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华讯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财经要闻国际财经>  正文

俄经济总量仅相当于广东 普京为何无动于衷

2016年04月22日 14:41:37 和讯名家

  普京的脸面:GDP和广东差不多

  俄罗斯统计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俄罗斯经济负增长3.7%。自2000年来,这是俄罗斯第二个经济负增长的年份。上一次是2009年,受金融风暴影响,该年俄罗斯经济负增长7.9%。

  这次俄罗斯经济的好日子终结于2014年。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乌克兰危机之后欧美制裁,一是受国际油价下跌外部因素影响。

  2014年3月,俄罗斯不费一枪一弹吞并克里米亚,欧盟和美国对俄罗斯从能源、原料出口到金融等领域展开空前严厉制裁。作为报复,俄罗斯推出反制裁措施,断绝了部分农产品等对欧盟的出口,以致波兰等国闹起“土豆荒”。

  由于俄罗斯主要出口市场在欧盟,“制裁经济战”直接导致卢布跳水。在很短时间之内,普京10位经济寡头密友受制裁影响,财富损失数百亿美元。

  另一方面,受全球经济低迷以及中国经济需求不振影响,2014年10月份开始,国际原油价格进入下跌通道,从最高时期的100美元/桶,一直到现在40-50美元/桶左右低位徘徊。

  俄罗斯经济又对能源出口高度依赖。数据显示,2014年,俄罗斯油气出口收入共计3450亿美元,占出口总额的66.3%,相当于联邦预算收入的52.2%以及GDP的18.7%。

  双重因素合力夹击,俄罗斯经济在2015年跌下深渊。今年一季度俄罗斯经济仍然在谷底爬行,可以预见的是,俄罗斯将面临一个L型曲线,长期衰退将成常态。

  尽管,沙特等能源出口国也受能源价格低迷影响,但很少有国家像俄罗斯这样经济大起大落。学界将这一现象称为“俄罗斯病”。“俄罗斯病”的病灶在于,对资源性产品出口的高度依赖,以及经济结构转型的失败。

  事实上,在普京治下,俄罗斯不但没有摆脱对资源经济的依赖,反而呈现出不断强化的趋势。

  在前苏联解体之初俄罗斯经济结构还算理想。在叶利钦时代,俄罗斯经济资源依赖逐渐加强。

  到普京时代,俄罗斯更像吸食鸦片上瘾,身陷资源经济而不能自拔。2014年能源和原材料工业占比到了最高的67.2%。

  俄罗斯经济既缺乏内在的健康增长,亦难以保持稳定的增长。自2000年到2010年,是中国、印度等新兴市场高速增长的“黄金十年”,但是,俄罗斯同样跻身“金砖四国”,却是资源出口依赖下的“镀金十年”。

  2015年,俄罗斯名义GDP为1.31万亿美元,中国经济最强的省份广东GDP约为1.2万亿美元,仅仅比俄罗斯少1000亿美元左右。俄罗斯经济规模和中国已没有可比性,其大概相当于中国经济体量的九分之一。转型25年,普京执政将近16年,俄罗斯经济最终和中国的一个省份差不多,而且很可能在今年,就可能被广东轻松超越。普京的高傲与威权掩饰不住经济的失败与不堪。

  问题在于,俄罗斯的经济失败与普京的威权政治存在怎样的关系?普京的威权政治是不是导致俄罗斯经济问题的直接原因。

  威权政治未必促进经济高效增长

  在回答普京威权政治与俄罗斯经济失败问题之前,我们有必要在更加普遍的范围内回顾一下,威权政治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

  威权政治能否更高效地促进经济增长,学术界曾有争论。这一争论来自于既往的经验和事实。

  最典型的案例是当年“亚洲四小龙”中的韩国、台湾和新加坡。韩国经济起飞始于朴正熙时代,朴正熙以军事政变上台,结束了此前韩国政坛的混乱与政府的软弱。朴正熙集团抓住重化工业与代工等经济增长的机遇,实现了韩国经济腾飞。台湾和新加坡经济起飞,也分别始于蒋经国与李光耀威权治下。

  在这些案例中,可以看出,威权确实提高了社会效率。威权人物让行政系统高效运转,威权突出了政府作用,政府对基础设施等进行战略投资,效率也高于普通民主政治国家,同时,这也将有利于提高社会整体效率。一些威权人物的战略眼光与睿智,令他们把握住了世界经济大势,并借此实现了本土经济成功。

  但另一方面,并不是所有的威权政治都走向了经济成功。阿根廷等拉美威权国家在实现一段时间经济增长之后,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在阿拉伯世界,穆巴拉克、卡扎菲、阿萨德等威权人物,并没有取得显著的经济成就。在黑非洲,津巴布韦等威权国家更是屡屡爆出天文数字的通货膨胀新闻。

  显然,威权政治与经济增长之间并没有必然联系。威权政治或许会带来经济的高速增长,但并不必然带来经济增长。

  另外,威权政治出现之后,会有一定经济增长的红利期。这一经济增长的红利期,往往来自于威权政治结束了此前政治与社会秩序的混乱,经济自然出现恢复与增长,有些时候甚至是报复性反弹。

  但是,这一红利期能维持多久,是长是短,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则是一个偶然性问题。这取决于威权人物本身的执政艺术,以及威权政治的转型。

  经济转型何以成了一句空话

  普京很早就意识到,俄罗斯经济过度依赖资源性产品,并提出要通过发展“新经济”,实现俄罗斯经济结构转型。但普京的努力收效甚微。

  事实上,在普京治下,俄罗斯形成了新的寡头集团。一种是官僚寡头,一些深得普京信任的官僚掌控了俄罗斯经济命脉,另外,就是顺从普京的私营经济寡头。

  在普京的第一与第二任期内,据统计,普京权力核心区至少有10名高官共同控制着俄罗斯最大也最为盈利的国营或国有大公司,并且在垄断本行业的同时也控制了俄的经济命脉。此外在总统的行政部门中,有11人先后兼任6家国有公司的董事长,12人分别是国有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另外,有15位高官担任了6家国有公司的董事长,并分别享有各大公司的24个董事席位。(杨成《新官僚利益集团的崛起于俄罗斯特色的资本主义》,当代世界,2008年02,24-26)

  自由主义偏好的梅德韦杰夫出任总统之后,对此进行改革。在2011年,俄罗斯总统办公厅发布了书面政令,要求目前17家大型国有企业任职的3名副总理级、5名部长级高官在7月1日前,全部辞去其所在企业中的职务。

  但是,普京2012年重掌总统大权之后,梅德韦杰夫的自由主义倾向又被纠正。

  伊戈尔·伊万诺维奇·谢钦是普京的亲信,在彼得堡时期即跟随普京,后来出任俄罗斯总统办公室副主任兼总统助理、俄罗斯副总理等职。2012年,普京再次出任总统,任命谢钦出任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俄罗斯总统能源发展战略和生态安全委员会执行秘书。

  当国家资本主义取代寡头资本主义之后,俄罗斯只是以国家垄断代替了寡头垄断,这不可能催生真正的市场经济。

  另一方面,在普京治下,私营经济寡头的经济实力不但没有被削弱,反而进一步扩张、增强。

  2015年7月7日,俄罗斯富豪罗曼·阿布拉莫维奇组团遛狗,这些宠物主人的资产加在一起高达950亿人民币。

  据报道,2012年在全球1226名“十亿富翁”(个人财富超过10亿美元)中,俄罗斯富豪有96位,在排名榜上位居第二。美国富豪人数最多,有425名“十亿富翁”,排在第三位的则是中国。

  事实上,在2000年至2012年,俄罗斯的经济增长速度和经济体量远远不如中国。这个富豪榜只能说明,俄罗斯社会财富集中的速度何其惊人。

  根据美国《福布斯》杂志的资料,俄罗斯富豪的主要资产存在于采矿、冶金、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私营经济寡头财富快速增长,背后是对资源的垄断以及对其他私营企业的挤压。

  对普京来说,这些官僚寡头和私营寡头,都是进行政治动员的有效工具。在2014年,欧美因为乌克兰危机制裁俄罗斯之后,普京发起了一场爱国主义经济动员。

  当年12月,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俄罗斯钢铁巨头、推特、Airbnb的投资者、阿森纳的大股东,即响应普京让商人们把海外资产带回俄罗斯的号召,把所持的电信营业商Megafon和铁矿石生产商Metalloinvest的股份从境外转回至俄罗斯公司。

  2014年索契冬奥会,波塔宁是最重要的赞助商。

  普京虽然也主张发展新经济,但强调国家作用,以国有企业为主力。这也注定难以取得成效。

  梅德韦杰夫出任总统期间,试图通过自由主义倾向的改革,扭转俄罗斯经济对资源的过度依赖。但是,随着2013年乌克兰新一轮颜色革命爆发,普京又扭转了这一方向,改革不了了之。

  另一方面,不计经济后果,强硬对抗欧美,是普京强化个人权威,获取国内政治支持的手段。

  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之后,尽管招致西方的经济制裁和报复,令俄罗斯经济遭受重创,但是,普京的民意支持率不降反升。这也给反对党造成了巨大的压力。一个小规模的反对党竟然因为,是否采取民族主义立场在克里米亚事件上支持普京,而发生了分裂。

  然而,克里米亚效应已经过去了两年,俄罗斯正在慢慢品尝不计经济后果的强硬外交酿下的苦果。

  普京的左翼威权政治之所以成为俄罗斯经济失败的直接原因,正是在于俄罗斯经济背后仍然是政治,一切经济问题都是政治问题。经济问题服务于政治问题,就不可能有正常的市场生态,也就不可能摆脱对资源经济的依赖。相对于诸多右翼威权的实用主义精神,普京左翼威权政治的不确定性更大,也更容易走向经济失败。

  右翼威权的执政合法性离不开经济,左翼威权则可以依靠政治而实现统治。普京要想赢得俄罗斯人的支持,不是一件难事,因为,他有的是政治手腕。


与 文章关键字:普京 广东 颜色革命 俄罗斯 铁矿石生产商 相关的新闻

关于华讯   |   诚聘英才   |   网站导航  |   产品中心   |   股民心理研究   |   上市公司研究   |   合作伙伴   |   广告合作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华讯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务必仔细阅读免责声明,风险自负。
提示:华讯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详情点击 
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证  中国证券业协会会员  视听节目制作许可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上市公司价值研究  中国股民心理研究基地
大连华讯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 辽ICP备14017339号-3 辽公网安备 21020202000009号
客户服务电话:4000987966  客户投诉电话:010-53821559 E-mail:market@591h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