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华讯

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财经频道时事聚焦>  正文

国企巨贪吞千万国资

http://finance.591hx.com 2014年08月21日 10:28:49 经济参考报

  1.利用假账本侵吞国资 2.“房爷爷”侵占职工住房526套 3.国企土霸王一手遮天 4.专家:国企改制效果不佳

  侵占526套职工住房、反复腾挪将国有资产转移到自办企业……随着广西国发林业造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国发公司)总经理安明明等人侵吞国有资产案进入公诉阶段,其涉嫌利用改制、转让和拆迁,非法侵吞国有资产和拆迁补偿款近7000万元的案情逐步曝光。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安明明曾是优秀企业家,但在职工眼中却是独断专行的“土霸王”,工厂变成了他的“独立王国”。这一国有企业负责人贪腐案,既暴露出国企改制存在监管漏洞,也凸显国企成为“家天下”后的种种问题。

  7本假账侵吞国资1641万

  “在广西林业造纸厂改制过程中,安明明等人在20天内伪造了7本没有原件只有复印件的假账,侵吞国有资产1600多万元。”柳州市检察院办案人员说。

  广西林业造纸厂(以下简称林纸厂)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国有企业,由自治区林业厅主管,拥有林纸厂与国家开发投资公司、自治区林化工业公司合资组建的国有大型企业广西国发林业造纸有限责任公司25%的股份。2003年3月,林纸厂改制为民营股份制企业鹿寨国林纸业有限责任公司。在改制前,林纸厂收购了自治区林化工业公司持有的股份。

  公诉机关称,在改制过程中,被告人安明明等人为实现鹿寨县国林纸业公司低于实际价格购买广西林业造纸厂的目的,组织或指使其他财务人员用复制等方式伪造林纸厂1996年至2002年的财务会计资料,采取重复虚列银行利息、人员奖金、房屋修缮费用、企业资产折旧费等手段,并将这些伪造资料作为企业改制资产评估的依据,从而降低林纸厂的净资产。通过这些手段,共计侵吞林纸厂国有资产16410256.7元。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7本假账看到,账面凭据全是复印材料。办案人员指着一本1996年的账本上制单人“黎庆锋”说:“经查实,这名财务人员是1998年进厂的,却‘穿越’到1996年的账本上担任了制单人。”事实上,在1996年至2002年6月期间林纸厂并没有生产经营活动。

  公诉人当庭出示的一份请示笺显示,在这份同案被告、财务人员陶智梅和莫浩锋打的报告上,有在清产核资时为了降低林纸厂的净资产而把应由国发公司承担的利息费用转由林纸厂来承担的内容,同案被告、原国发公司副总经理洗惠英签署“转呈安总批示”的意见,安明明在请示上签了“可”字。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在用假账降低公司资产后,2003年2月26日,安明明指使财务人员挪用广西林业造纸厂258万元,作为被告人安明明等10名股东入股鹿寨县国林纸业公司的注册验资款进行验资。随后,鹿寨县国林纸业公司付出很少的资金完成了对林纸厂的改制,变成了以安明明为大股东的民营股份制企业。

  阴阳评估报告价差2.3亿

  “两份评估报告,净资产一份被评估为9000万元,另一份则被评估为负1.4亿元。负资产的报告用于买厂,正资产的用于卖厂。”办案人员说,通过这一阴一阳两份报告,安明明等人达到了从中渔利的目的。

  在林纸厂改制为鹿寨县国林纸业公司后,安明明还继续担任国发公司总经理。2006年5月和9月,鹿寨县国林纸业公司分两次购买了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持有的国发公司全部股份。

  “天健资产评估公司”2006年4月20日出具的评估报告显示,国发公司的净资产为负1.4亿元,这一报告被用于购买国家开发投资公司的股权。而“起元会计事务所”出具的评估报告证实国发公司的资产是9000万元。

  办案人员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在鹿寨县国林纸业公司购买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持有的国发公司全部股份后,安明明等人将公司迅速转让给了印尼金光集团。相关调查还指向金光集团负责收购的中国区雇员支取了安明明转入一家“皮包公司”的500万元。

  检察机关还查明,2005年12月,被告人安明明在任国发公司总经理期间,指使被告人冼惠英等人将鹿寨县国林纸业公司向国发公司的借款33536590.4元,直接转为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向国发公司借款,后又授意财务人员在国发公司财务账上用应分而未分给各股东的股利冲销上述债务。减除鹿寨县国林纸业公司应分得的股利,被告人安明明、冼惠英等人为股东的鹿寨县国林纸业公司通过账面上的操作,非法侵吞国家开发投资公司的国有资产2152多万元。

  办案人员说,安明明转移资产的行为由来已久。在鹿寨县国林纸业公司、广西林业造纸厂服务开发公司、鹿寨县三鑫工贸公司于2003年2月28日“友好协商”后签订的《协议书》上,广西林业造纸厂服务开发公司将2273万元资产连同“公司负债”“年度利润”一起转让给了鹿寨县三鑫工贸公司。安明明是这三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其中广西林业造纸厂服务开发公司为集体企业,国林纸业公司、三鑫公司是私营企业。

  “经过这一腾挪,集体资产就变为了私人资产。”办案人员说,这些资产包括经营性房产及配套设施资产5处、非经营性房产4处、车辆6台、猪场1家、码头1个。

  “房爷爷”侵占职工住房526套

  “我们住了几十年的房子,怎么就成了安明明一个人的?”在《经济参考报》记者掌握的多封举报信、求助信上,国发公司职工无不感到愤怒,称安明明是超越“房叔”“房嫂”的“房爷爷”。

  据办案人员介绍,1996年前后,居住在厂内宿舍楼的职工响应国家的房改政策,向厂里交纳了购房款,但林纸厂并未将职工的购房款交到政府房改部门办理房产证,而是向职工发放工厂印制的《住房证》。到2003年林纸厂改制时,厂里将职工原来交的购房款变性为租房款,按照职工居住时间长短收费,多还少补。

  职工梁某某持有的《住房证》显示,封面上印着《广西国发林业造纸有限责任公司住房证》字样,内有一张《住房价格评估表》,显示当时房屋价值为9577元,他交了优惠后的房款6703元,表上盖有林纸厂和法人代表安明明的印章。

  检察机关查明,在林纸厂改制过程中,经自治区财政厅同意,将林纸厂的非经营性国有资产剥离,不纳入林纸厂改制范围,这些非经营性国有资产包括坐落于林纸厂生活区内11栋职工宿舍、招待所以及生活区河堤防护工程、生活区绿化工程、生活区道路等。

  2006年8月,未经主管单位林业厅许可,安明明指派人员向鹿寨县房地产管理所及有关部门申请,并获批准将上述非经营性国有资产的产权由林纸厂变更到鹿寨县国林纸业公司名下。

  2009年,柳州市实施柳东大道延长线工程项目,需要拆迁林纸厂多栋宿舍楼。2010年1月,安明明隐瞒事实,以鹿寨县国林纸业公司作为上述非经营性国有资产产权的主体,私下与拆迁方签订补偿协议,并要求拆迁方拆迁补偿款3000多万元转入被告人安明明控制的私营公司鹿寨县三鑫工贸公司账上。

  在领到拆迁补偿款后,安明明勒令职工限期搬家。此时,工厂职工发现自己住了几十年的房子突然变成了安明明一个人的,之后进行长达3年多的持续上访维权,工厂改制中的相关问题才被暴露出来。

  在案件侦破后,这一被阻碍长达4年之久的公共道路工程才得以复工。

  国企“土霸王”一手遮天

  在厂里,安明明向来说一不二、独断专行。职工出错,轻者罚款数千到数十万元,重者非法拘禁,开除公职、党籍,一个国有企业俨然已成为他一手遮天的“独立王国”。

  无论办案人员还是工厂职工,几乎都认为安明明是一个管理企业的能人。他在工厂做了近30年负责人,曾将工厂从一个小厂发展成为一个国有大型企业。

  林纸厂前身是位于鹿寨县雒容镇(现区划调整为柳州市柳东新区)的柳州地区雒容纸浆厂,1971年筹建,1989年更名为“广西林业造纸厂”。

  据办案人员介绍,在1987年被任命为厂长时,安明明只有33岁。1992年,林纸厂在广西工业企业中排名前50强,在全国林业系统中也颇有名气。

  “回厂后,我准备在一年的时间里,管理科室逐步使用电脑,提高管理工作效率。为在企业进一步提升规模后,生产、经营、管理一体化,系统化联网做好前期准备工作。”1992年4月,安明明在美国考察学习先进管理经验后,写下了长达10页纸的《赴美考察学习给我的启迪和收获》,详述了9方面收获和打算,颇具超前意识,促成了工厂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也得到了领导的赏识。1993年,林业部、自治区林业厅借款4000多万元给林纸厂,之后成为国发公司股本。

  “年少得志的安明明精于经营管理,仕途也是一帆风顺,但对自己的工人却是另一副嘴脸,独断专行、说一不二。”办案人员说,工厂俨然是安明明的“独立王国”,他行使着不受制约的权力。

  “因为销售账目错乱,安明明嫁祸于我,以我给公司造成经济损失为由,非法拘禁了我12天。”原国发公司职工覃某某说。

  覃某某告诉记者,2003年8月12日至23日这12天里,他被关押在公司的一间宿舍里,不允许家属会见,完全与世隔绝。期间,安明明还指派公司副总经理把他押到保卫处,搜走了500元现金和银行卡,并逼问出密码后取走4800元,扣划他卖给公司木片的货款18万元。覃某某说,有的工人因为出错,动辄被罚几万到几十万元,直到离开工厂还欠着工厂的债。

  一封题为《吴秋英为什么到干部楼去跳楼》的举报信叙述到,林纸厂小学校长梁文明给安明明提意见之后被降职安排到保卫处值夜班,之后被查出肺癌,在林纸厂做清洁工的妻子吴秋英到医院护理。而安明明要求吴秋英回厂上班,不然就停发工资,之后吴秋英在工厂干部楼跳楼自杀身亡。

  办案人员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在专案组进入工厂调查后,接待群众来电来访289次、接收群众材料478份。

  专家:国企完善现代公司治理未达预期效果

  “部分国有企业在改制过程中,由于经营管理松懈、财务运作混乱,以致于‘群蛀’现象屡屡发生。”柳州市检察院办案人员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国有企业在多年经营中往往积累了大量资产,对贪婪者来说相当诱人,改制为他们提供了一个下手的契机,他们认为拿国家的钱不拿白不拿。

  这名办案人员表示,在广西国发林业造纸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安明明等人侵吞国有资产案中,安明明等5名被告人分别担任林纸厂和广西国发林业造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及其他高级管理层职务,他们在企业改制过程中有着特殊的身份角色,甚至既是改制领导小组成员,又是改制后新公司的大股东,即“自卖自买”。他们相互勾结,在侵吞企业资产时达成默契,共同侵吞企业资产,并在此过程中不断订立供守同盟,妄图逃避打击。

  “国企之所以成为问题高发的重灾区,有其固有的土壤。长期以来,国企组织设计采取条块管理,从人事任命到纪检监督,都是以内部管理为主;由此衍生的‘内部人控制’现象,使内部监管有时形同虚设。”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说。

  李锦告诉记者,这些年来,国有资产管理部门一直倡导的央企规范董事会建设,一个重要初衷就是为了消除“内部人控制”,防范国有资产流失风险。从已建立规范董事会制度的五十多家央企企业制度层面看,形式上基本达到了现代企业制度的基本要求。不过,从频频爆出的央企高管腐败案以及审计署查出的各类央企重大决策失误和资金违规使用看,很难说这项制度安排已经达到预期效果。若不铲除腐败,正在逐步建立的现代企业制度对国企而言就将是一个摆设。

  “信息不对称也为安明明等人在国企改制中侵吞国有资产企业创造了重要条件,他们凭借自己作为企业经营管理者的特殊身份,对职工不公布公司真实资产状况及改制过程中的政策信息,从而实现了瞒天过海大肆贪污。”办案人员说。

  南京财经大学校长刘志彪认为,要为国企改制过程中设计出一套“没有腐败机会”的制度。国企改制的关键,在于引进充分流通的资本市场,将上市公司作为平台,把资金注入上市公司。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引入大众投资者,让国有资本股权出让的过程在资本市场进行,这样市场竞争才会充分公开透明;而财产所有者也会充分发挥好监督作用,避免“一把手”滥用权力,将企业变为“一言堂”。此外,最现实的做法是向国企派驻纪检机构。要提高纪检书记的地位,使之能够监督同级的党委书记、董事长。

  相关专家认为,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和主管部门应切实履行好监督管理职责,加快地方企业改制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组建进程,尽快成立有监督职权的机构,使责任主体明确,督促改制企业落实相关制度和政策;要规范评估组织管理,使从事改制企业资产评估的组织尽可能不受制于改制企业管理层,确保评估工作的独立性、公正性和评估结果的真实性、科学性;企业改制中,对涉及众多职工切身利益的改制方案,应本着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广泛征询职工意见,让职工参与改制进程;应加快现代企业制度建设、制约“一把手”权力,防止国企沦为“家天下”。


创业网   大盘   股票软件   私募内参   黄金价格走势图   股票推荐   千股千评   行情中心   大盘指数   大盘分析   大盘   炒股软件   炒股技巧   股票入门  

与 文章关键字:国发 办案人员 经济参考报 纸厂 相关的新闻

关于华讯   |   诚聘英才   |   网站导航  |   产品中心   |   股民心理研究   |   上市公司研究   |   合作伙伴   |   广告合作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华讯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务必仔细阅读免责声明,风险自负。
提示:华讯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详情点击 
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证  中国证券业协会会员  视听节目制作许可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上市公司价值研究  中国股民心理研究基地
大连华讯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网站 辽ICP备09028864号 辽B2-20120088
客户服务电话:4000987966  客户投诉电话:0411-82566262 E-mail:market@591hx.com