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财界声音>  正文

董登新:监管升级为注册制清障开道

2017年04月17日 09:39:42 中财网

  监管升级:为注册制清障开道

  ——证交所将坚实地迈向监管一线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 董登新教授

  近几年来,我国工业产能严重过剩,市场流动性泛滥,许多企业不愿专注于实体经济,而是高调脱实向虚,玩资本、玩股权,美其名曰:资本运作、资产重组。为此,A股市场出现了许多乱象,涌现了许多新问题:

  (1)杠杆炒股与杠杆举牌。在过去的两、三年间,从PE杠杆炒股到险资杠杆举牌,并购炒作越来越高调、无忌,操作手法越来越凶悍、猖獗,它们利用互联网金融通道,向草根、屌丝发行各种高风险理财产品,变相集资、圈钱,然后举牌上市公司,并以持股作质押,再从银行获得质押贷款,再到股市继续增持股票,再质押、再融资,不断循环,最终导致金融风险跨市场、跨行业传播、扩散,这不仅危及了民族工业与民族品牌,而且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

  (2)跨界并购、估值操纵与定向增发。一些上市公司放弃主业、不务正业,无心研发创新,大玩跨界并购,任性定向增发,花别人的钱收购别人的企业,过度热衷于“外延并购”,通过并购不相干的企业,用别人的收入和利润来拼凑自己的块头和规模。其中,最典型的跨界并购案例,就是一些上市公司通过估值操纵,故意用天价收购只有几个明星的影视公司,结果,花数十亿资金去收购一个空壳、皮包公司,换来的却是一个个明星的上亿身价。

  (3)资本公积金大比例转增股本。一些上市公司为了配合市场炒作,或是为了配合大股东、大机构减持,或是为了配合定增抛售,它们不负责任地、任性地推出10送10、10送20,甚至10送30的资本公积金转增方案,愚弄散户、操纵股价,诱骗股民跟风、买单。这是十分邪恶的股价操纵行为。

  (4)牛散遍地,次新股、小盘股泡沫累累。中国市场不差钱,由于散户炒股不缴个人所得税,因此,越来越多身份不明的“牛散”充斥股市,他们的资金规模动辄数千万,甚至数亿,这些钱来自何方、有多少杠杆,无人知晓,但他们主宰着大多数中小盘个股的命运:或连拉涨停,或突然闪溃跌停,他们就是这么任性,无论该股如何垃圾,他们总有办法单个或合伙将其股价推至向极乐世界。难道这是一个资金为王、操纵无边的市场?

  自从刘士余主席上任以来,正如他履职时所说,新主席的首要任务就是监管,“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只有监管才能保证改革的措施顺利实施”。刘主席上任一年多来的工作“很简单”:一是改革、二是监管。正如刘士余表示的,证监会的首要任务是监管,如果说还有第二任务,也是监管,第三任务还是监管,“这一点不能含糊、不能动摇。”

  2016年,“一行三会”工作的重心是防范金融风险。这一年,证监会工作重点是控杠杆,规范借壳与重大资产重组,严打IPO造假、严惩涉事中介,限制投机、严打内幕交易,进一步完善信息披露制度。这一年证监会稽查了20个典型违法案例,涉及操纵市场、IPO欺诈发行及信息披露违法、中介机构、私募机构违法违规、内幕交易或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等。

  2016年12月初,在中国基金业协会代表大会上,刘主席针对野蛮并购首次“发飚”:这里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最近一段时间,资本市场发生了一系列不太正常的现象,你有钱,举牌、要约收购上市公司是可以的,作为对一些治理结构不完善的公司的挑战,这有积极作用。但是,你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这是在挑战国家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也是挑战职业操守的底线,这是人性和商业道德的倒退和沦丧,根本不是金融创新。

  2017年2月10日,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在证监会机关召开。刘主席将稳中求进的监管理念归纳为“六稳六进”。其中,“六稳”的重中之重是: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改革方向不偏离,这是最大的稳。“六进”的核心宗旨是:提升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和国家战略的能力,这是最根本的进。

  在本次工作年会上,刘主席将矛头直指“资本大鳄”,表示资本市场不允许资本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的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同时,他指出IPO扩容提速将常态化,并不再与股指涨跌挂钩。他在会议上强调,交易所要切实发挥一线监管功能,以监管会员为中心。

  2017年4月8日,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出席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并发言。他首先向长期以来专注主业、勇于创新、关心员工、回报股东的上市公司表示崇高敬意!他强调指出:上市公司应当摒弃短视主义,要专注主业,发扬工匠精神,做行业的排头兵,不要利用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去盲目跨界经营。上市公司的股权层级不能太复杂,决策链条不能太长,否则就会为内幕交易、利益输送、抽逃资本提供可乘之机。他还强调了上市公司现金分红的重要性,上市公司可以基于长远发展并经股东大会决策后暂不分红,但不应长期无正当理由不分红。

  此外,他还批评了系列市场乱象:有的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有的用高送转来助长股价投机,一些“忽悠式”、“跟风式”重组已成市场顽疾。还有的上市公司根本没有市场竞争力和主营业务,但其大股东和董监高拉抬股价高位套现,超比例减持甚至清仓式减持,市场人士讲叫“吃相”很难看,被套的广大中小投资者有苦难言。出重拳治理市场乱象,该处罚的处罚,该退市的退市,该退场的退场。不管是谁犯了规,都要让他付出沉重的代价。

  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从“妖精论”到“逮鼠打狼”,从“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到“资本市场不允许任何人呼风唤雨”,刘主席放出了一串串的“狠话”、“狠招”,这充分反映了他对资本市场乱象的深恶痛绝,同时也表达了他肃清股市乱象、还投资者一片大晴天的决心和信心。

  近日(4月15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召开2017年会员大会,这是时隔20年,深交所再次召开会员大会,目的就是为了强化交易所一线监管职责。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表示,所有的入场者都要受交易所监管,没有例外。在大会上,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强调:《证券法》赋予了交易所通过制定规则对市场进行“全方位”监管的权力。交易所必须依法主动行使全方位的监管职能,包括对公司上市、退市和并购重组的实质性监管,这不是交易所职能的越位,而是交易所依法履职的到位。对会计师事务所等从事证券业务的其他中介机构,交易所都必须有规可约、有矩可束。

  在深交所2017年会员大会上,刘主席还有一段话更令我动容:交易所的功能定位,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与时俱进的,目前已经远不是简单的证券发行与交易场所的原始定位了。我到证监会任职后,在学习和研究《证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方面花的时间最多,其中包括认真地梳理《证券法》对交易所的有关条文。我终于悟出来,证券交易所不仅是法定的证券交易场所,而且是个法定的监管机构。《证券法》第三章第二节整节规定了证券上市、退市的监管,给了交易所最终决定权。《证券法》第五章名字就是“证券交易所”,共20条,明确规定了交易所的组织及监督职能。比如,第114条、115条规定了证券交易实时监控权,异常交易限制权,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监督权和临时停市、停牌的决定权。这方面的内涵其实是海量的,交易所一线监管的主要职责在这里都有依据。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刘主席两个月内第二次在公开场合强调:要强化证交所一线监管职责,应赋予证交所实质性监管的权限。曾几何时,A股IPO、并购及退市审核与监管,均由证监会大包大揽、全权负责,证交所成为了一个纯粹的交易服务平台,几乎没有发挥多少审核与监管的作用。

  然而,在注册制改革的大背景下,市场监管重心要求下移,证监会必将逐步淡化对IPO、并购及退市的实质性审核与审批,并赋予证交所“全方位”实质性审核与监管的责职、权限。这样做,既可以还原IPO、并购及退市制度的市场属性,更可以解放证监会,让证监会从繁琐的“审批”事务中超脱出来,并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集中于两件大事:一是专注市场监管,严打证券违法犯罪,重点打击信息造假、股价操纵、内幕交易,保护中小投资者;二是专注市场改革,不断推进制度创新与变革,不断提升多层次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

  事实上,随着金融领域反腐工作的进一步深入,一场金融监管风暴已经来临。相比传统银行业及保险业,证券业的监管难度更大、任务更艰巨。证券市场的整肃,有利于严厉打击并有效威慑证券违法犯罪、净化市场,为注册制全面实施清障、开道。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证券法修订案将于下周进行“二读”。这意味着新修订的《证券法》基本框架及具体内容就会大白于天下,我国证券市场的全方位监管、立体式监管以及注册制改革必将加速推进,这也意味着A股市场的新生活、新规则就要来临了!


与 文章关键字:注册制 理财产品 证券法 清障 监管理念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