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消费热点>  正文

奢侈品专柜也难分辨真假 IT部分加入打假战争

2016年11月17日 09:07:18 中财网

  连大闸蟹都能二维码防伪了 为什么技术却一直没解决奢侈品假货问题?

  继售后与法务部门,IT是奢侈品公司最新加入打假战场的部门。

  技术已经成为奢侈品防伪的最后一道防线。

  以前老师傅可不信这句话,他们深信自己几十年磨练出来的经验与手感很难被仿制。奢侈品公司还会请他们将各自签名记号隐藏进商品里,以示正统。可如今但凡不是亲手买入的商品,即便它符合官方描述,也难逃假货嫌疑。

  卢鸣涵自从两年前的假包事件后再没有找过奢侈品代购。为节省开销,这位上海白领当时找到相熟的代购花了近两万块买回一只Chanel GST,没想到大半年后去上海专柜维修时被告知序列号不存在。

  “之前代购保证是正品。”她翻出微信上保留的对话历史,“她(代购)说镭射标记就是证明,而且包卡序列号是凹凸金字压印。”但等到卢鸣涵再度与代购核实信息时,对方却含糊其辞,建议她寻找第三方鉴别真伪。

  故事接下来进入了死循环:两家二手店给出不同鉴别结果;品牌方不提供鉴定,除非报警;但由于涉嫌金额过小,警方不予立案。

  “奢侈品牌规定不得鉴别真伪,淘宝上写的专柜验货都是假的。”曾为多家奢侈品专柜工作过的Jason说,“因为我们自己也分辨不出来”。遇上交情不错的VIP,柜员至多拿出商店正品让顾客自行比较。在他工作的商场里,平均两、三个月就会碰到上门验货的客人。有时外行仅靠肉眼与手感就能分辨真假,例如钱夹分量,但更多数时候他们只能茫然而归。

  奢侈品流进二手市场后,辨别真假变得更为棘手。阿里巴巴旗下的闲鱼平台找来中检集团奢侈品鉴定中心合作,由卖家负责在需要的情况下将货品送去鉴定。“他们怎么可能与全球几百家奢侈品牌合作?”Jason并不相信第三方的自检能力,但与品牌合作显然又不符合成本控制。

  拍卖行佳士得手袋及配饰部国际负责人Matt Rubinger之所以被称为“最会鉴别爱马仕”的人,主要因为他与品牌工坊老师傅私交甚好,懂得许多外人不晓得的鉴别门道。香港老牌古着店Bang Bang 70’s开在古董街区,店主Parker常年跑欧洲和日本,通过用料和做工分辨真伪,说到底全凭经验。然而,这样的专家少之又少。

  长久以来,造假就如同奢侈品的影子一样寸步不离。1896年,面对那些假冒路易威登的帆布箱,创始人的儿子Georges Vuitton推出了带有名称的logo——交缠的LV字母(创始人Louis Vuitton姓名缩写)和日式花样。当然也有人将仿冒看做时尚游戏的一部分,Prada首席执行官Patrizio Bertelli曾据记者Robin Pogrebin说:“如果我的产品没有人仿制倒令我担心”。

  绝大多数奢侈品牌直到1990年代末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Dana Thomas所著的《奢侈的!》一书中有这样一段描述:进入1980年代,一股韩国的移民潮来到洛杉矶,他们把桑蒂巷(Santee Alley)建成露天市场......快速生产出T恤、牛仔服,以便宜的价格出售,利润滚滚而来。

  奢侈品牌并非无视这些仿冒者,为奢侈品牌带来的利益损害也切切实实——2015年,意大利品牌Salvatore Ferragamo和中国海关联手拦截到3.4万件仿品,市场售价预计在1700万美元(约合1.1亿元人民币)左右。自从代购兴起,更多买入假货的顾客实质上是真假混卖的受害者。贝恩2014年奢侈品市场研究报告显示,70%的中国内地受访者曾通过代购渠道买入奢侈品,他们所贡献的销售额相当于中国内地门店的50%。

  电商平台的出现和流行加大了奢侈品售假的范围,以及打击假货的难度。由电商培养起来的一代年轻人习惯了它的便利性,如果能以优惠价买到奢侈大牌何乐而不为呢?“在网上,大家会看到5000英镑的手表,或是2000英镑的手袋,”MarkMonitor副总裁Charlie Abrahams说道:“难点在于,你不知道它究竟是真还是假。”

  一旦发现了电商平台售假,奢侈品牌也往往追究平台的法律责任。在过去几年来,Gucci一直打击中国市场的仿冒品。开云集团去年就曾控告阿里巴巴公司对其网站销售的假货视而不见。今年4月,阿里巴巴被批准加入国际反假货联盟(International Anti-counterfeiting Coalition,简称IACC)之后,Gucci在5月8日退出联盟。

  从整体上你可以发现,诉讼是奢侈品牌最常用到的手段,如同今年8月,Alexander Wang把459家相信出售它仿冒品的网站告上了法庭。搜集证据和诉讼的费用昂贵,欧洲服饰公司每年约10%的营收都花在打假上。

  不过这些手段几乎都是事后军师,仿冒者带来的实际经济损失已经产生;而且震慑力有限,因为往往不知道到底仿冒者是谁、在哪儿,连法院传票都无从投递。

  继售后与法务部门,IT是奢侈品公司最新加入打假战场的部门。除了监控、上诉、销毁等传统手段,越来越多的奢侈品牌选择在商品上架前,为它们按上一枚防伪电子芯片。

  三周前,LVMH巴黎总部的品牌首席信息官们参加了场技术分享,讲解人陆扬是路易威登原中国区首席信息官。去年离职后,陆扬成为科技公司BitSE的联合创始人,并推出了可追溯供应链平台“唯链(Vechain)”。

  唯链的首个合作对象也来自时尚行业。“《经济学家》去年对区块链全球趋势的报道为我们做足铺垫。”他在与独立设计师品牌Babyghost的合作静态展上展示了产品的应用性——现场观众可以通过扫描藏在衣服上的芯片查到产地、出产日期、产品编号等信息。

  “我们可以做的是从经济角度提高仿造成本。”陆扬解释说,“基于区块链的唯链有不可复制性,或者说电脑强行破译的话需要运算一万年。”在上海发布会当天被邀请来的除了时尚、科技媒体外,还有路易威登与迪奥物流负责人。

  Moncler和Salvatore Ferragamo也开始使用技术来进行防伪。从2016春夏系列开始,消费者只需要用搭载在手机上第一款app扫描Moncler标签,就能辨别真伪。后者则在左脚鞋底加入了RFID射频识别芯片。

  然而在大闸蟹都可以扫二维码防伪的今天,技术防伪却一直没有在单件价值高的奢侈品牌中间真正普及开来。市场上并不缺乏能提供技术防伪的公司,除了前面提到的“唯链”,还有隶属于汤森路透的防伪技术供应商MarkMonitor,它能监测到非授权的销售渠道、灰色市场以及假冒产品的销售。

  陆扬解释说:“制假追求的是规模效应。”抛开不易被复制的小众品牌,年营收排名前十的大众奢侈品牌在商业化发展的前20年没太把假货放在心上。可当好日子过去,公司需要在各个市场深耕细作时,却发现造假不光侵蚀自己利润,还对品牌形象造成损害。这才下定决心打假。

  “技术防伪的普及程度之所以不高,主要因为它并非奢侈品牌核心竞争力。”陆扬说道,科技起初被企业用来提升效率,直到近年来随数字媒体兴起,它的功效才逐步变大。另一个令品牌犹豫不决的原因在于他们难以找到将防伪标记隐藏起来的方式——既能让使用者找到它,又可以防止造假者过于简单地发现它,同时还不能影响商品外观。

  在技术防伪应用过程中,部分壁垒在于各个国家施行的隐私条例。总部位于荷兰的NXP半导体公司执行副总裁Steven Owen说:“你必须和顾客说明,衣服或者包鞋中含有识别芯片。”例如,Burberry就在其官网公开某些产品从2012年起使用到了RFID技术。可到了一洋之隔的美国,就有些州法禁止RFID技术。

  但更多的奢侈品公司从来没有应用过RFID技术进行防伪,就像大部分新生事物,RFID最初并没有受到奢侈品牌的注意。“尽管电子识别由来已久,可公司对于这门技术的接受过程很长。部分原因在于这整套识别、追踪系统价格不菲,中小企业需要投资好几百万才能覆盖所有产品。”Steven Owen解释说。

  如果说Burberry等欧美奢侈品公司还愿意在部分市场使用技术防伪,那么在中国,则更少看到时装公司使用相关技术了。“国内目前对区块链普遍还是比较保守。和任何新兴技术一样,会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陆扬在上海发布会结束后说。


与 文章关键字:奢侈品牌 NXP 古着 相关的新闻

关于华讯   |   诚聘英才   |   网站导航  |   产品中心   |   股民心理研究   |   上市公司研究   |   合作伙伴   |   广告合作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华讯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务必仔细阅读免责声明,风险自负。
提示:华讯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详情点击 
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证  中国证券业协会会员  视听节目制作许可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上市公司价值研究  中国股民心理研究基地
大连华讯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 辽ICP备14017339号-3 辽公网安备 21020202000009号
客户服务电话:4000987966  客户投诉电话:010-53821559 E-mail:market@591h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