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宏观经济>  正文

2017:经济稳中求进 结构改革深化

2016年12月13日 08:48:02 中财网

  今年以来,经济运行处于合理区间,全年GDP增速有望保持在6.7%左右,呈现缓中趋稳、稳中有进势头,实现“十三五”良好开局。

  明年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稳中求进仍是经济工作总基调。在此前提下,为适应、把握、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以“三去一降一补”为主要任务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继续深化,国企、财税、金融等基础性关键性领域改革也将加快推进。

  经济缓中趋稳新动力加速培育

  从已公布的经济数据看,当前经济呈缓中趋稳态势。工业生产、企业利润增速、就业等数据平稳增长,PPI由负转正,CPI温和上升,通缩压力缓解。同时,服务业增速快于工业增速,经济结构继续改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迅速,经济增长新动力加速培育。预计全年经济增速在6.7%左右。

  “明年经济将延续缓中趋稳态势,但经济增速会略有下滑。”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表示,预计明年经济增速在6.5%或6.6%左右。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首席经济师祝宝良称,2017年,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在经济中的比重尚不足20%,难以替代房地产汽车等传统制造业的作用,经济增长将因此惯性下滑至6.5%左右。在经济增速换挡、结构调整、动能转换相互交织情况下,新矛盾、新问题、新风险不断暴露,经济下行压力仍存。

  面对经济增速下滑及短期下行压力的存在,不少业内人士建议将明年经济增长目标区间放宽至6%至7%之间。

  在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大中华区经济研究主管朱海斌看来,今年中国经济出现周期性复苏态势,主要受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和汽车销售三大引擎拉动。但房地产投资和汽车销售在明年可能出现下行,导致经济或重新回到周期性下行阶段。建议在经济面临短期下行压力情况下,可适度放宽6.5%的约束底线,采取6%至7%的区间目标,从而避免通过财政和货币政策刺激造成长期问题。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认为,未来中国经济仍需在稳增长和促改革间寻求平衡。要解决这一问题,可在短期内适当放松增长目标,同时坚定推进改革。为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拓宽宏观经济政策调整空间,建议将明年经济增长目标区间放宽至6%至7%。

  “明年经济将从单纯的经济目标向细项目标转变。”刘元春表示,从目前经济形势看,中国经济稳增长取得阶段性胜利,稳中求进的阶段性目标达成,稳增长压力虽有缓解,但降中趋稳基础仍不牢靠。明年一方面要从增速趋稳入手,控制风险,为结构性改革向基础性改革转变提供重要前提,另一方面要关注居民收入增速问题,并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转移支付加大民生工程力度。

  需指出的是,当前经济缓中趋稳,但不宜过于乐观,稳增长仍要保持力度。货币政策需继续维持“稳定”基调,以保持经济增长所需的合理流动性规模,防范金融体系风险。如果房价涨势得到控制,人民币贬值压力缓解,明年信贷规模将小幅回落。“紧信用”主要针对房价泡沫和去产能、去杠杆,银行信贷投放或以基建、新兴产业为主,回避过剩行业以免不良率再升。

  财政政策需进一步加力增效。受财政增收压力影响,财政刚性扩张空间有限,对此可提高赤字规模,将赤字率从3%提升到3.5%左右;调整支出结构,压缩非刚性支出,向薄弱环节倾斜;通过PPP等新型模式,撬动民间投资。

  攻坚“五大任务” 深化供给侧改革

  稳定经济增长、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离不开改革推动。近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2017年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和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之年,要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推动五大任务有实质性进展。

  “明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特点在于‘深化’二字,改革本质是发展方式的根本转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立群表示,全面深化改革已到深水区,涉及很多重大利益调整。把握好稳和进的关系,对于顺利推进各方面改革至关重要。

  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取得实质性进展,必须突出重点,与相关领域改革有机结合,增强改革系统性和协同性。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表示,去产能要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结合起来,去库存要以化解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为重点,去杠杆要分阶段有序推进,降成本要着力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补短板重在补“软件”短板。

  原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称,针对供给侧五大要素,必须调整人口政策、实行土地制度改革,深化金融改革解除金融抑制,以及在企业方面要降负松绑。在减税之外的各种负担如何减轻比减税更具有挑战性,包括综合的隐性负担也要真正降下来。还有教育改革和科技改革等,离不开行政、财政、国企、价格、投资、收入分配等多方面的配套改革。

  贾康认为,“三去一降一补”大致形成切入点概念。制度供给上,各个地方要根据各地特点审时度势,掌握重点。政策供给上,分级政府要有分级财政政策,要用好自己政策空间的可塑性。投融资供给上,政策性投融资对应的有PPP机制创新。特定任务在设计方面要有独到之处等。另外,在掌握“三去一降一补”上,要明确它是逐个定制化的,针对特定部门、行业、区域和具体企业集团做具体设计。这明显不同于需求管理简单的总量反周期调控。供给侧要做结构化定制方案,且要找到能让这种定制化目标实现的好的机制,具有挑战性。

  加快基础性改革 发挥牵引作用

  在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的背景下,加快推进国企、财税、金融等基础性关键性改革,有利于更好发挥经济体制改革的牵引作用。

  刘元春表示,供给侧改革依赖于基础性改革的全面推出,预计明年在收入分配改革、金融体制改革及国有企业经营改革方面会出台新的相关政策,一系列基础性改革将迎来新突破。

  备受关注的国企改革明年将加快推进。国资委副主任张喜武近日透露,明年是国企改革见效年,为推进改革细项任务顺利完成,国资委正在积极研究和制定明年国有企业改革实施方案,目前最新进展是实施方案仍在制定过程中,国资委初步想法是在2017年上半年召开央企国有企业改革发展工作会议。此外,明年将继续加快央企兼并重组步伐,央企数量有望从目前102家继续减少至百家以内。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认为,国企改革十项试点明年将全面推开。此外,国企改革有望在垄断领域混改及员工持股、石油天然气领域、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组建、国企并购重组四方面加速推进。

  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作用的财税改革明年也将加快改革步伐。贾康表示,在深化税制改革中,核心问题就是怎样真正按照配套改革要求攻坚克难。现在,任何一个税制设计都有牵一发动全身的特点,要纳入配套改革,且要真的啃硬骨头。今年全面实施营改增,后面就是整个税制体系和财税配套改革,以及财税服务全面改革如何推进问题。

  “按照审批财税配套改革方案确定的时间表,现在的实际进度已明显滞后。”贾康坦言,六大税制改革中,除营业税改增值税外,还有资源税、消费税、房地产税、环境税和个人所得税。除资源税改革和环境税方面如何推进已有明确信息外,其余三项改革任务当下还未看到具体推进安排。在预算改革方面有进展,还需税制改革和政府体系、中央地方事权等方面改革相配合。

  对于金融改革,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下一步中国金融改革不能像以前那样四平八稳地从机构、产品、市场、监管、货币政策、国际协调道路平铺下去,而是要按照市场需要金融发展什么就补什么的思路进行改革。他认为,中国金融体系现在需要组织、动员并配置长期资金,要进一步建立金融市场当中的基准体系;进一步发展普惠金融;建立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中国版全球化金融体系。“今后几年管理好金融风险是改革任务,在推进金融改革过程中,一定要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全球化原则。”


与 文章关键字:经济增速 周期调控 供给经济学 过剩行业 结构改革 相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