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财经要闻国际财经>  正文

中资对澳农业资产是否过度追逐?

http://finance.591hx.com 2016-4-1 11:45:48 东方财富网
【中资对澳农业资产是否过度追逐?】最近一桩旷日持久的农业收购案尘埃落定。收购对象是面积为7000公顷的西澳最大的谷物种植场,收购方是李嘉诚旗下和记电讯的子公司ck life sciences。另外按照预定程序,从去年就被媒体关注的上海鹏欣收购澳洲最大肉牛帝国kidman一案,也将于4月8日获得最终审批结果。

  最近一桩旷日持久的农业收购案尘埃落定。收购对象是面积为7000公顷的西澳最大的谷物种植场,收购方是李嘉诚旗下和记电讯的子公司ck life sciences。另外按照预定程序,从去年就被媒体关注的上海鹏欣收购澳洲最大肉牛帝国kidman一案,也将于4月8日获得最终审批结果。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这两桩农业收购案,再次牵动了舆论的神经。这不仅由于收购标的和收购方都具有较高知名度,且都经过了一波三折的漫长的等待审批的过程,ck life sciences在五个月的等待中数度几乎放弃了收购计划。

  眼下firb落了个两头不讨好:支持收购者批评firb的审核冗长复杂,可能吓跑外国投资者;反对收购者指责firb批准外国资本收购这类资产有悖本国利益。这两种观点并不新鲜,也已争论已久。在持续的争论中,中国资本对澳洲农业投资的热情反倒在升温,很容易令人联想到中资曾掀起的矿业投资热、和正在发生的房地产投资热。一种印象似乎正在形成:中资对澳农业资产出现了过度追逐的势头,firb可能会收紧审批尺度。

  事实果真如此吗?在各种报道对某些事件渲染的背后,数据也许最能代表真相。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的统计数据,2010年以来,外国直接投资(fdi)进入的领域仍主要集中在矿业和房地产业。2014年这两个领域的fdi存量分别为2647亿澳元和477亿澳元。而农业的fdi存量仅有13亿澳元,占全部fdi存量的0.19%。不过, 2010年澳洲的农业fdi存量为7亿澳元,也就是说4年时间里澳洲农业fdi存量翻了近一倍。

  abs 的存量数据只涉及了直接投资,并且是静态的存量数据,也许还不够全面。那么来看看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核委员会(firb)的统计数据。2013-2014年,firb批准的外国投资中,农业、林业、渔业部门累计仅占2.1%。

  农业是如此重要的部门,同时澳洲政府又意识到了农业吸引外资投资的潜力,统计局曾在2010年和2013年专门在全国范围内做了关于农业土地和水源所有权的调查和统计。结果显示,2013年全澳96%的农业企业和近90%的农业土地仍为本土所有。所谓“优质农业资源都落入外国人之手”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

  从这些数据,不难看出,澳洲农业投资还存在巨大的空间和机会。澳洲是个资源丰富,但资本需求极高的国家。在过去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澳洲的储蓄和投资之间的缺口一直停留在gdp的4%左右。如果没有外国投资来弥补这一缺口,国民收入的增长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就难以实现。有研究表明,在其它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与gdp的1%等量的外国资本和投资减少,会使澳洲gnp以每年0.5%的速度下降10年。在另一个研究的测算中,外国投资每增加10%,会将澳洲gdp拉动1.2%,将就业率和真实工资分别提高0.3%和1.1%。

  就农业来说,澳洲农业生产的60%出口海外市场,澳洲目前的人口仅为2400万,而其目前的农业生产能力却足以养活6000万人。如果要满足中国市场中产家庭对高品质食物的巨大需求,澳洲必须引进投资、农业技术从而提高农业生产力,继续开发目前尚未充分利用的农业资源。

  2014年,在firb的统计表上首次出现了这样一个结果——中国超过美国,成为获firb批准投资最多的国家,美国为180亿澳元,中国为280亿澳元,也就是说,第一名与第二名的差距有56%。然而firb补充说,中国投资上升得如此迅猛,仍然主要集中在房地产投资上。这仍然从一个侧面说明,中资对澳农业投资非但没有过热,反而相对不足。

  目前,中国已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农产品进口国,但在国际农产品市场上,不仅没有定价权,甚至连参与到全球贸易中都壁垒重重。加之受限于农产品不耐储存、库存有限和中国人口基础带来的巨大消费量,中资进口商只能被动的从国际粮商手中购买农产品,缺乏价格谈判筹码。中国企业对外并购不仅可以帮助中国解决食品安全问题,更重要的是帮助中国企业建立起全面整合的价值链。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也没有限制对外农业投资的理由。

  今年2月中国化工以430亿美元现金收购瑞士农业企业先正达,成为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在海外进行的最大收购。相比之下,中资在澳的农业投资规模和力度,还有更多尚待释放的潜力。

(责任编辑:df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