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财经要闻国内财经>  正文

信而富论现金贷系列Ⅱ 现金贷不等于高利贷

2017年05月31日 15:52:31 财经界综合

  自2014年信而富推出国内首款以“现金贷”命名的超小/小额短期借款产品以来,“现金贷”在我国迅速崛起,P2P机构和国内银行信用卡纷纷以“现金贷”为消费信贷标配,为借款人提供现金分期或随借随还(提现)服务。

  随着负面消息的不断曝光,“现金贷”一夜之间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被冠上高利贷而饱受争议。其争论的焦点在“现金贷”的借款利率,有人坚持说年化利率超过36%是高利贷,是打击对象。但是,在批判之前首先要清楚,到底什么是现金贷?现金贷等同于高利贷吗?暴利之说是否源于“现金贷”?

  暴利不属于“现金贷”

  近期曾有文章将“现金贷”定义为“暴利游戏”,文中指出在产业链的前端,“现金贷”通过线下作业方式、高额的提成,使所有从业人员在这场金钱游戏中赚得盆满钵满。

  如果对这些暴利“现金贷”进行深入的研究,就不难发现其暴利方式不是新兴手法,与非法民间高利贷机构的固有套路类似:毋须审查快速放贷,省去风控成本;畸高的利率、粗放式的经营,覆盖了高坏账率;无限期的利滚利以及不停地展期和高额的逾期罚息,让借款成本越滚越大,最终导致借款人无力承受。

  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些暴利“现金贷”能语出惊人的表示“就是零风控,只要坏账率低于50%,我们就可以盈利”、“自开始现金贷业务,每年纯利润2000万不在话下”。例如,某高利现金贷平台,借款1000元,借款期限5天,利息300元,实际到手金额为700元,折合年化收益率高达惊人的2160%。

  此外,某些零风控现金贷公司不仅通过畸高利率覆盖坏账率,同时将逾期借款人信息以较低的价格打包兜售给第三方机构甚至是有黑社会背景的催收机构,一旦借款人逾期无法还款,后果轻则骚扰不断,重则拳脚相加,极端情况下更可能导致家破人亡。

  由此,如果把真正短期、超小/小额的现金贷绑上高利贷进行道德谴责、舆论攻击,是否对于那些为借款人提供合理利率水平、合法还款提醒服务的“现金贷”平台公平?真正的“现金贷”平台是那些未被传统金融体系覆盖的普通劳动群众公平获得合理小额借款服务的途径之一,是传统金融的强有力补充。我们不能让高利贷赚着暴利,而真现金贷却背着黑锅。

  现金贷作为消费信贷 其费率需具备市场合理性

  “现金贷”之所以被曲解是因为大家对于其本质缺乏一定的了解,要了解国内现金贷本质就需要先了解消费信贷。众所周知,消费信贷并不是全新的金融业态,其特点是借款额度小、借款期限短;同时,交易次数多,相对交易成本高,需要借助大数据、自动决策等风控手段降低人工成本,提升业务效率。

  由此,与传统的对公商业大额贷款的成本是由利息驱动不同,利率成本、手续成本在消费信贷领域是被视为变动成本,随着国家宏观环境、借款人还款意愿、风控评估及评分效果进行实时变动。而固定成本分摊(例如:转账成本、平台运营成本分摊等)又使消费信贷从业机构必须收取高于大额、长期商业贷款的借款费率。这也就是为什么国内信用卡提现费率在18%左右。现金贷作为消费信贷,具有类似的特点。

  此外,对公大额商业贷款可以简单通过抵押、尽职调查、财报分析、评级方式对借款人或企业的还款能力进行准确评估。而消费信贷则非常复杂,企业需要通过风险评分方式甄别借款客户是否有还款意愿(一般无抵押、无担保),这就决定了消费信贷企业需要具备先进、成熟的消费信贷风控经验及手段,且在相关大数据、自动决策、人工智能等方面需要进行大量的投入,这也是信用卡费率为什么会相对较高的另一个原因。同样也解释了为何“现金贷”平台的单个客户获取成本需要数百元甚至更多,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些业内机构甚至坦言“如果没有100%的年化,平台就玩不下去”。

  有些人仍会执着于认定适用于大额商业贷款的利率规定即年化利率超过36%是高利贷。如果我们将“现金贷“比作短途出租车、大额商业贷款比作长途飞机,那对于短期、小额贷款的费率必须高于长期、大额贷款的原因很好理解了。飞机与出租车公里计价的差别如“现金贷”与大额商业贷款利率的差别:

  北京上海之间的飞行距离大约1200公里,飞机头等舱的价格大约4000-4500元,每公里4元。上海出租车每公里3元,加上14元起步价,则2公里单价达到每公里7元,比飞机头等舱贵。

  你会觉得出租车是奢侈品价格不合理而飞机头等舱价格更亲民?

  那些以“现金贷”名义的民间高利贷平台就好比是黑车服务,对于急需服务而正规机构覆盖不足的场景,此类机构可谓是趁火打劫。虽然黑车服务填补了合法营运车辆的盲区,但是黑车的价格,比正规出租车的价格贵很多。这是因为出租车排队很长,甚至没有车,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别人说你跟不跟我走?

  不能说这是一种合理市场需求,存在未必合理,但是如果以收取高额费率、使借款人无法承担的借款成本为目的话则是对于那些不被传统金融覆盖但有信贷需求的弱势劳动群众的一种变相掠夺。同时也破坏了消费信贷市场的供需合理,提高合法营运平台的运营成本及风险成本。

  与业内年化费率高达100%的“现金贷”产品相比,信而富“现金贷”产品的综合费率处于合理水平,实际利息绝对额很低;同时,与国内信用卡机构的现金提取服务相比,信而富所收取的总费用与其相近(见下表)。其中的利息作为出资人资金出借的合理收入,帮助他们覆盖可能的风险损失。而对于逾期借款用户,信而富收取一定的延迟还款服务费;但是,与业内暴利机构的无限复利罚息不同,信而富设有最高罚息上限,即累计服务费、利息、及延迟还款服务费之和最高不超过借款本金的50%。

  我们认为“现金贷”作为消费信贷产品,拥有金额小、借款期限短的特点,这些特点也决定了其交易成本占比显著的特性。但是,对于那些披着华丽外衣的高利贷机构,以较大的额度、阴阳合同、无限复利罚息、不断展期,征收费率高过100%的吸血贷必须予以警惕。“损不足以奉有余”,靠掠夺最需要帮助的人群产生超额利润、扰乱金融市场秩序的高利贷平台不仅被道德所谴责,同时也应受到严格监管。“现金贷”亟需正本清源。


与 文章关键字:消费信贷 借款人 风控 罚息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