是呈下降趋势的,但截止至2016年12月,其仍占据了全球支付货币市场的半壁江山,人民币与美元差了24倍有余。由此看来,人民币距超越美元成为世界货币的目标仍然是任重而道远的。

  那么,美元到底是如何统治世界货币市场的呢?如同现实中硝烟弥漫的战场一样,货币市场上同样存在着一幕幕不见硝烟的战斗。而在美元统治世界的征程中,“布雷顿森林体系”绝对是绕不开的一个路标。

  什么是“布雷顿森林体系”

  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Bretton Woods system)是指二战后建立的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

  1944年7月,二战进入尾声,战后新秩序重新制定迫在眉睫,当时参加筹建联合国的44国政府代表受美国政府之邀在美国举行会议,商讨战后经济恢复和发展问题。因为此次会议是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举行的,所以称之为“布雷顿森林体系”。

  关税总协定作为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的补充,连同布雷顿森林会议通过的各项协定,统称为“布雷顿森林体系”,即以外汇自由化、资本自由化和贸易自由化为主要内容的多边经济制度,构成资本主义集团的核心内容。

  布雷顿森林体系是一种国际金汇兑本位制,它确立了美元在战后国际货币体系中处于中心地位,美元成了黄金的“等价物”,由此确定了美国金融霸权地位。美国承担以官价兑换黄金的义务,美元处于中心地位,起到世界货币的作用。该体系一直维持到1971年,因美元危机与美国经济危机的频繁爆发,以及制度本身不可解脱的矛盾性,该体系被尼克松政府宣告结束。

  美国为什么要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

  虽然如今的英国已经在事实上沦落为二流国家,但是在19世纪下半叶开始,英国控制了全球约1/4的地区,并且统治了全球25%的人口,美国人认为,只有终结英国这种霸权非常态存在才能最终确立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

  而美国之所以能这么做是因为其在1940年代控制了世界黄金储备的80%。美元也由此成为当时唯一可以替代黄金的货币,而英国因为深陷二战之中,国力大损,英镑再也无力支撑其世界货币体系。甚至在会议举行前,美国官员在对代表团成员发言时,更加赤裸裸地表示,这个会议就是要让美国获得战后金融霸权,因为美国有足够的黄金储备。

  英国方面虽然清楚知道美国的企图,却也是无能为力。“布雷顿森林体系”最终确定了美元统治世界的地位。而英国因为势微力衰,只能和它的大部分前殖民地国家组成了一个国际组织——英联邦以取代大英帝国。并且英国和英联邦其他成员国之间在贸易上互相提供优惠待遇的制度,防止美国和其他国家势力渗入英联邦市场。

  所以事实上, 在布雷顿森林会议上,美国虽然取代英镑成了最主要的世界货币,但是英镑仍然是英联邦国家的主要支付货币。此后的数年间,英镑和英镑区仍然是美元霸权的最大障碍。在1946年,英国战后经济困难,不得不寻求美国的援助,这给了美国扫除障提供了机会。

  那一年,美国政府一次借款英国37.5亿美元的贷款,但提出了苛刻的条件,包括英国必须承认美国在国际货币体系的领导权,并恢复英镑和美元的自由兑换。结果导致英镑区各国纷纷提取存款兑换美元,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英国的黄金储备就流失了约10亿美元,英国因此元气大伤,英镑彻底失去了与美元抗衡的能力。

  “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

  1971年7月第七次美元危机爆发,尼克松政府于8月15日宣布实行“新经济政策”,停止履行外国政府或中央银行可用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的义务。1971年12月,以《史密森协定》为标志,美元对黄金贬值,美联储拒绝向国外中央银行出售黄金。至此,美元与黄金挂钩的体制名存实亡。

  同时日本,西欧诸国经济开始崛起,美国经济实力相对削弱,更加无力承担稳定美元汇率的责任。1973年3月,西欧出现抛售美元,抢购黄金和马克的风潮。3月16日,欧洲共同市场9国在巴黎举行会议并达成协议,联邦德国、法国等国家对美元实行“联合浮动”,彼此之间实行固定汇率。英国、意大利、爱尔兰实行单独浮动,暂不参加共同浮动。其他主要西方货币实行了对美元的浮动汇率。至此,固定汇率制度完全垮台。

  美元停止兑换黄金和固定汇率制的垮台,标志着战后以美元为中心的货币体系瓦解。美元在世界货币支付市场遭遇重大挫折,而全球货币支付市场也开始进入“百家争鸣”时代,人民币也开始趁势崛起。

  人民币的国际化之路任重而道远

  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这无疑是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的做出的重大认可,也是人民币国际化道路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7年人民币国际化报告支出, 2016年,跨境人民币收付金额合计9.85万亿元;人民银行与36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央银行或货币当局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协议总规模超过3.3万亿元人民币;在东南亚、欧洲、中东、美洲、大洋洲和非洲等23个国家可以便利境外主体持有和使用人民币。同时,境内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结算的企业约24万家;新加坡和俄罗斯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

  自从有了大规模的跨洋贸易,有了全球经济这个概念开始,各国对世界货币的争夺就没有停止过,从黄金、白银到英镑再到美元,而货币这只隐藏在幕后手也一直在改写着世界,影响着我们的生活。中国主导设立的“亚投行”,新加坡等众多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的设立,以及中国与多国双边本币互换协议的签署均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道路上一场场不见硝烟的战争。

  相信随着我们国家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或许不久以后的某一天,我们出国便不再需要兑换美元,而人民币将会真正成为全球性的支付货币。


与 文章关键字:布雷顿森林体系 金汇兑本位制 人民币国际化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