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顾之星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财经要闻国内财经>  正文

中国经济释放出一大重要信号 下一波财富在哪里

2016年10月28日 07:36:30 中金在线综合

  编者按:中国经济经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以后,过去6年的时间一直是个下降的态势,到目前还有下行的压力。近期,人民币持续贬值,有媒体指出,过去两周人民币看跌押注触及近10个月高位,原因是中国央行引导人民币走软。此外,鉴于美国预计将升息,多数新兴亚币人气仍显悲观。针对中国经济及人民币走势,有人号称中国经济要奔溃,你信了多少?

  导读:

  GDP连续三个6.7% 中国经济正处“L型”哪个阶段

  有人号称中国经济要崩溃!你信了吗?

  中国经济的下一波财富究竟在哪里?

  刘世锦:中国经济已接近底部 房地产将现历史性拐点

  10月27日—30日,第十二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在北京展览馆举行。130余家金融机构、近百位金融机构负责人、经济学家、投资大师参加了此次活动。本届北京金博会聚焦金融服务于持续推进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金融改革与创新所带来的新动能,以更好地发挥“中国金融业发展风向标”的引领作用。

  在金博会“2016中国金融年度论坛”上,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发表了主题演讲。他表示中国经济经过6年多的回调以后,现在已经非常接近底部。从需求侧来看,所以中国过去的高投资主要依赖于三大需求:基础设施、房地产和出口。而这三只靴子基本上已经落地,或者接近落地。从供给侧来讲,大宗商品的价格最低点可能已经过去,工业企业利润已经到了最低点,重化工业开始盈利。

  但是,接近底部不意味着触底反弹,刘世锦表示触底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需要多次地验证。他判断中国经济是一个大的L型,再加上若干个小的W型。所以现在需要观察今后一两年能不能出现,但触底的概率还是比较高的。下一步我们需要转变一个观念,经济速度本身应该是个结果,关键得看经济是不是稳住了,是不是真正有质量、有效率可持续。

  以下是演讲实录:

  刘世锦:大家都比较关心现在的经济形势,但从大的方面来讲,涉及到经济转型的问题,我今天讲这么一个题目“经济转型触底的过程性挑战”。

  中国经济经过6年多的回调已非常接近底部

  中国经济经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以后,过去6年的时间一直是个下降的态势,到目前还有下行的压力,对这么一个过程怎么看?不仅涉及到对过去几年怎么看?现在怎么看?将来怎么看?这个观点是不一样的。

  我概括了一下国内从学术界,或者是我们社会角度大致上有三种看法:一种认为是周期性的波动,经济有高有低周期性的波动,现在处于低谷,但是这种说法不能解释说为什么周期下来以后,下了六年还总不见底。另外下的幅度过去10%几,现在下降到6%点几了。再一种看法,中国还是一个后发的国家,和美国等发达经济体还有很大的差距,我们还有高速增长的潜力,比如说我们有些经济学家前两年说中国8%的增长还可以跑个二三十年,现在也还有类似的看法,但是感觉到这个和实际距离还是太大了,8%还能上去吗?上不去了。再一种观点就是我们一直在坚持的一种观点,中国的结构性变化,由10%左右的高速增长转向一个中速增长,但是这个判断在6年前,2010年的时候,当时我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我们的研究团队当时提出这个观点,当时我们研究了国际上一些经验,特别是东亚成功最典型的经济体,日本、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这些经济体经历了高速增长以后,无一例外增长速度出现了大幅缩减,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当然这是一个经验性研究了,以后我们就根据这些研究,提出中国经济也是从2013年开始也是要下一个大的台阶,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

  当然以后我们也是从理论的角度进行了解释,比如说劳动力增速的放缓,这是很重要的一点。我本人更多地还是想要一个概念,我们大部分工业产品已经出现了所谓历史需求的峰值,什么意思呢?包括我们刚才、房地产等等,从整个工业化和城市化几十年的历史进程来看,当年生产量或者需求量最大,或者说增长速度最高的那个点,相信都出现了,出现了以后速度是要回落的,我就不展开说了。总的来讲我们是这样一个增长结构转换的观点。

  从这个观点来看,我们过去6年实际上就是有10%左右的高速增长的供求平衡的点,转向一个中速增长的平衡点。过去6年的时间也有一些波动,有时候采取了一些措施,短期看起来是有所走稳,然后我们就听到一些评论,说是稳中向好、稳中向上,但是过了没几个月又下跌了。为什么呢?因为中速增长的平衡点还没有找到,或者说那个底还是没有找到的,当然现在也有人讲这个底到底存在不存在?这个什么时候才能触底?我现在就是讲一个基本的观点,中国经济经过6年多的回调以后,现在已经非常接近底部,我是讲两个底部、三个指标。

  房地产投资将现历史性拐点 需求侧基本触底

  从需求侧来看,中国经济过去的高速增长主要依赖的是高投资,而高投资中间20%—25%是基础设施投资,25%—30%是房地产投资,30%以上是制造业投资,而制造业投资直接依赖基础设施和房地产,以及出口。所以中国过去的高投资主要依赖于三大需求:基础设施、房地产和出口。所以高投资要触底,就这三大需求也要触底,我是有一个通俗的想法,三只靴子要落地,心里看来这三只靴子基本上已经落地,或者接近落地。

  出口大家知道了,我们过去20%几的高速增长,基础设施占整个投资比重最高的时候是2000年左右,最近几年总体上是一个下行的态势,它是政府增长的主要通路。下来是房地产,房地产我们有一个基本的判断2014年构成房地产投资70%的城乡居民历史峰值是1200—1300万,到2014年这个点已经达到了,达到了以后房地产投资就会出现一个历史性的拐点,这是我一个基本的判断。今年一季度以后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房价的上升,有些城市暴涨,它只是我们城市化发展的过程中出现分化以后出现的一种情况,我就不展开说了。但是我的判断这种上涨带动的房地产投资的增长时间不会太长,大家也会看到现在的房地产投资不是太火,房地产投资在今后一段时间基本上增长速度是比较低的,甚至是0增长。房地产投资这只靴子能够落地以后,整个从需求侧来讲,基本上就触底了,这个是刚才讲的基础设施等等三只靴子的变化。

  大宗商品的价格最低点可能已经过去

  从供给侧来讲,刚才讲了三大需求往下走的时候,供给侧农业也开始往下走,它走得比较慢,于是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直接导致了两个结果,一个结果就是PPI50多个月是负增长,最多的时候达到负的5.9%。与此同时,由于出厂价格不停地下降,工业企业的盈利状况迅速地变差,从2014年8月份以后,一年多的时间,整个工业企业的盈利是负的增长。其中主要的力量就是重化工业是严重地亏损,但是最近出现了一些重要的变化,特别是9月份的指标出来以后,我是想请大家特别关注一个指标,就是PPI,50多个月以后,第一次由负转正,工业企业的盈利水平最近几个月表现也是相当不错的,而且我们注意到去年四季度以后,比如说我们严重产能过剩的行业,像钢铁最好的国企是宝钢,民企是沙钢,他们的主营业务都出现了亏损。大家想想当一个行业最好的企业,它的主营业务亏损的时候,这个价格还能再低吗?基本上很难低了。像钢铁、煤炭,包括石油等等,我们一个总的判断,我们广义上讲的大宗商品的价格最低点可能已经过去了。

  供给侧来讲,我特别看重这个指标,一个就是PPI由负转正,工业企业利润已经到了最低点,这是重化工业盈利的变化。刚才我讲是非常接近底部了,大家不要太悲观,感觉到最近一段时间,国内国际的形势悲观的很多,我们从整个大的经济转型的角度来看,已经非常接近底部了,所以不要太悲观。接近底部和实现触底还是两回事,触底很可能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需要多次地验证,刚才我们的军扩主任也谈到了一些数据,大家也知道,我就不展开说了。

  经济是大的L加若干小的W型 触底概率高

  我们现在最关注的就是他现在的数据是不是接近触底,我的感觉很难说是一步就到位,比如说因为最近房地产的投资面临一个下滑,带动了很可能到明年上半年,经济很可能还会有一个响应。总体来讲大的平台现在看逐步在展现出来,触底是一个过程,需要多次地验证。

  当然触底的过程我特别强调一点,“触底”两个字,有人说一触底不就反弹吗?所谓的U型、V型的反弹,不会再回到过去了,以后7%以上都比较难,明显地回升的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它基本上是一个我们讲中国经济将来是一个W型,就是先下,下到某个点基本上触底以后它得拐这个弯,拐过来以后直接逐步形成一个新的平台,这个平台所谓触底的含义就是不再继续下降了,稳住了,但是这个平台上也会有一些小的波动,我的说法是一个大的L型,再加上若干个小的W型。所以我们现在需要观察的就是这种平台在今后一两年能不能出现,触底的概率还是比较高的,今后一两年触底也是经济最不稳定,不确定性超过以往,人们看法情绪分歧很大的一个时期,一些因素可能会给我们平稳触底带来冲击,有几个因素需要特别关注。

  第一,房地产泡沫,我觉得可以讲泡沫了部分城市,我就不展开说了,这个因素大家都很清楚,如果泡沫破了会带来什么金融风险,包括财政上的压力,包括两极分化。当然更重要的现在泡沫起来以后,你要搞实体经济、要搞创新。

  第二,金融风险,经济中间的金融风险是不少的,越是到了触底的时候过去还绷得住的,现在也绷不住了,能不能适度地释放风险的时候,但是也要控制大局,还不能打破我们讲的全局性、区域性的限制。特别需要清楚一点,有些地方我看是为了稳增长,为了那个指标还要搞一些新的投资项目,你会看到这个投资项目实际上有些还是过剩的,有些肯定是要亏损的,但是为了短期的数字好看,他还要搞这些项目,这些项目实际上是在构成新的风险。

  第三,国际经济形势的变化,前一段时间英国脱欧,本来是脱不了的,但是它脱了。最近美国的大选到底怎么样呢?我看前两天对希拉里发表了一个什么演讲,刺激性很强,形势又发生变化了,这个人上台以后到底对经济有什么影响?前两天研究股市又做出反应的,包括美联储的政策,这些东西对我们的经济是不是带来冲击呢?今后一两年这些因素需要特别地关注。

  但如果说我们这样一个中速增长的平台如果能够形成以后,今后一两年,我们能够平稳地触底,根据国际经验,根据我们现在经济发展的各种因素,大概我们今后这个平台持续个五年、十年,甚至更长一段时间是有可能的。

  当然我想说一下,有人说你说这个中速增长的平台,这个中速到底是多少?我不知道在座的怎么来想这个问题,我们将来很可能更多地还是要考虑一种状态,这个经济速度本身应该是个结果,关键我们得看你经济是不是稳住了,是不是真正有质量、有效率可持续,比如说我的就业是好的,我的财政收入是好的,我的风险控制住了、居民收入能够增长、资源环境可持续,对应的速度是多少它就是多少。我们下一步很可能需要转变一个观念,对速度问题我们首先是要追求一种好的经济增长的状态,这个状态所对应的速度它是多少就应该是多少,它是一个结果性的指标,或者说是一个预测性的指标。

  中国经济L型意味长期低迷 要做好改革创新

  最后,我怎么看经济的L型增长,中国经济进入L型意味着长期低迷,这是什么心理呢?我看就像今天的天一样,很灰暗,没有信心。我说这个L型怎么样呢?到底怎么看L型呢?第一符合规律,进入L型不是什么坏事,你能够稳住很不容易,首先它是符合规律的,你去看看我刚才讲的东亚经济体,他们经过二三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以后都进入L型,就是下了一个台阶,它是符合规律的。

  第二下台阶这个过程,我们才能优胜劣汰,才能转型升级,咱们老想说产业转型升级,这个东西你说谁愿意在那个地方去转型升级,日子过得好好的,谁愿意去淘汰、进步,没有这个动力的。你看看那些上市公司,比如说5年前形势好的时候,企业都过得不错,前两年形势不好了,最近的形势又有所好转,你看上市公司的业绩我看少数几个企业很少,往上走,但是有若干个企业已经不行了,分化了。分化了什么意思呢?有一部分企业转型升级了,将来能够活下去,有一部分是要被社会淘汰的,这个你说好不好?很痛苦,对于淘汰的企业确实不是个好事,但是对我们整个经济来讲的话是个好事,转型升级只有在这个过程中才能实现。

  第三我们现在寻找新的经济增长动力,讲新的动能,有好的经济增长的动能谁去搞那个新的经济增长的动能?创新容易吗?不容易,每人愿意创新,都是逼出来的。我们现在很多新政策出台了,逼着创新。

  第四就是改革,我们做了很好的部署,发了很多文件,但是现在落实不下去,我看改革还需要个很重要的条件,很多地方有些领域最后日子过不下去了,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山穷水尽之后才去找那个柳暗花明,中国的改革今后一段时间还是能够往前推的,能够往前推的改革就是日子过不下去了,不进入这个循环他不会改,逼得他不改不行了。最后在中速中档这个平台,它是一种状态,在这个点上才能稳住,而且具有可持续性,而且能够真正地追求质量和效益。这个平台我们进入以后,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景应该说还是很好的,包括我们已经确定的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和更长远的目标,实现它就有一个比较好的基础,当然L型一定要走好,特别是这个边要走稳,关键还是供给侧的改革,要把这个真正落到实处,真正地向前推进。

  谢谢大家!(搜狐)


与 文章关键字:财富 经济学人 金博会 太原铁路局 政府增长 相关的新闻

关于华讯   |   诚聘英才   |   网站导航  |   产品中心   |   股民心理研究   |   上市公司研究   |   合作伙伴   |   广告合作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华讯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务必仔细阅读免责声明,风险自负。
提示:华讯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详情点击 
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证  中国证券业协会会员  视听节目制作许可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上市公司价值研究  中国股民心理研究基地
大连华讯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 辽ICP备14017339号-3 辽公网安备 21020202000009号
客户服务电话:4000987966  客户投诉电话:010-53821559 E-mail:market@591h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