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宏观经济>  正文

姚余栋:打造8个一线城市 中国经济再飞20年

2016年12月14日 11:04:10 中财网

  本文作者为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 姚余栋

  12月13日,由中关村华夏经济学基金会、每日经济新闻主办,每经智库承办的“国际一流城市论坛——新一线城市研讨会”在北京举行的。研讨会上,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姚余栋提出了“梯型城镇化理论”。他表示,中国应放弃“三角型”(一个首位城市),而应该走“梯型”(多个首位城市)城镇化道路。通过发展八个一线城市,每个人口达2000万,能确定首位城市人口规模,也有利于二三四线城市平衡发展。这样形成共500个城市的系统,容纳10亿人口,让城镇化率达到70 %。

  “增加一线城市数目,是既保证一线较充分供给又防房产泡沫风险的治本之策。”姚余栋称,现有一线城市限购和限制人口规模或是不得以之举。只是限购不够,还要扩充,应该增加一线城市数目,使区域分布更均衡。

  以下为姚余栋演讲全文:

  打造国际一流城市

  ——姚管梯型城镇化理论

  今天想跟大家汇报分享的是,我跟管清友总裁过去几年一直在共同探讨的这样一个理论,大家看主标题叫“打造国际一流城市,副标题是梯型城镇化理论。主要跟大家汇报四个方面。

  第一,中国的超大城市。

  第二,齐普夫定律:城市化与人口分布的规律。

  第三,城镇化与地产泡沫。

  第四,中国城镇化的选择与前景。

  以前研究城镇化,似乎对泡沫这个风险考虑是不充分的,大家看国家新型城镇化的规划,这个已经颁布了,我们觉得这个规划是非常好的,确实是考虑了很多方面,比较有前瞻性,而且比较有大局观,主要强调的是增强中心城市幅射功能,比如说直辖市、省会城市,加快发展中小城市,重点发展小城镇等。

  那么,我们认为,中心城市或者是小城镇,应该都可以追求一流城市。一流城市的概念是比较广义的,包括一线城市、中心城市,也包括这里刚刚所说的中小城市,也有一些小城镇,这都包括,但重点在一线。

  那么这个规划也说到了优化城市空间布局和结构,主要是按照统一规划,形成一个新的建设,提高城镇的利用效率,推动特大城市中心城区的部分功能化。规划颁布以后,今年刚刚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传递了几大信号,其中很重要的一点,要加快研究建立房地产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这里几个定语,符合国情,适应市场规律,房地产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都要达到。所以我和管清友总裁提出的“梯型模型”,可能是长效机制的一个参考,我们还做不到长效机制,只是一个参考。

  那么中国的超大城市,大家看这次规划中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把500万以上人口作为一个特大城市,但是500万大不大又成为一个问题,中国有9个超千万城市。建国之初,50万就是大城市了,前两年调整为1000万以上是超大城市,500万以上是特大城市。这次颁布的规划一个重要的标准,是把我们整个规划往前提了,这是很大的一个事儿。包括超大、特大还有大城市,大城市是100万到500万,500万到1000万是特大,1000万以上是超大。

  到2015年底,我们国家城镇人口7.7亿,城镇化率大约是56%。但是如果按户籍才38%左右。应该说中国处于加速城镇化的过程中,但是我们已经进入了中后期,城镇化再有20年就基本结束了,因为我们的农村劳动力顶多才有2亿人,年轻人可能也才有1亿多,加起来才有3亿人左右。全球来看,1000万人口以上的城市也越来越多,已经是36个,我们占了9个。包括上海,北京、武汉、广州、重庆、成都,全球的超大城市,大家看雅加达、东京、卡拉奇、首尔、纽约、孟买、马尼拉、墨西哥、新德里、新都、大阪等。

  什么是城市化的规律?有没有市场规律?大家看齐普夫定律:国际上有关城市规模的实证研究发现,如果一定区域内的所有城市按照人口规模大小排序,则城市规模与其位序成反比,即任何一个城市的位序与其人口规模的乘积等于一定区域内首位城市的人口规模。各国都是这样的。所以搞城镇化不能不遵守规律,不能我就不遵守,我就要搞小的。首先有个首位城市,这个定位很重要,首位城市定得1000万人口,那么500万人口的就是2个,250万人口就是4个,是这样一个个下来的,这是规律。至于说为什么现在经济学没搞清楚,中国也是这样的,不要违背这个规律。

  我跟管清友探讨的梯形理论是对城市化动力源的补充,分布上我们都很认同的,就是中心城市幅射,发展中小城市,然后有特色的小镇也发展,这都没问题的,关键是从市场化角度一定要抓住大的。大的就把小的带起来了,否则小的还不一定是什么样子。

  齐普夫法则的城市体系是“三角形”,我们为什么不是三角形,而一定要走梯状呢?因为以前忽视了泡沫。齐普夫法则揭示了各国的城市化规律,但是未能考虑城镇化过程的泡沫问题。之前的泡沫,大家看70年代有个波动,所以城市化过程中你是避免不了泡沫的。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是泡沫,所以我们往往避免不了,人类的无知在于我们不知道什么是泡沫,只有崩溃以后我们才能知道泡沫,而崩溃以后后果太严重了。我们承认不知道,但是如果是泡沫,我们以为不是泡沫,或者是他不是泡沫,我们以为是泡沫中,前者的风险更大,所以要防止泡沫,立足于防,而不是收拾这个泡沫,收拾的后果太严重了。

  这是美国至今的城市房产市场波动,大家看是非常大的,以前城镇化理论忽视了房地产巨大波动。波动以后会把银行砸坏,经济体系就不行,一下子十几二十几年就过去了,很漫长的复苏。

  日本也是大城市集聚,大家看东京的崛起,速度很快,已经占人口的接近20%,所以不要违背这个规律,。我们总是在小城镇和大城镇中摇摆,以前的学术界总是在摇摆,最后都是大的,摇摆不要违背规律。

  年轻人去哪里?他去大城市更好,农民工去大城市更有工作,能打好几份工作。但是特别大的城市又有泡沫,这就是我们说的一个创新的支柱,要考虑到一个金融问题。

  我们所熟知的日本的皇宫一带,可以把加州买下来 ,东京可以买下一半美国。我们现在的北上广深四个城市买下一半美国是可以的。

  我们要担心房地产泡沫的风险,这种巨幅波动,二十年都缓不过来,日本停滞了二十年了。我们要这样的后果吗?完全追求市场化的大城市规律,你往往避免不了泡沫,你又不想违背这个规律,你又做不到,怎么办?这就是摇摆模型。

  所以我们提出城镇化前景,支持大城市理论。大城市由于资金的发展,形成集聚效应,支持中小城镇的发展,市场更均衡。在大城市和小城市道路中间,以前摇摆不定。摇摆不定导致我们将来还有二十年城镇化就终结了。将来你不大不小,你就麻烦了。大的没有弄好,小的也没有弄好就麻烦了,将来怎么能行。

  不是说大城市才能叫国际一流,小的也可以追求国际一流,要承载文化,记住乡愁,总书记说要有乡愁,所以不要摇摆了,要有一点定力,再不定力就来不及了,就老龄化了。终结了就不需要定力了。

  所以我们觉得我们判断不出房地产泡沫,房地产泡沫一定要以预防为主。供地不是办法,上海现在房地产的库存量就两个月,面包粉比面包贵,你怎么办?

  扩大新一线城市,别弄四个,中国这么大的体量,整八个。八个是虚数,不是实数一定要八个,十个也行。

  有理论预测,在2030年,全球城市十五个城市,按照GDP体量,十五个我们占九个,其中超过东京的有7个城市,我觉得我们中国将来就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在2030年的时候就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一定要敢于造就国际一流城市,这是我们今天想说的,一定要敢于打造国际一流城市。

  所以我们认为一味强调大和小都不合适,过大有房地产泡沫风险,控制不住,过小就缺乏规模型,人口规模最好是2000万到2500万,如果不加限制将来有泡沫,限购也是不得以,很痛苦。因为你将来买房怎么办,年轻人创业怎么办,打工怎么办。

  这就是我们几年一直在研究和探讨的梯型城镇化理论,先形成一个梯形。我们认为是符合国家的城镇化战略的,也是遵循市场规律的。借鉴城镇化过程中实际人口增长,我们希望提供一个参考,想抛砖引玉。我们希望在新常态下,在中国城镇化进入中后期的时候,在我们步入超老龄社会的时候——超老龄社会2035年就来了,还有二十年时间——在这二十年里,抓住城镇化中后期的战略机遇期,立足中国经济体,超越美国经济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把我们的城市做好,做出国际一流来。

  做成国际一流的动能在哪里?国际一流城市指的是一线城市、二线、小镇也算,都是可以国际一流的。动力是先做大的,先把一线做好,让一线带二线,二线带小城镇,这样就好了,容易事半功倍,把握机会发挥我们的动能,我们觉得这个能取到一个比较好的效果,在某种可能的经济意义上,能够让中国的经济飞越20年,谢谢大家。(金.融.界.网.站)


与 文章关键字:一线城市 中国城镇化 经济新闻 城市体系 大成基金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