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消费热点>  正文

王先知:不要让太子奶破产案成为烂尾楼

2017年09月26日 17:20:39 新浪财经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 专栏作家 王先知

  经历了重大震荡之后,太子奶原有的渠道、网络、客情和供应链已经残缺不全,三元食品的注入也不能帮它全部修复,在现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太子奶已经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性了。

  王先知:不要让太子奶破产案成为烂尾楼

  曾经轰动一时的太子奶破产重组案,过去了很多年,至今仍未完全终结,原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今年多次再发声,认为此案有失公允,再次引发多家媒体聚焦,实在令人唏嘘。

  2008年之前的李途纯和太子奶可谓风光无限,而风光在2008年戛然而止,随着美国次贷危机的发生,太子奶也出现资金链紧张,李途纯失去了对太子奶的控股权;2009年2月,湖南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成立并接管太子奶;随后的2010年6月12日,李途纯被株洲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刑事拘留;再后来太子奶最终走上了破产重组之路,李本人也因此入狱15个月之久。

  2011年8月27日,三元食品发布公告称,公司与新华联控股组成联合体并与新华联控股指定方,以不高于7.2亿元的金额参与“太子奶株洲三公司”的破产重整。

  随后的2012年1月20日,经历了一年多的牢狱之苦后,李途纯终获自由,被无罪释放,但可惜的是,自己一手缔造的太子奶,早已名花易主,成为新华联和北京三元的“盘中餐”。

  太子奶破产重组多年后,这个案子为何至今仍没有完全终结?如今的李途纯和太子奶过得到底如何呢?

  不久前,坐在北京华侨大厦的咖啡厅里,笔者见到了李途纯,2007年,他就是在这里接受了花旗等几大银行与投行的争相注资。

  至今,李途纯依然在为太子奶破产重组案奔波,他个人认为太子奶破产重组的很多程序不合法,作为太子奶的创始人,太子奶破产之后,李途纯至今仍背负20多亿元的巨额债务,他认为“不合理”。

  太子奶破产案本已尘埃落定,然而时隔7年后,李途纯再度发声索要股权和商标,其实质源于一份“1815线资产”,这是位于株洲市芦淞区曲尺乡坚固村约13.23万平方米的土地。

  据李途纯代理律师、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主任翟玉华介绍,2006年李途纯将“1815线资产”划分至非奶业,没有进入破产公司,但该资产却随太子奶一同卖给了三元与新华联。

  李途纯提出4项要求:恢复股权、将“1815线资产”还给他个人、将“太子奶”系列商标权退还给其关联公司“红胜火”,解除其为太子奶所做的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再发声,源于一则消息。

  2016年11月27日,新华社的一则消息给李途纯带来了新的希望。中共中央国务院刊发了《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产权制度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石,保护产权是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必然要求。有恒产者有恒心,经济主体财产权的有效保障和实现是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基础。

  上述意见还明确指出,对涉及重大财产处置的产权纠纷申诉案件、民营企业和投资人违法申诉案件依法甄别,确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的错案冤案,要依法予以纠正并赔偿当事人的损失。

  正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近日所说的那样:“当务之急是如何确保文件落地,让民营企业家真正能有安全感,要按中央要求抓紧甄别纠正一批侵害企业产权的错案冤案,纠正的错案冤案越多,释放的信号就越强,这件事做起来并不容易,但必须下决心扎扎实实地去做!”

  因当年太子奶破产重组案存在巨大的争议,李途纯希望这一事件可以再回公众视野,给自己讨一个说法。

  笔者从有关渠道获得一份由李途纯及其关联方与被株洲市接管的“太子奶株洲三公司”(湖南太子奶生物有限责任公司、株洲太子奶生物发展有限公司、湖南太子奶供销有限公司)签署的《备忘录》,其中显示,“太子奶株洲三公司”需要支持处理李途纯相关债务问题6项、协助处理事项9项。

  对此,李途纯指出:“根据《备忘录》规定,在太子奶破产案件处理的5年之中,我本人就太子奶案件一事要对外保持沉默。然而,我守候案件5年之久,双方约定的期限已到,至今并未等到有关方面的回应”。

  在翟玉华律师看来,政府抢夺民企后没收其私有财产、利用公权掠夺私权的行为是违背法律的;不经过民企股东同意就强行破产,更是完全不符合《破产法》基本规定。

  公开信息显示,太子奶2007年销售收入超过30亿元,利润超过5亿元,在中国乳酸菌饮料市场占有率一度达到76.2%,是当时名副其实的行业老大。

  李途纯现如今也后悔莫及,他认为自己一念之差突破了底线,如果当年没有几大投行进入太子奶的话,现在的太子奶做到几百亿的营业额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他认为外资投行的进入,以及紧随而来的全球金融危机是导致太子奶破产的关键因素。

  然而,没有了李途纯的太子奶过得也是大不如前。

  太子奶的财务状况到底怎样?最近的披露是在三元股份2015年的半年财报中,太子奶2015年上半年亏损105万元;而2014年同期,太子奶净亏损额为1248万,2013年太子奶全年净亏损9267万元。可见,对于三元来说,太子奶并没有成为利润奶牛。

  在笔者看来,经历了重大震荡之后,太子奶原有的渠道、网络、客情和供应链已经残缺不全,三元食品的注入也不能帮它全部修复,在现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太子奶已经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性了。

  换一句话,属于乳酸菌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的太子奶在乳酸菌这一品类中基本不具有竞争优势,市场已经下沉到5、6线城市甚至乡村,即使李途纯回归太子奶,挽救太子奶颓势的可能性也不大了。

  据悉,在低温乳酸菌饮料市场,养乐多和味全就已占据了近半市场份额,太子奶起家的乳酸菌发酵饮料市场里也不乏娃哈哈、旺旺、中粮等大型企业品牌,留给太子奶的市场空间早已大幅缩窄,加上原本的渠道已经被摧毁,太子奶想要夺回市场的难度非常大。

  很显然,在李途纯的人生规划中,太子奶已然不是他接下来的人生“主角”。有媒体报道称,李途纯所指的土地资产在2011年太子奶破产重组时并未就划出集团做变更登记,“太子奶”系列商标也并非李途纯和其关联公司所有,从这个角度来看,李途纯要想翻盘太子奶破产案的可能性已经很小。

  历史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笔者要说的是,从李途纯入狱至今,中国乳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李途纯案件可以说已经超越了乳业本身,在中国商业史上也会留下刻骨铭心的一页,值得更多的中国民营企业家借鉴,希望有关部门审慎处理,给历史一个合理的交代。

  (本文作者介绍:食品产业研究员。)


与 文章关键字:太子奶 烂尾楼 李途纯 备忘录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