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公司>  正文

厦门三维丝环保股份有限公司罗祥波致广大股东的一封信

2017年07月17日 14:04:36 上海证券报

  尊敬的三维丝股东们:

  时光如梭,自2001年我创办三维丝以来,我们已经一起走过了十六个春秋。

  我们公司从代理滤料销售开始,到引进国际一流生产技术设备自行生产,逐步成长到引领行业科研创新技术,2010年,我们成功登陆创业板,成为国内第一家高温袋式过滤除尘上市企业,加上近年来的积极转型并购,如今已经成为拥有19家分、子公司的大型综合性环保集团。

  我们一起,共同见证了一个从零开始,始终以擎起振兴民族环保工业大旗为己任的企业的奋斗史及成长史。

  一、过去我们很成功 未来我们不迷茫

  自2010年上市至今,我一直在不懈思考并积极促进三维丝的转型,从创立之初的专业滤料供应商转型为综合性环保服务商,并初步完成了产业布局。

  过去的几年里,我和我的团队,借助我们在行业内十六年积累的资源和经验,利用环保政策机遇期,成功布署了烟气岛环保治理、散物料输储系统、节能环保及清洁能源电厂投资运营及第三方环境服务等几大业务板块,在大环保领域不断扩充及加快发展。公司还呼应国家的“一带一路”战略,在新疆地区及海外进行业务扩展。

  经过几年的布局,公司进一步明确了战略定位,即致力于环保与节能技术的融合,提供整体技术解决方案及服务,坚持“技术创新与技术产业化并举”的发展战略,成为国际领先的综合性环保集团。

  这便是未来我们坚定不移的主方向!我们也将毫不动摇地沿着这条主线走下去,且一定会走得更稳、更好、更广阔。

  二、曾经尽力隐忍 如今不再沉默

  这么多年的发展过程中,我也曾经历过行业的波动、资金的困顿、激烈的市场竞争、艰难的战略转型,感受过各种艰辛。我从未改变的初衷是“尽心尽力,服务环境”的经营理念,以及坚持诚信、勇担责任、创新进取、务实服务的企业文化。

  遗憾的是,2016年11月至今,我及我所带领的团队遭遇了突如其来的企业控制权争夺变故。虽然,这场变故不是我们十六年来遭遇的唯一困境,却是一次最诡异险恶的困境。所幸的是,十六载砥砺风雨早已磨炼了我们的意志和承压力。

  在这几个月的困难时期,我和我们的团队一直坚持将最大精力放在持续稳固与发展公司业务上,并多次尽力避免与廖政宗、丘国强等人的各种不实说辞交锋,最大限度降低纷争对公司的影响,对一些并非事实的传闻,我选择了隐忍。

  但我也认识到,客观地还大众一个真相,是对全体股东应有的尊重,也是法律所赋予我们大家的权利。就一些关系到全体股东利益的事实,我提出来供大家参考。

  1、原主营业务真的不挣钱?

  2016年11月14日控制权之争发生之前,作为三维丝的董事长、掌舵人,我为上市公司的整体业绩负责。公司自创立以来,无论是规模还是利润水平都保持了健康高速的发展。2010年至2016年,公司资产总额从4.56亿元增长至31.23亿元,复合增长率达38%;净利润从2118万元增长至2.20亿元,复合增长率高达48%;市值也不断增加,为股东和投资者带来回报的同时,也为社会就业和税收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在公司蒸蒸日上之时,我和我们团队不敢有丝毫的自满和懈怠。正是看到了三维丝原有滤料业务的单一性,以及由此可能产生的持续性发展风险,我们选择了进行战略转型,由原环保产品供应商向环保综合服务商布局。

  如今的三维丝,其作为上市公司合并报表的母公司,除了包括原有的滤料事业部外,更多地行使着投资控股与管理职能。它承担了三维丝总部的公共管理费用、三维丝工业园的公摊费用、上市以来历年的现金分红资金、两次收购的现金对价支付、投资热电联产项目两亿元左右的投资、新设分子公司的投资等诸多费用及支出。

  因此,对于有人指责的三维丝原主营业务不挣钱,利润100%来自珀挺的说法,我和我的团队都是没有办法认可的。可以审计,三维丝原有滤料业务:母公司滤料事业部、厦门佰瑞福、新疆三维丝,独立出来均持续良好盈利。

  而并购的子公司珀挺,其发展也离不开三维丝母公司的大力支持。三维丝收购前,珀挺不过是一家营收1亿左右、利润1000来万的小公司,三维丝全资收购珀挺后,母公司为珀挺提供了总额度高达十亿元的担保,为珀挺解决了最重要的发展瓶颈——资金问题,并为其带来了更具影响力的品牌效应。

  2、廖政宗及坤拿商贸违规占用资金,只为业务发展?且已提前获母公司同意?

  2017年4月5日,厦门证监局向公司下发《行政监督管理措施决定书》,决定书中指明,廖政宗及其控制的坤拿商贸违规形成关联方资金占用。监管机构责令其整改并已介入调查。

  可笑的是,这些违法行为居然是由于我的过错。对方向媒体宣称,其违规占用行为,是由于我违反并购承诺,未向珀挺提供资金支持,其为业务发展才采取的行为,且这些行为曾通过邮件征得三维丝母公司的同意。

  对此事,我觉得有必要进行澄清。首先,根据并购协议,募集资金的用途除用于支持珀挺业务发展外,还将用于支付收购珀挺的现金对价及补充母公司流动资金,且珀挺对赌期内的业绩完成,并不以三维丝注资为前提;其次,因对方阻挠,原计划应于2016年10月内完成股权登记即可被调动使用的定增款,被拖延直至2017年1月我已被无端罢免后,方才可使用;最后,廖政宗及其控制的坤拿商贸资金占用的实质是先将现金从厦门珀挺账户非法划转到廖政宗及坤拿商贸的账户上,在季度末或年终审计时,再将资金从廖政宗或坤拿转回珀挺账户以应对审计。这些行为都是瞒着母公司外派到珀挺的分管财务副总进行的,更从未有邮件向三维丝母公司进行请示。我本人及母公司各相关业务中心均从未收到过此莫须有的请示邮件。

  3、三维丝核心产品、业务及技术全都来源于珀挺?珀挺或退出三维丝?

  各位股东,当年丘国强退出三维丝董事会,并没有传言的“宫斗戏”,我和他也不存在根本上的恩怨问题。真相是,2015年三维丝董事会换届选举,非独立董事应选董事六人,候选董事六人,丘国强也在候选人之列。根据三维丝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丘国强的表决结果为:同意63716股,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份的0.13%。也就是说,丘国强自己未投自己的票,具体原因不明。我认为,这主要是他当时个人的选择问题,很遗憾被炒作成三维丝“宫斗”。

  令我诧异的是,丘国强近期对多家媒体放风,称三维丝的核心产品、核心业务和核心技术全都来源于厦门珀挺,并提出珀挺可能退出三维丝。

  我想说的是,三维丝是创业近二十年的上市公司,收购厦门珀挺才一年多,怎么可能三维丝的核心产品、核心业务和核心技术全都来源于厦门珀挺?而且厦门珀挺已是上市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是完全归属于三维丝的资产,早已不是廖政宗的个人资产,廖政宗个人可以选择退出三维丝,珀挺绝不可能随意退出上市公司。我想,有些说法可能是严重缺乏法律常识的。

  不过,这些说法也让我更加担忧三维丝的未来,一旦三维丝实际控制权落入他们手中,后果难以预料。

  三、决断在您手中 盼能援手相助

  今日是我首次正式发表对外声明,也是首次向所有股东敞开心扉,说明之前我从未申辩过的事实。历此风波,惟知谣言猛于虎。但我也始终坚信,谣言止于智者,邪终不胜正。

  我以此公开信,将决断权全数交至众位股东手中。我始终坚信,您们和我及我所带领十六载的团队一样,一切均是以三维丝未来的发展及利益为重。我衷心期望我倾注全副心力,如孩子般悉心抚育长大的三维丝,在这是非成败的紧要关头,能得到大家的鼎力支持。我和我们团队将不遗余力将三维丝打造成国内环保行业的“百年老店”,为全体股东及几百余员工,及您们的家庭带来源源不断的回报,也为我们心中从不曾放弃的环保治理理想,为我们的千秋后代,贡献我们的微薄之力。

  我坚信,公道自在人心。

  2017年7月17日(CIS)


与 文章关键字:证监局 环保股份有限公司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